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5-11-10

新华社女记者反腐受迫害含冤惨死

2015年10月17日,新华社原《人居》杂志记者齐力的家人怀抱着她的骨灰,从千里之外的兰州回到北京,安葬在北京近郊离她母亲不远的墓地里。斯人逝去,家人悲痛不已。

2014年4月8日,因参与举报内部腐败惨遭冤狱错案导致身体营养极度不良的齐力,被家人紧急送往解放军306医院,初步诊断为极重度缺铁性贫血、低蛋白血症、低钾血症、腹腔积液等八大疾病,不久发现罹患严重的结肠癌并伴出血,遂被紧急转往北京解放军某部总医院,5月19日,院方组织专家作了切除手术,身体严重消瘦脱形的齐力被重点监护,经受了人生命运的严峻考验。这一天,恰恰也是她与另一名新华社记者冯杰遭受冤狱错案九周年的纪念日。

2005年5月19日,她和同事冯杰因举报新华社个别官员的青岛土地腐败,被腐败贪官倒打一耙,构陷伪证和多种罪名,先后移交司法,投入监牢,从此开始了人间炼狱和长达十年的维权上访之路。

此案惊动高层。

2009年,最高人民法院查明并认定记者案件是一个错案,齐力、冯杰先后两次被一审、二审两级法院宣判无罪;2010年,他们举报的腐败分子被新华社“开除党籍,开除公职”;2013年,举报人之一的冯杰被新华社恢复记者工作,但齐力仍在蒙受不白之冤。

       本该同时与冯杰恢复工作的齐力,在新华社个别人的影响下被人为搁置,而这一搁置,导致阴阳两界,竟然成了女记者齐力与世人的永别。


                  记者举报新华社土地腐败相继被抓捕


1995年,齐力被人招聘到新华社山东分社,有人蒙骗并颁发给她“新华社记者证”,实际上是在新华社山东分社从事多个部门的经营工作,长达八年。2003年,她被调聘为新华社《人居》杂志记者,在山东地区继续为新华总社所属的《人居》杂志采编稿件,并代理经营任务。

2003年5月,国家审计署、国土资源部等“五部委”在青岛崂山等地清理违法占地,新华社青岛支社的两宗非法用地曝光。《中国审计》等媒体曾对此进行了报导。

这两宗土地,是青岛支社原社长刘海民利用批评报道向崂山区委原书记王雁要求划拨的“新华社办公用地”。其中一宗42亩位于青岛市黄金地段,刘海民秘密倒卖给两家个体开发商,分别建成“碧佛利山庄”和“碧佛林山庄”,售出的商品房达4万平方米,涉案约6亿元。

随着“五部委”对崂山土地非法开发的查实,王雁、于志军等一批地方贪官被逮捕法办,震惊全国的“崂山土地大案”案发,但在新华社高官庇护下,涉案的新华社官员没有受到任何处理。

2003年8月,驻青岛的新华社高级记者冯杰和支社职工依据程序向上级组织实名举报土地腐败,齐力也参与举报,并当面向总社相关领导控告内部腐败,由此引来杀身之祸,相继被查。

2003年11月,新华社监察局张彦民等人随着“视察”的新华社社长田聪明到山东分社,表面上调查青岛土地腐败大案,实际上却在秘密排查反腐举报人。不久,诬告齐力为“社会不法人员、无业人员”、伙同冯杰“违规索取宣传费”的匿名信集中出笼。

2005年5月初,冯杰向新华社社长田聪明实名举报山东分社社长张民华、青岛支社社长刘海民和总社纪检干部张彦民在崂山土地大案中涉嫌腐败及打击报复举报人等问题。5月10日,新华社却派张彦民等人对冯杰立案审查,审查全程被完整的记录在一张录音光盘上,双方针锋相对,争辩激烈:

冯杰:“按你的说法,杀头都可以了,我都被判死(刑)了”

张彦民:“你死了,你活该!”……“领导叫你死,你就得死!”

一位内幕知情者事后称:“田聪明直接指示张民华找山东省委书记,要张高丽在他的电话记录上签字,交省政法委和省公安厅逮捕冯杰。在中国,有这样部门直接出面干涉司法,逮捕自己手下人的吗?这不是明显的打击报复整人吗?”

