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5-11-29

彻查天津大爆炸为何不彻查河南艾滋病大流行 —国际艾滋病日怒斥中纪委巡视搞猫腻制造“灯下黑”

(2015.11.29 权利运动来稿刊登)

8.12天津大爆炸发生第8天,党中央常委会就做出彻查部属,要求国务院调查组查清事故原因,查明事故性质和责任,不论涉及到谁都要一查到底,并做好善后处置,给社会一个负责任交待。三天后,中纪委又要求,党内监督不留死角,没有空白,不允许“灯下黑”。冰火两重天的是,发生于1990年代的河南艾滋病大流行近20年不仅不彻查,反而极力掩盖;对事故责任人不仅不追责,反而带病提拔火箭式蹿升;对受害者不仅不认错和善后处置,反而对上访者或拘留或判刑倒打一耙;更谈不上给社会一个负责任交待,留下一个“灯下黑”。打虎也有偏有向,“看人下菜碟”;谁干的,事实俱在,铁证如山。

李长春隐瞒李克强再隐瞒制造空前浩劫的艾滋病人祸

河南省1980年代末就出现贫困农民以出卖自己血液换钱的“血浆经济”。热衷于此的刘全喜1992年担任省卫生厅长后大力推动,令“以血致富”的河南农民卖血成风。 特别是1992-1998年先任河南省省长后任省委书记李長春的严重渎职和纵容,卖血成为河南农民一大“产业”,形成一二百万卖血大军,1995年达到顶峰。地市县以及乡和村的各级“血站”为获取高额回报,采血前都不做艾滋病毒检测,采血后除收购血浆外,其它血液成分多人混合后又分别回输给卖血者,导致严重的交叉感染。

1995年9月卫生检疫医生王淑平发现艾滋病毒在周口地区商水县大面积漫延当即向卫生局报告,由于剌痛了河南卫生系统以农民卖血创收的神经,李长春政府第一时间不是全力防控,而是把矛头对准最先“报警”的人。气急败坏的省卫生厅长刘全喜召见王淑平痛加训斥:“别人不能发现,就你能发现,给我滚出去!”随即关闭她所在的卫生检疫机构并对其停职停薪,河南省艾滋病疫情就这样由最初的可防可控衍生为向更大范围漫延。
           

有“中国民间防艾第一人”之称的著名教授高耀洁, 1996年站出来揭露愈演愈烈的艾滋病疫情时,当局怕她把被掩盖的严重疫情泄露出去,不许她再下乡搞调查和宣传艾滋病,也不许接受记者采访,由警察看守被软禁,以致艾滋病毒在更多市县扩散开来。

到了1998年秋李长春下野,1998—2004年接任他的先任河南省省长后任省委书记的李克强,如能一改前任隐瞒疫情和打压举报者的政策拨乱反正,完全可以将疫情控制住转危为安。然而,他当时能获得许多官员想巴结都巴结不上的一言九鼎总书记江泽民的信任,为投怀送抱和保全李长春的面子,李克强竟以牺牲几十万“血浆经济”受害者生命为代价,全盘继承李长春的衣钵,在隐瞒艾滋病疫情这个重大原则问题上与前任同流合污,并加大对举报者的打压力度。2002年又将第三位举报疫情的著名艾滋病教育学者万延海先被国安拘捕,后又遭公安关押,直至他任副总理将三位举报者都撵出国门才善罢甘休,失控的疫情不仅没能得到遏制反而恶化导致艾滋病大流行。李长春的隐瞒和李克强的再隐瞒就这样制造了非天灾而是地道人祸,成千上万卖血农民就这样成为这一人祸牺牲品。

奇异的是,尽管李长春和李克强目前虽各居一派,势不两立,然而在对待河南艾滋病问题上却抱成一团,结成“谁都不认错”同盟,犹如见风使舵的一对变色龙。这表明,造成河南省艾滋病人祸并非可防可控的艾滋病魔,而是李长春和李克强这样的人魔。

两位前总书记捂盖子导致摧毁性更烈的“人祸加人祸”

