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5-11-25

陈建刚律师:谢阳这个人


♦从谢阳开始。
谢阳系狱之时方值盛夏,而今窗外雨雪霏霏,倏忽之间近五个月过去了,至今几无任何消息。按照新时代“样板戏”的传统套路,像谢阳这样腹有赘肉、言语无文、面目黎黑的底蕴更合适胡传魁这样的角色,不出意外的话,总是要被无良媒体发通稿游街示众,全国巡演的。当然最好的效果是谢某人能幡然悔悟,痛哭流涕,认罪伏法,“在这个和那个的教育之下,我深刻认识到自己的错误,追悔莫及,对不起这个和那个……”,总之不外现身说法,跪地求饶,自打嘴巴,皇恩浩荡,臣罪当诛。读者贤达,回头想想,无良媒体上这样三突出的场景戏份,接二连三如在眼前嘛,这样的样板戏看的够多了吧?意料中的“谢氏忏悔录”至今还没有上演,不是没有剧本,不是没有舞台,必然是谢某人不怎么配合,导演和演员凿枘不投故耳。
样板戏上总要有一个定型的角色形象,谢阳包括其他如隋牧青、王全章等“无良律师”的角色造形是早就被时代和导演们安排好了,但样板戏之外的谢阳是个什么样的人呢?雨雪之夜,感慨之余,笔者略作爬梳笔者所认识的谢阳。
谢阳,湖南洞口人,居长沙,操湘普,虽欣逢盛世但择业不慎,入行新时代黑五类之一的维权律师之中,谢某不以为羞,反欢喜于颜色,常以站在苦难的百姓一边心怀荣耀。

♦湖南骡子VS山东匪徒
想到谢阳,就想起“湖南骡子”几个字,这种说法不知始于何时何人,但其来有自;前清曾国藩灭洪杨邪教后,又有“无湘不成军”的说法,这应该都是对湖南人的一种赞许。曾涤生所谓“扎硬寨,打死仗”、“打掉牙和血吞”和“湖南骡子”,大体是说湖南人性格倔强,吃苦耐劳,坚忍不拔,但又易于激动,爱“尥蹶子”。而谢阳就是典型的湖南骡子。
谢阳有一件壮举,至今律师界无人可及,谢某曾面告我那个具体时日,言之凿凿,对个人影响之重无异于内心之重生。
当时盲侠陈光某被困临沂东师古村,几乎成了当地匪徒的摇钱树,围着盲侠产生了一个巨大的利益团伙,有人负责看守盲侠家的庭院,有人负责把守整个村子四围道路,有人专职打人,有人负责送饭给养,还有专车,那也是如同上班一下轮流上岗的呢。一时间打遍中外男男女女,人来杀人,佛来杀佛,天朝喉舌敛迹,外媒犯境者一律饱以老拳。朋友,想想当时传出来的那些照片,在所谓老区的沂南县,不需文凭技术,不需背井离乡,只要是当地人熟悉路径肯打人,加入这个“守陈”团伙后,无需辛苦劳作,有人负责一日三餐,按日数钱,哪有这难得的好事?奇货可居,盲侠要是走了,岂不失去了挣钱的机遇?
事后国朝发言人曾有义正辞严抗议和指责,但是对于什么人组织了这样一个“守陈”团队,给养来源等等问题,发言人就三缄其口了。
谢某听闻消息决定只身探访盲侠。但这谢骡子毕竟是一位律师,操笔杆讲法律之一介书生耳,脾气虽大,尥蹶子还能尥多高?未进东师古,谢某即成匪徒瓮中之鳖,殴打之后是脱衣抢财,再然后是驱车几十里被丢弃在荒郊野外。后来笔者了解到这种做法有个专业术语,叫做“野抛”。可怜兮兮的谢骡子,衣服几乎被剥光,证件、钱包等等其他都被抢走,你是怎么活着回来的呢?
