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5-11-03

廖祖笙:朝廷无权决定草民生几胎

女人行使生育权,虽交付的是男欢女爱的副产品,却事关家族开枝散叶,这是家族事务,不属于朝廷事务。一对夫妇在耳鬓厮磨之余有了副产品,要不要将宝宝生下来,这是小两口要考虑的事,不是朝廷所要考虑的事。朝廷或能管天管地,但不能吃饱了撑的,闲着无事去管一对夫妇生几胎。

生育权是天赋人权,对于女人与生俱来享有的这一天然权利,任何组织与个人无权随意加以限制或剥夺,朝廷也不例外。以国策的名义也好,以法规的名义也罢,对女人的生育权随意加以限制或剥夺,究其本质而言,不仅构成了对天赋人权的粗暴践踏和冒犯,而且是一种反人类的犯罪行为。

没有谁真正赋予过朝廷这方面的决定权。古时讲“君权神授”,神爱世人,不会借谁的手去反复屠杀女人腹中的宝宝;而今讲“权为民所赋”,民既不是魔鬼,也不是二五零,自然也不会授权给谁一而再、再而三地去扼杀自己尚未降生的骨血。据此,就家至户晓:朝廷无权决定草民生几胎。

人类能繁衍至今,是因为有这样的契合点:对生命会出自本能地珍爱、保护和关怀。所有的孕妇和产妇都是无比伟大的,没有她们艰难的十月怀胎,就没有人类生命的传承和繁衍。海龙王不会决定深海游鱼生几胎,兽王也从不关心一头野猪生几胎,万物之灵不能自我作践得连头母猪都不如。

真正心系苍生的朝廷,会懂得以上浅显的道理,会在日理万机中随车致雨,不遑暇食,不会无聊得年年算计女人的肚皮,总盯着匹夫匹妇生几胎。杀人、抢人的事你不管,十室九空、民不堪命你也不管……对女人生几胎倒格外来劲,什么意思?史上曾有过这般恢恑憰怪、不务正业的朝廷吗?

优胜劣汰是不变的自然法则,人类社会和生生不息的大自然一样,自身就能做到自我平衡,“计划生育”完全就是狗拿耗子。政策也该有政策的延续性,不能一会儿是“人多力量大”,一会儿又嫌人口多。史上的统治集团不嫌人口多,到了红朝就嫌人口多,岂不显得红朝比任何朝代都无能?

假“社会抚养费”之名动辄对育龄夫妇施以几万、几十万元的罚款,是完全不顾黎民死活的凿空取办,是在人为制造贫困户,在本质上和光天化日之下打劫无异。不论哪个社会成员,要么是天生天养,要么是爹养娘养,而不会是“社会抚养”。吃人的社会,“抚养”了谁?“抚养”了什么?

你家祖奶奶生养了十个八个,没给罚过一个铜板,你多生养了一个,就被罚得倾家荡产;你在街头哪怕是花两块钱买个钥匙串,对这个钥匙串你也能永久拥有,可你集几代人之积蓄,给一家人买了一个“窝”,居然只能“使用”50年或70年……无它,只因你生不逢时,生在饿虎吞羊的朝代。

该管的事情不管,不该管的事情管得绞尽脑汁;该打的算盘不打,不该打的算盘打得响彻云霄,以至算盘打到女人的子宫里……怎不干脆去拦路抢劫呢?朝廷无权决定草民生几胎,红朝却非要说有,那么,小夫妻们熄灯后就一定要悠着点。多产出了副产品,哭吧,你又进入了匪类的伏击圈。


写于2015年11月1日(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刘云山担任中宣部部长期间、周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第3395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1696天!廖祖笙被迫颠沛流离期间,风烛残年的母亲和岳母蹊跷被摔至大腿骨折、股骨碎裂……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不时操弄“不作恶”的谷歌,能任意操弄无脊梁的百度……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寡廉鲜耻的无良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