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5-11-01

廖祖笙:在欢呼中幻灭并死去

“打土豪,分田地”,你欢呼,毫不顾及财产被掠夺者历经的是怎样的苦难。你以为自此有了属于自己的庄园,有了自个的耕地,往后能在稻花飘香中躬耕乐道,静享朝夕变幻,结果你发现当初未免欢呼得早了些。时至今天,“耕者有其田”只是传说,没有一寸耕地,是真正归在你名下的。

同室操戈,杀得尸山血海,杀得血流成河,“中国人民站起来了”,“解放”了,你欢呼,结果你又发现当初未免欢呼得早了些。血腥“革命”一场的结果,原来是“搬掉了压在头顶的三座大山”,又垒起了高耸的五座大山。为了维护合法权益,你无法“站起”,而是屈辱地向当权者下跪。

反对美帝,抵抗苏修,在狼烟大话里制造着“大跃进”,今天这儿“亩产万斤”,明天那儿“亩产万斤”,你欢呼,结果你又发现当初未免欢呼得早了些。你在“大跃进”中食不果腹,你的亲人在“亩产万斤”中陆续皮包骨头地死去……道殣相望多年,一样能粉饰成“没有饿死过一个人”。

“文化大革命”了,你欢呼;林彪摔死在温都尔汗了,你欢呼;“批林批孔”了,你欢呼……你在各种“运动”中像是被打了鸡血一般兴奋,情不自禁欢呼雀跃,一次次萌生着希望,一次次大失所望。你的亲人也像是坐过山车一般,欢呼过后,跌落于幻灭,有的则在残酷的迫害中含恨死去。

粉碎“四人帮”了,你欢呼;高枝上保证说再也不会有文字狱了,你欢呼……结果你又发现当初未免欢呼得早了些。保证说再不会有文字狱的老者,就连自己也没保住,更别说是保谁。军队进城了,坦克车进城了,参与和平请愿的学生和市民纷纷血肉模糊,背负了“暴徒”的污名卷席而葬。

“改革开放”了,你欢呼,结果你又发现当初未免欢呼得早了些。你在“改革开放”中看不起病、上不起学、买不起房,尽管辛劳若负重的老牛,却怎么也填不满日益张大的各种血盆大口。你在敲膏吸髓中逐渐明白,原来所谓的“改革”,是不择手段圈钱,是要榨干人人身上的每一滴血汗。

“三个代表”出笼了,你欢呼,结果你又发现当初未免欢呼得早了些。原来所谓的“三个代表”,是权贵集团“代表”你尽享了荣华富贵,一部分人可以日日纸醉金迷,食前方丈,一部分人则只能在下岗中餐风宿露,穷困潦倒。你原本只是想强身健体而已,却被穷凶极恶打入了迫害的另册。

“构建和谐社会”,你欢呼,结果你又发现当初未免欢呼得早了些。原来“和谐”只是横行无忌,是“河蟹”的别称;是对任何令人发指的罪恶,都不择手段予以掩盖;是杀了就杀了,整了就整了,抢了就抢了;是要你甘于为奴,甘于被杀戮,被压榨,被掠夺;是要你打断了牙齿和血吞……

废除了收容制度,你欢呼;废除了劳教制度,你欢呼……结果你又发现当初未免欢呼得早了些。虽然明面上的收容所和劳教所已经不复存在了,可旋即就有形形色色的黑监狱取而代之。“首善之地”的马家楼和久敬庄,则多年来人满为患。你能拿什么保证,你不会成为下一个惨死的孙志刚?

人权恶棍周永康被法办了,你欢呼,结果你又发现当初未免欢呼得早了些。一地鸡毛的荒野上,人权状况糟糕依旧,并没有因为法办了周永康,就出现明显的改善,形形色色的迫害照样在泛滥,深受其害的匹夫匹妇依旧是诉告无门,荒野上迄今还是腐败得就连杀人的事、抢人的事都没人管。

能多生个小孩了,你欢呼,你迟早会发现未免欢呼得早了些。你只是“GDP连年增长”的一个水分子,在椎肤剥髓之地,你连自己都难于养活,又能拿什么去多养一个小孩?只因政见不同,匪类就能“统一宣传口径”,“隔山打炮”虐杀你无辜的孩子,在这样的匪区,你能拿什么保护孩子?

……

原本属于你的东西基本被拿走了,而后再跟挤牙膏似的,随便挤点什么给你,你就笑得花枝乱颤,欢呼时宛若温水中的青蛙。在欢呼中幻灭并死去,这是荒野苍生由来已久的一种宿命,同样也是你的宿命。只要这般黑暗统治的格局没有出现根本性的变化,你就只能在幻灭中走到生命的尽头。

寄望它们重整家园,譬若俟河之清。它们一边说唱着“依法治国”,一边继续大面积地施以迫害;它们一边玩着“反腐”,一边照样腐败得就连杀人的事、抢人的事都不想管……你在意淫中用热脸贴着冷屁股,最终却只能在欢呼中幻灭并死去。荒野上的羊群,何曾幻想过狼群会改变其宿命?


写于2015年11月1日(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刘云山担任中宣部部长期间、周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第3395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1696天!廖祖笙被迫颠沛流离期间,风烛残年的母亲和岳母蹊跷被摔至大腿骨折、股骨碎裂……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不时操弄“不作恶”的谷歌,能任意操弄无脊梁的百度……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寡廉鲜耻的无良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