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5-11-14

江苏省盐城商会副会长陆云峰你到底收没收60万替何人而收?

(2015.11.14 权利运动来稿刊登)
苏州市王颖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本来只是一个普通的刑事案子,却因为苏州市某位市里常委、苏州市吴中区公安局某些领导插手,苏州市姑苏区政协委员丁冬梅和盐城商会副会长陆云峰的牵涉其中而变得不再普通,甚至江苏省委的批件竟成了苏州市某些领导授意被举报人自己解决的欺上瞒下的工具。
    根据2014年4月份苏州市吴中区公安局内部流出的一段视频可以知道,公安局干警给姑苏区政协委员丁冬梅做笔录时告诉他领导已经打过招呼了,这个事情就在吴中分局消化掉,这件事情后2014年5月初盐城商会副会长陆云峰就被领导命令和举报人协商,(所以这件事要悄悄的操作掉,不要再去声张。所谓的败事有余他妈的这些领导已经发话出来,自己内部解决掉,我可以给你看短信?这是当时说明我们做事的一个,你看啊,他们说这六十万是推不掉的,目前证据已经足够了,叫我自行解决,自行解决就是我们自己解决掉,你不解决掉,那领导怕自己干不成,他为了说明问题撇清自己很清爽,往重刑上限判,他有上限有下限。这个是丁总在里面谈话她就给我发了,自行解决吗?后来说你只要退了这60万就没事了,公安讲退了60万就没事了,那么我如果退掉,退给谁呢?退给公安,对你们来说既没有退到钱还把人搞的更严重,我只有叫你过来谈,谈好了网上第一个要撤掉,因为你网上已经弄到他们头上,第二纪委和省纪委在督办这个事情,他是督办没有来人,那么你要把那个解决掉)。
   下面是盐城商会副会长陆云峰和举报人李春霞的谈话,从这个谈话不难看出王颖这个案子到底都牵涉那些领导,这些钱到底是何人而收,陆云峰又为了保护那些领导认下这些账,这60万到底藏着怎样的奥妙,丁冬梅说是送给市委常委,而陆云峰却说是公安局的领导,到底是谁收了这60万?(一个呢,经取保脱保的情况,因为这个谈话我在现场,他单独谈我也在,然后谈完以后我们又去领导办公室,就是负责这个事的领导,第二条呢?公安、专家已经看了,王颖这个案件不具备取保候审条件,后来被取保侯审了,为什么取保候审?这里面有问题,他们组织上要去调查清楚,不具备取保,什么原因?组织上要求调查清楚,这个调查清楚要求公安去自查,你们可能举报到省纪委,苏州纪委也要求吴中公安要查清楚,不具备为什么取保?谁在里面做工作?这是第二个问题,第三个问题也是领导讲的肺腑之言,你们这个事情要停止影响XXX,XXX因为省纪委责成苏州纪委跟踪这个事情,并且要吴中公安随时向省纪委汇报,你查的情况要汇报上去,那么公安内部的意见,什么意思呢?你处理好,和举报人之间沟通好,不沟通好公安其实也怕,他觉的这个事情对谁都不好,所以我今天请你来也是领导要求我讲这句话,如果说拿钱30万这是应该的,毕竟做了工作了,说实在的领导很生气,真的很生气。生气的程度让我难以想象,用他的话咬牙切齿到什么程度,不管你是什么事,他从来没碰到过,苏州比河南发达,苏州几十万不算什么,河南几十万就是一个很大的天文数字。她对我再好,我也不能偏向她,因为人要讲道理,社会上不管你是公安还是纪委,不管你是黑道还是白道,社会上做生意的也要讲道理,你河南的还是苏州的都要讲道理,这个道理要双方认可才叫道理,不认可就是没道理。
   我不希望这个扩大,要保护好帮助我们领导,你连他都保护不好传出去社会上谁给你打交道?没人敢,苏州地方太小了,但是现在这件事变成,他们内部不行,不管你是公安还是纪委,因为大家都知道这你这件事走下去对谁都不好,那你怕大家都不开口,因为是可以判缓刑,便是判缓刑的权利在院长手里,判缓刑很正常,判缓刑需要一个解释,所以我们之间谈妥,我们达成一个内部的只有我们两个人之间的协议,然后我们就按着去做,既然你来我们写个委托把她弄出来,我们之间搞个委托协议,这事情就不要再去举报了,你举报到最后把他们搞臭了,能判实刑,为什么?领导说你们敢举报往上限判,这样有什么意义呢?我们也没好处,你也没有好处,领导为了显示没关系,他们非要判重,现在我们把重点放在法院去,跟公安没关系了,法院公安会间接的去做,那么最后我问她你到底拿多少?她说你说多少,我说人家公安都说你拿了60万,因为我也问公安了,她说就这么多,我说你过分了,我说你事情没办好为什么拿60万?她说我有把握的,我说有把握你也不能这么干,等办成了再拿)。
   盐城商会副会长陆云峰和姑苏区政协委员丁冬梅为何要极力保护这位领导?又有怎样的官位能置江苏省委的批件而不顾,欺上瞒下、能全身而退?又或者这个案子是否牵涉领导过多,所以才形成这个局面?
   陆云峰还说(这个钱吗,这个钱我们要跟更多的领导干部加深感情,要不你没理由和他坐在一起吃饭,你不能平的无故叫你过去,那坐的长了没话讲,总得有一个交朋友的活动经费,第二个我们觉得有事情让他们做也是考验他们,平常那么多公安局领导,你不可能都去,让我们感觉到这个社会当中还是交朋友。
  所以说盐城商会副会长陆云峰这次一定要说实话,收了就是收了,没收就是没收,钱到底是谁收的?这是领导索贿的钱可不是风险代理的钱,没收干嘛非要说收呢?把问题说清楚把自己洗脱就行了,告你也是逼不得已,不然我实名举报两年就因为你和我签的这个协议每次都不了了之,所以我必须逼你把实话说出来,我得让这些人受到应有惩罚,比起我二姐他们才是真正的罪犯,在这个打老虎打苍蝇的时代,你就不要保护身后的老虎苍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