2005年5月19日,正住院的冯杰,被张民华和张彦民率领的公安干警强行拔掉针头,秘密抓走。

同年8月6日,被人出具众多伪证诬告为“假记者”的新华社《人居》杂志记者齐力又遭拘捕。


              新华社出具大量伪证   真记者被诬告为“假记者”


连续四天三夜80多个小时的刑讯逼供,让记者忍受了难以名状的痛楚,非法取证37天,“敲诈勒索”罪仍不成立,但在以权压法和贪官合谋下,遂被改以“诈骗”罪名强行逮捕。

十个月的反复侦查,证据不足,检察院决定撤诉。但张民华急赴青岛,导致强行起诉。

又经十个月的三次公开审理,一审法院查明了所谓的诈骗犯罪指控,实质上是冯杰介绍齐力完成社办报刊广告代理业务、为新华社创收的基本事实,俗称“拉广告”。

起诉书指控的焦点,是冯杰虚构齐力的记者身份。而法庭查明的真相是,齐力的经营人员和记者身份,是山东分社和新华社《人居》杂志社授予并公示的,不是冯杰虚构的。

法庭查明,冯杰只是一个介绍人,没有参入经营和分配,分文未得。两位记者主观上没有占有他人财物的目的,客观上没有虚构事实和隐瞒真相,也没有占有他人财物的结果。

新华社个别人为诬告陷害反腐记者,出具了大量的伪证:

如,新华社诬陷齐力是社会上的“无业不法人员”;经法庭查实,齐力自1995年就被聘约山东分社工作,有多年的工资档案和诸多旁证,直至2003年,整整八年的工作经历,形成完整的证明体系。

如,齐力自2003年被聘约为新华社《人居》杂志记者,直至2005年受迫害被捕时,《人居》杂志每一期的版权页“记者部”名单上都刊有齐力的名字,并有许多署名“人居记者:齐力”的文章和照片,总编辑刘广军曾亲笔书写了多封“记者介绍信”,案发后却谎称齐力是“假记者”;直至法庭传讯,经过司法鉴定,证实是刘广军出具伪证……

齐力被人构陷为“假记者”的依据之一是她没有国家新闻出版署统一颁发的《新闻记者证》,实践中,报社的聘任记者大量存在,律师指称,如按照这一“标准”,新闻界的近半记者都是“假记者”。而事实上,齐力证件齐全,经司法审查,其新华社《人居》记者的身份铁证如山。

经过多年司法审查,两级人民法院对齐力在新华社工作十年的经历和《人居》杂志记者的身份予以确认,《国家赔偿书》明确认定:“齐力,新华社《人居》杂志记者”,这与新华社的虚假报案公文中诬陷齐力是“社会无业人员”等形成鲜明对照。

庭审查明,新华社移交司法的40余份证言和公函,伪证多达37份,令人震惊。


             最高法和两级法院: 记者无罪  八大罪名莫须有


一审法院前后两个合议庭均认定记者无罪,但在上级权力的粗暴干涉下,2007年2月3日,法院还是以“诈骗罪”罪名,强行判决齐力、冯杰两名记者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酿出冤案。

    面对权大还是法大,中国法学会刑法研究会会长赵秉志及周道鸾、陈兴良、张明楷、陈卫东、田文昌等著名专家对本案进行了联合论证,结论是:冯杰介绍和齐力为社办报刊代理广告的行为不符合诈骗罪的构造,记者没有虚构事实和占有他人财物,不构成诈骗罪。

法学专家指出,青岛公、检、法几道司法程序,没能阻止冤假错案的发生,令人遗憾。

2007年7月25日,青岛二审法院公开审理此案。律师指出:一审判决的认定事实和法律适用严重不当,没有受害人的诈骗案是一大新闻,如果就此强判记者诈骗罪,那么,中国有“拉广告”行为的数十万记者都会成为诈骗犯。

开庭之后,久拖不判,长达两年。

有人罗列出八大罪名,均不成立,二审期间长达745天没有结案,后上报多种罪名请示至北京。

最高人民法院全面慎重的阅卷审查案件,表现出的法治精神和证据原则令人尊重。2009年2月,最高人民法院一纸权威结论,为权法之间摇摆不定的案件明确定性:记者无罪。

新华社有人在省、市、区三级法院干涉司法公正,二审法院裁定:发回重审,案件又久拖不判。

2009年11月3日,一审法院重新开庭审查后依法判决:

