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5-11-08

廖祖笙:广东的政变集团

对于张六毛的“离奇死亡”,在我并不感到惊诧。广东早在张德江“领衔主演”期间,就已是“迫害试验田”,同时也成了政变基地之一。国人应记忆犹新,兴妖作乱者在那时就已用种种法西斯手段,凶狠撕破掌门的脸皮。在反腐雷声渐响之际,广东的政变集团就更是七窍生烟,狗急跳墙。

胡温要播种和谐,广东的政变集团自有其反制措施:俺等偏要让天下变得极不和谐,不但要明目张胆在你的党天下抓捕记者、整肃媒体,而且还要“如狩猎一般血腥屠杀汕尾维权农民”,要在光天化日之下于校园之内虐杀作家独子……就这么不断在海内外造成恶劣的影响,看你怎么去和谐。

习李要推行法治,广东的政变集团又日复一日用滥施抓捕,对“依法治国”公开进行掌嘴,抓郭飞雄,抓唐荆陵,抓陈启棠,抓刘远东,抓孙德胜,抓苏昌兰……而且一如既往,整人不惜整出人命,就这样一天天将法治踩在脚下,让赤色恐怖到处蔓延,看你“依法治国”的脸面能往哪儿搁。

廖梦君惨烈遇害在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九年有余,斗转星移皇上都换了一个了,也还是没有一个该有的说法,广东的政变集团及其幕后老板,在公开难看了“胡温新政”之后,摆明了接下来也还是要难看了“习李新政”。广东的政变集团只是横行在潮头,其终端老板则藏身在首都。

张六毛“离奇死亡”后,愤怒的民众已在网上进行连署,要求广东当局查明真相,我不禁要说:这有用吗?在目前即使告到京城都没用。广东的政变集团在疯狂践踏法治的过程中,于戏里戏外扮演的,不过是些小角色,其后台老板一手遮天的能耐,在廖梦君惨烈遇害后,国人就已经见识了。

迫害的操纵者远远不只是“能控制广东和福建”。我此前的老总与我关系一向不错,在赴异地“见中央领导”之后,对我的态度就有了明显的改变,我的月薪随后竟被减半,这之后又怪事迭出,弄得我只能被迫辞职,再次于悲愤中举债度日。汹汹逼迫,是因为我会码字,还有被利用的价值?

食君之禄,不忠君之事,且故意拆台,这不是政变是什么?政变未停止,政变在继续,堡垒总是先从内部攻破的。大大小小的政变集团在集结反扑,广东的政变集团只是其一而已。诡异的暗夜,为什么会群魔乱舞,为什么会有恶法的高频出台,法治为何更是嘤嘤而泣,这实质不难得出解释。

广东的政变集团又拿走了一条人命,让我们再次感知到了夜的凶险,又一次看到了血债派的无比残暴。只要血债派还在明火执仗,就一定会是国无宁日,长此以往,所谓的“救党”、“救国”必定是南柯一梦。已然被绑在暴政战车之上的“新政”,一样面临了凶险,并不比升斗小民更安全。


写于2015年11月6日(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刘云山担任中宣部部长期间、周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第3400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1701天!廖祖笙被迫颠沛流离期间,风烛残年的母亲和岳母蹊跷被摔至大腿骨折、股骨碎裂……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不时操弄“不作恶”的谷歌,能任意操弄无脊梁的百度……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寡廉鲜耻的无良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