谢某后来告诉笔者,当时他在车上被蒙面殴打,匪徒口口声声要去“活埋”他哩,他能活着回来,算是捡了一条命呢。
临沂,张灵甫将军葬身之地,新时代出了个盲侠陈光某,也是让谢阳深层次认识国朝法治状况的地方,所谓的齐鲁大地礼仪之邦,笔者作为山东人,真真心有余愧也。

♦旅游建三江
有了第一次被蒙头殴打并威胁要活埋的经历后,谢阳说几乎是在心理上经历了生死,生死一旦看透,还有什么可惧的呢?2014年3月建三江事件爆发,谢阳在4月初进建三江,本来约好了其他几位律师同去,谢氏先到,本可以等一等人到齐了一块去,即便被活埋也有个伴,但谢某风口浪尖不惧险恶,笑盈盈说“等他们干嘛,我不等了,先来了就先去!”终于是他一位律师在大雪纷飞中去了建三江。
朋友,现在回头想建三江事件,现在人过境迁,欲寻事件来龙去脉,笑谈之间尽可以去谷歌、维基百科中检索。但在当时建三江是好去的吗?为了对付去建三江的律师和公民,在进出唯一的一条路上十几辆车几十号人全副武装戒备森严严阵以待的,沿路除了一望无垠的黑土地更是村落难寻,虽然已经是4月初,但是说来就来的大雪紧密程度足可以百步外看不见人影。这种环境下,武装到牙齿的队伍要想捉几位律师、公民、记者,易于反掌。最初被抓的唐江王张四位律师无一例外都被打断了骨头,四人共计24根骨头在拳脚之下断裂。后来过去的律师和公民有几十人被抓,王全章被人蒙住头面,抓着脑袋往墙上撞,王胜生律师穿着睡衣被带上黑头套,李金星律师告诉笔者,他在建三江受了大寒,伤了内脏,几个月没有复原。谢阳带着授权书只身前往建三江,果不其然半路上就被搜查,谢某毫不躲避,“你们不是抓了好多人吗?我和他们就是一伙的!”
思绪遄飞,“打断骨头”加上“连着筋”成了金口玉言,“打断骨头连着筋”是什么滋味,欢迎台湾的“9趴(民调满意度9.2%)总统”马九过来尝一尝。

♦谢骡子倔气惊人
谢阳面目黎黑,表情木讷,加之高达八级的标准湘普(湖南普通话),真老泉先生所谓“容貌不足以动人,言语不足以眩世”者也,然谢氏又知交半天下,风光之胜一时无两,何也?笔者不敏,略略言之。
想起谢阳,总有一个定格的画面,那就是谢阳的笑容。谢阳有一种灿烂几近乎是纯洁的笑容,加之面黑齿白,牙巨口阔,裂口一笑,那就心花灿烂了。无论在什么环境下总能见到他内心的无邪、无惧而又充满阳光的笑容。“谢氏笑容”这应该是谢某在很多人心中的第一印象。
谢阳总有一些惊人之举,而这些惊人之举总动之于心,发之于情,非沽名钓誉之人所可比拟。
举几则为例。
北京新公民案件要众所周知,环球瞩目。谢阳在本案中作为张宝成的辩护人出庭参与诉讼。庭审是针插不进,水渗不透的,非骨肉亲戚(最多2人)是绝不能去旁听的,笔者也是听来的笑谈。
法庭律师能有多大的权利,数一数参与本案的律师有多少人身陷囹圄就知道了。发言主要由葛永喜律师出马,而谢氏几无开口置喙的机会。在质证中,轮到谢某发表质证意见,谢数次被以葛律师已经讲过了不能重复为由被叫停发言。当对张宝成举牌子要求官员公布个人财产进行质证时,谢以湘普只说了一句话:“哦滴当事人做滴合棒(我的当事人做的很棒)”,法官说你发表质证意见,谢又重复了一次湘普,法官猛击法槌警告,让其发表质证意见。谢骡子不动声色,“哦滴质证意见就是,哦滴当事人做滴合棒”。
作为社会公民要求官员公布个人财产,在民主国家是常识,是小学生都会讲的道理。就在前段时间台湾一位女性官员因为忘记了申报个人财产而被判刑。在国朝,提这个要求的,要坐牢。谢所说的质证意见对与不对呢?读者贤达,自能辨之。

♦“我要立案!”