被告人冯杰无罪。被告人齐力无罪。

但新华社频繁干涉司法的后果,是在《无罪判决书》中强加违纪猜测,记者当庭抗议,提出上诉。

2010年2月3日,青岛二审法院纠正了一审法院对冯杰、齐力二人共同行为的错误认定,否决了对冯杰撰写批评报导的不实猜测,下达了纠正一审错误、维持记者无罪、无错的终审判决。

经过长达4年7次公开或秘密开庭的司法审查,一审法院和二审法院的两次无罪无错判决,不仅从法律层面上,还从纪律层面上,查明了记者无罪、无错的案件真相,彻底还以清白。


         新华社对腐败分子网开一面     但对反腐举报人冷酷无情


记者被判无罪后,中纪委驻新华社纪检部门对记者举报的青岛土地腐败大案再一次进行了内部调查,查实了腐败问题,宣告记者举报属实。但在个别人的包庇下,2010年底,新华社仅仅宣布对青岛支社原社长刘海民“开除党籍,开除公职”、责令山东分社原社长张民华做出深刻检查,并没有把犯罪嫌疑人移交司法。

在记者的持续举报下,最高人民检察院曾指示基层检察院司法调查青岛土地腐案,犯罪嫌疑人基本被锁定,但嫌犯妻子数度跑北京,求见新华社的“保护伞”,土地腐案调查中止,再次成为悬案。

迟到的正义,还在徘徊。

在中央强劲反腐和中央督导组、中央巡视组相继进驻新华社的背景下,2013年8月2日,新华社召开协调会,决定对冯杰、齐力恢复工作。但下发的《会议纪要》显示,并没有给记者反腐受害的案件性质作出定性准确的组织结论,没有恢复名誉和平反昭雪,更没有对记者齐力恢复工作、名誉和待遇。

要求隐去姓名的同事说,新华社仅仅公布让冯杰上班,齐力没有恢复工作,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大家还是一头雾水。面对尴尬的处境,记者发问:反腐举报人,难道只有被逮捕、被判刑、被冷遇、被禁言、被追杀、被边缘化的命运吗!

常年的冤狱错案,让齐力痛不欲生。她曾在鸣冤信中,如泣如诉的控告了冤狱造成的悲惨命运:被非法羁押期间,她被剥夺了人生自由,生命权、人格权、名誉权等惨遭践踏,基本的人权不得保障。长期的营养不良、严重贫血,导致骨瘦如柴、血管扁瘪,多次晕厥,抢救时针头都扎不进血管……

多年的惊恐、愤懑、压抑、焦虑和没有来源的生活压力,让齐力及其家人身心受到严重摧残,齐力和弟弟、小妹相继罹患癌症,全家人陷入几近绝望的境地。十年的严重营养不良和极度贫血,让齐力的血红蛋白仅仅剩下不足2克,生命垂危,经医院紧急抢救,九死一生的齐力还是没有摆脱炼狱癌病的魔爪。

期间,冯杰多次呼吁新华社尽快按照协调会决定恢复齐力工作,伸以援手,齐力也多次抱病信访,齐力的家人也多次上访找到社领导,但新华社置若罔闻,彼此推诿。

残酷的冤狱折磨,和新华社的无情冷漠,带给齐力和家人致命的打击,2014年3月,备受惊吓的齐力老母亲不幸故逝。时隔一年多,饱尝苦难的齐力也撒手西去。

齐力的家人赵洪(音)悲愤的说:“新华社这样的不讲法治、不讲公理,诬陷好人,见死不救,天理何在啊”。

记者辗转联系上另一举报人家人,冯杰律师表示:国家宪法和法律明确规定“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非法经营土地”,但新华社个别官员在青岛、济南等地非法经营倒卖多宗土地,涉案422亩,案值高达几十亿元。新华社有人公开的包庇腐败,对腐败分子网开一面,但对反腐举报人却残酷迫害,无情打击。迫害的司法手段用尽了,又长期使用拖时间、推皮球、找问题、不作为等行政手段,软刀子杀人,齐力和她母亲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教训惨痛。

冯杰方面指称,他们举报的土地腐案,无论从涉案金额上,还是从涉案高官级别上,以及对反腐举报人制造冤狱“杀人灭口”、包庇腐败分子逍遥法外的涉案性质上,已成为新华社八十多年历史上最严重的贪渎腐败系列案件。

冯杰和齐力家人坚信,腐败分子和制造命案、包庇腐败的渎职犯罪者,迟早会遭到人民的清算,以告慰含冤惨死的反腐英灵,彰显天道正义。

(郑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