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5-10-14

爱知行:关于加强境外国民和境内外籍人员公共服务——给中共中央第十八届五中全会的建议

北京爱知行研究所 20151015日发布

我们获悉,中共中央第十八届五中全会将于20151026-29日在北京举行,会议将审议《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的建议》。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于20140417日宣布启动编制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要求规划编制必须强化全球视野和战略思维,使十三五规划更加适应时代要求。
我们认为,编制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应该强调外国民和境内外籍人员公共服务,包括安全和权益保障、法律援助、医疗卫生服务、教育、扶贫和其他各项社会保障措施等。
在全球化的时代,通过求学、就业、婚姻、旅游、商务、宗教、医疗、移民、偷渡、人口贩卖等活动,我国国民来到了世界各个角落。根据中国商务部的数据,2014,中国派往非洲的工人数量是214534名。综合各方面消息,目前散落在非洲各地的中国公民有数百万人之众。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南亚所所长胡仕胜向《国际先驱导报》介绍,目前海外流亡藏人数量约为17万人,除去定居印度的近11万人,及生活在尼泊尔的3万多人,其他流亡藏人分布在31个国家与地区
同时,世界各国人民也汇聚中国大陆地区。有传言称,广州有20万非洲裔流动人口。根据《广州蓝皮书:中国广州城市建设与管理发展报告(2014)》,非洲裔流动人口带来了治安、婚姻、同居、生育、性安全和艾滋病传播的问题。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中越爆发战争冲突,大量越南华侨出走逃难,其中30多万人来到中国境内。
近年来,缅甸临近中国边境地区爆发多次内战,当地成千上万的居民来到中国境内避难。
《环球时报》20141223日的报道称:“中国已发现逾万名外籍艾滋病感染者,每年新增病例1000多例,逐年上升。边境地区东南亚新娘感染率高。”
《亚洲财经》20158月号的报道称:“最近,老挝(Laos)北部乌多姆赛省(Oudomxay Province)的一个小村子,出现了恐慌。因为两个1415岁的女孩,被查出感染了爱滋病。追问下去,发现她们是与驻扎当地的中国工人发生了性行为而感染。”
中国正在发展其全球领导力,包括参加世界贸易组织、近期推出的“一带一路”经济发展战略和创建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等。
国家主席习近平近期在联合国大会指出:“和平、发展、进步的阳光足以穿透战争、贫穷、落后的阴霾”实现和平、发展和进步的目标,需要保障人民的安全和健康,需要建立在人民的幸福和人民之间的友谊之上,为此,我国政府需要与各国政府、教育和学术单位、企业、非政府组织等合作,共同加强境外中国公民和境内外籍人员公共服务工作。
为此,我们建议如下:
1、学习美国、澳大利亚和英国等国经验,建立通过一个跨部门但统一的涉外社会发展援助机构,统筹资金管理和项目管理,处理中国的国际发展援助,履行国际义务,同时照顾境外国民和境内外籍人员民生和公共服务,也为我国政府发起的“一带一路”战略和“亚投行”提供社会文化等软性实力的支持。
2、我国驻外使馆和领馆、国务院对台事务办公室、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应设立专门机构和人员,专责我国境外国民所需公共服务需求调研、相关法律政策和资源状况分析、协调和监管我国政府资金的投入,并与所在国或地区政府、教育学术单位、企业和非政府组织交流合作,维护我国国民在境外的安全和权益,推动我国境外国民在当地享有公共服务。
3、我国外交部门、国务院涉台港澳部门和公安部门应该就在华外籍人士的生活状况,特别是公共服务需求、相关法律政策和资源状况等,与各国使馆和领馆建立经常性的交流合作机制,以文化和语言敏感及友善的方式,推动在华外籍人士安全和权益保障,提供法律援助,帮助人们获得医疗卫生服务和其他各项社会服务。
4、我国涉外社会发展援助工作,应该以项目专案方式来管理,需要通过公开招标、投标和评审来确定项目拨款方案,并建立独立的项目和资金监督与评估机制。
5、我国涉外社会发展援助工作,不仅履行国际义务,而且要兼顾国家利益。
6、我国涉外社会发展援助工作,不仅考虑依法出国的国民与来华的外籍人士,而且需要考虑因为各种原因,比如战乱、偷渡、人口贩卖等,而出国的国民与来华外籍人士,为他们提供常规性的公共服务和紧急状况下的救援和人道援助。
7、我国涉外社会发展援助工作,应该依照联合国相关人权保障、难民保护和人道主义的各项公约和精神。
8、我国涉外社会发展援助工作,应该摆脱繁琐的官僚主义体制,而由一个统一的机构直接对外和在国内各地与当地政府通过项目专案开展合作和实施项目。
9、我国涉外社会发展援助工作,应该充分利用境内外的社会组织,并推动境内外社会组织合作交流,造福境外国民和在华外籍人士。
10、我国涉外社会发展援助工作,可以通过双边政府或多边国际间合作机制,比如联合国机构、全球抗击艾滋病、结核病和疟疾基金等。
以上意见,请十八届五中全会代表们考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