哲人奥古斯丁说:“连强盗分配战利品都要公平。”台湾有名嘴每天在节目中叫骂“一个政府如果背离公平正义,这不叫政府,这叫匪帮(意指国民党)。”
笔者声明,上述言论是奥古斯丁和胡忠信说的,如果触犯文网言禁盖由这二位反革命承担,挖坟掘墓、砍头不留,去找老奥和小胡了账,盖与小可不才无关也。
下一个问题是,如果公民个人遭到不公不义特别是遭到政府官员带来的不公不义、欺凌、压迫、侵夺,小民如何处理呢?民主专制两造之不同,不可以日计,不才先以民主体制言之。
在民主体制之下遭遇官方带来的不公和欺凌,真是有多重途径解决之也,说来羡煞。略举数端:
其一,媒体记者被称为“无冕之王”(当然专制国家里男女记者成为“官员(或官员太太)陪床”的,那就是另一类了)报道。一旦经过媒体报道,则全国关注,棍棒交加,真相一经发掘,轻的是肇事者免职,重的是主管官员下跪、道歉、下台。各位去搜寻一下欧美日台的事件可知笔者所论有自也。
其二,社会团体出面呼吁。公会、农会、商会各种团体,物伤其类,兔死狐悲,同气连枝,辅车相依,小官员想造次违法,你试试,三天让你名扬全国。
其三,民选议员干涉,议会里问政。民选议员为了在问政中爆料提高知名度,苦等官员违法几乎大旱望甘霖一般,“议员联络卡”都是隔三差五送到选民家里、塞进选民手中的,“24小时开机,有事尽管联系”。一旦抓住一个造次、贪腐官员,乖乖,天上掉下个林妹妹,议会里大声问政,爆料自己的调查秘闻,让官员现场无地自容,窘迫万分,都是拿手好戏。他们对贪腐、虐民的官员是毫不手软毫不留情的。一时间小议员名闻全国,关心选民、认真问政,政声如此,这还了得,这样的议员能不给他选票吗?下次选举选票就大把大把的了。个人理想成功于斯,收到大把选票的议员通常都是感激涕零、感恩戴德、再三致谢,泪洒当场的。
其四,再不行还可以起诉嘛。民主国家之下司法独立,法官只看法不看人,管他什么要员巨宦,进了我的法庭一律平当对待。官员虐民、贪腐的案件走到了自己的手里无异于大礼包也。各位可去查查尼克森水门事件怎样下台的,法官让他出示录音带,老尼说“我不能出示。”法官面沉似水发问:“你交还是不交?”尼克森知道好歹,如果再说不交,法警可以立即对你戴不锈钢手镯的。结果尼克森回去之后就声明辞职下台,父女泪流满面了。独立的法庭之内,是没有总统和平民地位之分的。案例不胜枚举也。
其五,如果时间紧急,民主国家里甚至许可对于违法的官员、政府进行抗拒。各位回头去检索一下,一位出尽风头的美国老牛仔,为了保住自己的牧场和牛,他是如何持枪与警察对峙的,而十八路牛仔又是如何挎枪跃马前来助阵的。当然相配合的是各路媒体一分钟不停的报道,记者为了追新闻都是坐着直升飞机一步不离的呢。黑总统欧巴马能奈何哉?明明自己的马仔理亏嘛,还有啥面子可讲。最大的面子就是立即退兵认错。果不其然,欧巴马亲自下令,返还牛仔的牛和牧场。朋友,当时几日间,老牛仔一手持枪,一手拿着美国宪法,召开记者会的场面是不输小欧的,声称自己是要保住美国的宪法体制,保住神圣的私有财产不受政府的非法剥夺。当时老先生的风头是盖过欧巴马的。
当然还有其他途径,贤达读者就与在下先临渊羡鱼一下吧。
说完民主再说简单说说专制国家里的解决方式。
其一,我国帝制时代(钱穆先生就不承认汉唐至大清都是专制国家,考据精深,读之可叹),小民可以告官,说的上来的杨乃武和小白菜的风流案,杨淑英可就是跪钉板告到北京的哦。再看看严耕望等先生所研究的中国古代政治制度史,帝制未必是极权甚至未必是集权,在一个上轨道的朝代里,帝王也不能乱搞一泡呢。翻翻通鉴,成功的案例也是多之又多的呢。
其二,纳粹、苏联、北朝、柬埔寨,几乎万民如奴、民命如草芥的体制下,看看柬埔寨的魔鬼学校、德国达豪纳粹集中营,和苏联名著《布拉格群岛》就知道了,言之可骇。活着就是造化,还说啥公平?!
