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5-10-08

郭雄伟:谢阳律师, 你还好吗?

谢阳者,湘籍洞口人氏。洞口县域,山多岭峻,丘冈棋布,自古乃人才荟萃之地,乃护国大将军蔡锷故里,雪峰蜜柚之乡。
   
 
     初闻谢阳,乃因谢阳状告湖南省司法厅,我见过其在芙蓉区法院门口下跪的照片,我对其行为完全无好感。再闻谢阳,因其单骑闯建三江,我不由得佩服其勇气,因为我很想去建三江,因为胆怯,我放弃了。
   
     与谢阳的初次见面,发生在我一朋友发起的饭局上,其标志性的略显匪气的笑容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席间其流露的对民主自由的渴望,对普世人权的追求让我怦然心动,我终将其归于可以结交的有共同理念的好友之列。
   
     我们成为朋友不久,本人因为在娄底中心医院正常执业受到保安殴打,在这次事件中,谢阳为维护我的权利乃至维护律师执业权利所表现出的勇气和决心让我肃然起敬。正是因为他以及国内其他同仁的介入,使得娄底中心医院的保安最终被绳之以法,受到了应有的惩处。这次事件处理过程中的见面,却成了迄今为止的我和他的最后一次见面。
   
     此后的庆安事件,因为时间的关系,我未能前往庆安,南宁谢阳律师被殴打事件,我买好机票想去看他,因为他提前出院而不得不放弃,他回到长沙后,我给他打过一次电话,想去他家看望他,但他很委婉地拒绝了,我想他这样一个要强的人,可能不愿意在我面前展露他的伤退,故我也只好放弃了前去探望的念头。
   
     再次听到他的消息,就已经是710事件中他被指控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和扰乱法庭秩序罪的消息了。因案件尚处侦查阶段,我也无法猜测公安机关到底掌握了谢阳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及扰乱法庭秩序的何种罪证,罪与非罪,本人无法评说,但我能够证实的是,至少谢阳从来在我面前没有进行过任何煽动颠覆的言行。因此,在此案最终交付审判完成之前,我只能单纯地相信,我们的侦查机关是否是搞错了,错案尽管不是很普遍,但错案几率也还是不少,我宁愿我们的侦查机关办了一个错案,也不相信这样一个率真、全身上下散发着正气的人会成为一个煽动颠覆政权的阴谋家,如果谢阳最终被证实有罪,我真的必须重新调整本人看问题和识人的方式和方法。难道我真的必须反复告诫我自己“知人知面不知心”?难道我真的要永远生活在“防人之心不可无”的恐惧中?
   
     谢阳,你受伤的腿已经完全康复了吗?无论什么情况出现,请你一定保护好自己的身体!
    谢阳,你一定要最终被无罪释放,我不能接受因为你被判有罪而导致我三观全毁,毕竟我已经是四十几岁的人了,改变太难了,何况我一直因为为骄傲的资本就是我识别好人和坏人的能力,没有一个人欺骗我成功,我也不希望你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