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5-11-03

龙森:敬忆胡长老石根

我与胡长老的见面是在去年的今天。之前在网络上也是仅仅知道他就是一个基督徒而已,至于他的过去,我一概不知。那天我与一个信仰佛教的朋友去教堂,也许是对信仰的寻找多年,终于被上帝福音的召唤,应该是神的爱把我引领,那天我们在主的面前相遇。
我眼前的胡长老实在是个特别普通的人。如果在人海中与他相遇,肯定是转眼就忘记的芸芸众生中的一员。但是在神的殿堂依旧没有令人触目的行头。一件不系纽扣的灰绿色的夹克里是白衬衫,在寂静的客厅里显得有些耀眼。书架里摆满了书籍,都是关于圣经的。书桌上的一台电脑还显示着文字,显然他还在工作。他招呼着我们坐下。没有一点生疏的握手喧寒。
我们从寂静幽暗的大厅过来,再到他工作的客厅里,拉开窗帘,西斜的阳光涌入,把客厅里的人照得温暖。我看着墙上通红鲜艳的十字架,大厅里滴答的钟声是耶和华永不停息的福音。我感觉到,面前的这位长老尽管看似虔诚,但与想象中的那种伟岸有点距离。
他一片黑发搭在额头。透过镜片的眼光看似明亮。谈到关于神,关于信仰的时候,我看到一双眼里跳跃的光,不易察觉,在他浑厚的嗓音里流淌。
他的外表已经是最普通的。我也不再记住他外在的容颜,那被岁月洗刷的或许只有了沧桑。我能记住的,就是一个长老与我们坐在温暖的阳光下,倾听神的旨意,浑厚的嗓音在空旷的楼宇里传送出福音,那嗓音有淡定的雄浑和力道。后来我才知道,我用虚心一词敬佩的他是一个毕业于北京语言大学的高材生,原大学教师。也是后来,我都圣经里的一句经文应该很恰当地对应他,“虚心的人有福了,因为天国是他们的”!
以后,那天的印象就有了烙印。不仅胡长老的谦卑,也是教会里氛围给了我灵魂里冲击。圣堂里的色彩和庄穆,是红色醒目高大的十字架,白色的纸板有圣经的律条,唱诗班的弟兄姊妹一袭纯白的衣褂,猩红绶带的飘逸是视觉上的冲击,而让人震撼的是在神的家园可以最大地感受到平等博爱奉献……
我决定把自己归于主的那天,是一个有罪的人忏悔的开始。胡长老把所能做的一切都在于接受和拯救一个魂灵的重生,接纳和塑造一个重生魂灵的归宿!那天是九号,胡长老和蔡伯、孙牧师、志坚、正虎等一起共同见证了主的宝血对一个基督徒的洗礼。
之后,礼拜日在教堂经常询问胡长老的去向。自此,行走尘间的胡长老只在我的记忆中和网络里。
忽然有一天网传胡长老失踪,让我感到十分地震惊。印象里的胡长老就是一个谦卑的基督徒,没有体会到有人印象中的骄傲,但是,既然有人说他骄傲,我就很好奇他究竟在什么地方骄傲。
从一些好友里朋友圈和百度上我终于看到了一个真实的胡长老。
今年的十一月正好是胡长老的六十岁生日。他是恢复高考第一届北大中文系高材生,胡春华同班同学。他可能是目前这里获得人*权等奖最多的人,曾经获得诺奖提名。他把毕生精力都用在追求理想,因此他妻离子散,五赴监狱,坐牢二十余年……
这只是他的简介,更详细的资料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无法转述。而仅此这些足以让他骄傲,令我等敬佩,我才体会到他骄傲的所在。
胡长老在一次有几个人的聊天中,从圣经中说道信仰在民主化进程中的作用,完全没有一种居高临下的骄傲,而是倾听每个人不同的见解和对未来的渴望。对他的莫名失踪,很多人都倍感吃惊,这样的一个抛弃了个人私利和全身心为主奉献为自游民主呕心沥血的人,怎么就没有他可以畅所欲言的地方?而我等神的子民只能遵循神的旨意为他、为所有欲为神要普照世间的光明与爱而传送者祷告:
神啊,我们为胡长老和那些勇士而祷告,为着国家求情。我们要效法信心之父亚伯拉罕为所有邪恶之城祈求,更为万国祈求。神啊,愿你的国降临。彰显你的光你的真理。在他们失去自由的这件事上倾听我们的祷告!求你怜悯为你名而挺身而出,追求正义不怕邪恶而身陷囹圄的胡长老及其他勇敢的弟兄姊妹。他们是为你的名而争战,相信那争战就是你的争战。愿主快快降临,我们盼望他们的道在喜年得胜。我们用祷告向你扬声,也为我们亲爱的胡长老祷告。神,你祝福他,使他们按当得的尽快自*由!
奉主耶稣基督的名祷告。阿门!
             【一直想写我所知道的胡长老。因为文字的功力和其他方面的原因,此文也只能写出这个水准,但这些文字绝对是我最真实的感受,尽量表达出一个基督徒的真情实感是我的初衷,也愿意从自己的角度去写出一个真实的另一面的胡长老而别无他求。感谢主!龙森20151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