作为一个负责任的政府,面对发生在十四大(1992-1997)期间的河南艾滋病病毒大面积漫延,本应像天津发生大爆炸那样火速彻查,至迟也应在十五大(1997-2002)期间立案问责,然而,因有一手遮天党总书记百般阻挠,十四和十五两届10年间无人能敢触动李长春和李克强一根毫毛,就连省卫生厅长刘全喜也没有谁敢批评一句毫发无损。更诡异的是,李长春不仅未被查处,反而于1997年的十五大经总书记江泽民提携,像有功之臣升为中央政治局委员,省地市县各级也没有一位官员因艾滋病泛滥受处分。

到了十六大(2002-2007)胡锦涛担任总书记期间,推行“以血致富”已导致几十万卖血农民感染艾滋病毒和数万感染者死亡的惨剧,成百上千个艾滋病村已被坟头包围万户萧疏鬼唱歌了,仍不顾国际社会谴责,此时如亡羊补牢仍犹未为晚,可惜当局既不举全国之力进行救治,还排斥外省专家救援,并将自费进入河南的武汉桂希恩和北京张可两位艾滋病专家以“有损河南形象和招商引资”被赶出河南,眼睁睁看着成千上万濒危患者在无助中死亡。在此千钧一发之际,胡锦涛竟仿照前任总书记不顾艾滋病疫情恶化也要拼死保护自己心腹李长春一样,死保自己的心腹李克强。

到了十七大(2007-2012),本是救治众多感染者以降低死亡率的关键期,但因将艾滋病当成感冒发烧误诊误治,大好时机被白白葬送,创造了比非洲有的国家感染率和死亡率还高的记录。李克强2007年十七大不仅未被追责,反而当选为政治局委员,在胡锦涛全力推荐下又破天荒于同一天晋升为政治局常委,连蹦两级犹如凯旋的将军被加官进晋爵。与之并存的则是,不管有多少仁人志士举报和受害者上访,从中央到河南省各级政府,都极力推诿搪塞,并由徐光春,卢展工和现任郭庚茂三位省委书记充当打手,以拘留和判刑手段打压,致使疫情一届比一届恶化而不可收。由于十四、十五和十六、十七四届两位总书记捂盖子,在李长春和李克强合夥制造河南艾滋病“人祸”情况下,由于江泽民和胡锦涛的包庇袒护,又合夥制造了艾滋病“人祸加人祸”,几十万受害者就这样成了“血浆经济”替罪羊。

    同样怪异的是,尽管前两位总书记目前也处在有我没你,有你没我拼得死去活来之际,但在宁以牺牲几十万“血浆经济”受害者为代价也要死保各自心腹这一节点上却“志同道合”结成统一战线,宛如一对气味相投的双胞胎。从这一点看,两位前总书记同李长春和李克强一样,都是见风转舵的机会主义。在四个人魔共同作祟的黑暗年代,最受害的则是饱尝“血浆经济”之苦的河南父老乡亲。

四个人魔制造的“人祸加人祸”惊憾世界十恶不赦

仅据河南省地市纪委干部、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以及卫生系统知情者数十起举报,又据被撵出国门高耀洁在国外公开发行的十多部专著揭露,再据我对30个艾滋病重灾县上百个艾滋病村调查向中央发出的30多封实名举报信显示,这场人祸导致至少三五十万卖血者感染艾滋病毒和至少十万感染者死亡。就是将其缩小至十分之一甚至二十分之一,也是世界最大污血案。

    在我调查的市县中死亡100—200的艾滋病村比比皆是;死亡300—400的艾滋病村亦屡见不鲜;死亡500的柘城县双庙村30户死绝,30名感染者因病痛难忍和无钱医治自杀;死亡400的上蔡县后阳村5户死光;死亡300的上蔡县文楼村最多一天死7人, 5名感染者自杀;新蔡县东湖村老高家兄弟5人因卖血感染艾滋病毒,老大、老二、老三和老四四对夫妻先后死去,5个兄弟的父母也因卖血病亡,逃过鬼门关的老五夫妇还是艾滋病晚期。该村发病高峰期那几年,每年都有几十名青壮年不幸早逝,有一家妻子病亡不久又将墓穴掘开,让后来病逝的丈夫棺木与之合葬,一时竟找不到抬棺材的人。
               

