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5-11-26

王全璋律师妻子:律协维权记

四个多月的寻找呼吁,我的丈夫王全璋还是下落不明。在有冤无处诉的情况下,我寄希望于律师协会,希望律协能够伸张正义,尽到保障律师合法权益的责任。11月10日,我和李和平律师妻子来到北京市律协,律协工作人员表示会把我们的诉求上报,可是连续十一天了,律协毫无作为,甚至最后直接是不接待了。

我们在找律协的十一天里,听到最多的就是等!要等!对于事不关己的人而言,一个等字脱口而出,毫无意义。而我们等了130多天了,丈夫生死不明,怎能再等下去?维护律师的合法权益是律协的责任,律协应该主动为被迫害律师申冤辩护,反而对于我们的诉求漫不经心,说都得按程序走,给会长的信按程序走了四五天也没有结果。我们依法维护权利的时候有各种程序,丈夫被失踪四个多月,律师、家属不让见,走了哪些程序?在律协的第二天,副秘书长陈强对我说:全璋我认识,在2014年3月建三江事件中,是我把他带回北京的。我就不理解了,一个良知的律师在依法维护正义的时候你们百般阻挠,还亲自去“接",到了律师权利被侵犯需要你们维护的时候,你们却敷衍了事,各种推辞。你们怎么连黑社会都不如?黑社会收了钱还会保护交钱的人,你们却是拿钱不办事啊!

第十天,在峭岭姐据理力争的时候,律协工作人员说,你们的要求太多了,律协能做的有限。我们只是要求律协维护作为会员的合法权利,只想知道作为律师工作的丈夫是否平安,要求多吗?

这十一天,两岁多的孩子跟着我天天早起,忍受寒冷,挤公交和地铁,饥一餐饱一顿的跟着妈妈奔波。一天天过去,却没有一点收获。北京的冬天真冷啊!每次抱着冻的小脸发紫的孩子行走在冰冷的街上,好心疼!好绝望!

昨晚,给孩子讲完故事,放下书不知不觉就睡着了,一觉醒来才发现衣服都没脱。这段时间常常是辗转反侧到三更半夜才能入睡,有时靠吃药才能入眠。我经受着身心的煎熬,真的很辛苦。但是一想到我的丈夫承受着更多更大的痛苦,我的苦也不算什么。全璋,为了你,吃再多的苦也愿意!

王全璋妻子李文足
2015年11月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