李长春和李克强不认错还倒打一耙太凶残

河南几十万“血浆经济”受害者本无任何过错,他们上访维权讨说法天经地义。可是河南省的李长春和李克强两届政府却反咬一口,以“寻衅滋事”、“敲诈勒索”和“冲击国家机关”等莫须有罪名残酷打压。初次上访不听劝阻的被没收身份证,让你出不了村;继续上访就拘留,只有在“永不上访保证书”上签字,才“从轻处理”放你回家;拘留后仍“不低头认错”则判刑侍候。仅以汝州市5名上访者遭重判为例,就可看出河南省对无辜上访者倒打一耙的残忍性。

其中被判刑的一位是在医院做人流手术无辜感染艾滋病毒20多岁的农妇,只因上访要求追责和赔偿,则以“寻衅滋事”被刑事拘留。逮捕时既戴手铐又戴黑头套还背拷,因不低头认罪,被判二缓三,现正在服刑中。
                 

    还有两名年轻农妇都没有卖过血,是丈夫卖血感染艾滋病毒后传染给她们的受害者,为给无辜感染艾滋病毒病亡的丈夫讨说法,俩寡妇同样以“寻衅滋事”罪被刑事拘留。其中一位司法部门认定她是领头闹事的,虽一再申明5人一起上访是不约而同,但不被采纳,审讯时手脚被拷坐老虎凳,以“不低头认罪”还进行抗辩为由予以重处被判三缓五。

没有见过大市面的三村妇,因无法忍受当局的折磨和羞辱,拘留期间两度绝食。

   名为打虎实为纵虎归山的中央巡视是“选择性打虎”的活样本  

    2014年3月中纪委派驻河南省的第八巡视组,本应将发生于90年代的世界最大污血案作为巡视一大焦点,然而因事先划框框定调子将其排除在外,只字不提艾滋病,瞪着眼睛说瞎话,令至今不认错的河南血祸第一责任人李长春和第二责任人李克强成为漏网之鱼,上演一出为河南血祸罪魁祸首“捞人”的活报剧,干着养虎遗患的纵虎归山勾当。河南血祸受害者还以为“青天大老爷来了”欢呼雀跃,结果是扯了一个弥天大谎,虚幌一枪的大骗局。
    应提及的是,早在中央巡视组进驻河南巡视的两年多前,卫生部一位分管艾滋病防治的高官就别有用心地抛出河南艾滋病大流行 “无过错”论,妄图以偷天换日手段,将应该追究刑责的河南血祸责任人“金蝉脱壳”,把他们欠下的巨额“血债”一笔勾销“咸鱼翻身”。
此次拉大旗作虎皮走过场巡视,绝非中央第八巡视组自作主张,当然听命于中纪委;本应为受害者撑腰的“包青天”,却鬼使神差地成为河南血祸罪魁祸首保护神。这种精心策划的走过场巡视要保的当然不包括对立面江泽民心腹李长春,而是现总理李克强。手法是让中央巡视组以“金蝉脱壳”计,把李克强的罪责从这个星球上抹去,将其从河南血祸漩涡中“打捞”出来,实乃“选择性打虎”的“党同伐异”。在中纪委为李克强抬轿子极尽包庇而往河南血祸受害者未结痂伤口上撤盐情势下,几十万“血浆经济”受害者要想获得公平正义,那是与虎谋皮。
         

    唯一寄托习总书记将河南艾滋病“人祸”一查到底给社会一个负责任交待

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

衷心期待敢做敢当的习总书记秉持道义,以擒拿周永康等几只大老虎那样魄力,啃硬骨头,彻查河南艾滋病事件,并以首先宣布被拘留和判刑者无罪为契机,让几十万“血浆经济”受害者及死者家属梦寐以求的“一立案、二问责直至刑责、三给予国家赔偿”的中国梦成为现实!

    本举报同以前所有实名举报一样,文责自负。

    原中国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长  陈秉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