当然还有其他国家的类型。比如,法典浩繁,有法可依,父一辈子一辈高呼要依法治国。受侮辱受损害的劳苦人民大可以去法院立案起诉。至于法律在官员眼里算什么,法院能否依法立案,能否主持公道,那就听天由命了。
啰嗦了这许多,再说湘人谢阳的壮举。
谢某,黑五类之一也,另外一拨黑五类“弱势群体”或“地下宗教”眼中为民申冤为民说话的英雄也。谢可以不计收入、不计利害而代理为民申冤的案件。立案和不立案的冲突就摆在眼前了。拆迁的、城管打杀人名的,警察开枪杀人的,多少能立案呢?
谢某有次去法院立案,行政诉讼为民申冤,有经历的都知道,行政庭能随便给你立案吗?不报告领导、不和被告事先沟通研究对策,做到有胜诉确信,能立案吗?搞行政诉讼的袁裕来律师看我此言想必心有戚戚焉。
铺垫了这许多,包袱就要甩出来了。
某地法院立案庭,谢某拿着诉状、证据、法律和立案法官再三沟通,但就是不立案,不立案给个《不予立案通知书》吧,抱歉,不给,法院没有这传统。为什么不立案呢?为什么法官不守法呢?法官你看看法律吧?
法官低头看手机去了,晾着你,好可笑,律师还把法律当真了呢!
执笔至此,想想个人种种遭遇,笔者废笔三叹。想必各位律坛无论大佬还是新秀,都有余怒也。
谢骡子在百般沟通无奈,又遭此冷遇、羞辱后,骡子就要尥蹶子了。据说谢骡子顶天立地站在立案庭,双手高举整个人成一个大写的X,同时高呼:“都……别……说……话……!”端的是苍鹰入林,百鸟压音,在众人都无声瞩目的时候,谢骡子对立案法官双目喷火,戟指大喝:“我要立案!”(原话有出入,当其事者知之甚详)余音绕梁。
当然案是不会给立的,法警要对谢某兵刃相见呢。
笔者曾当面问谢氏是在哪里的事情,谢某窃笑,“不记得了”。
谢某所为显然不入很多律师的法眼。也有壮举,非笔者所能所敢学习和效仿。但是非又从哪里说起呢?假设法官如果能依法立案,或者在不立案的事后能给个《不予立案通知书》,或者能给个其他解决问题的渠道,谢某会尥蹶子吗?
是否有其他方法可以解决问题?
①找法官的领导,投诉,如此说我要鄙视你了,赵括不知兵也;
②去检察院控告,检察院要求要有不立案的证据,且必须是《不予立案通知书》,没有的话,回见。再讲道理,“法警,安排王队长”,笔者所历非一也;
③上访,血泪斑斑的上访路,多少人多少年多大的代价能换来一个有答复的结果呢?问问在米国告御状的李焕君小姐吧,她有一肚子的辛酸泪也;多少人死在上访路或截访途中呢,问问常玮平律师、刘书庆律师吧,他们可都有现成的案例,这两位律师还差点被捉进宫里去呢;
④下跪,这个就不说了,夏商周乱悠悠,一直到如今,下跪能得到多少公平和正义呢?
⑤当然作为律师还有一种途径,告知当事人,无能为力,退费,另请高明。当然还有一种律师特别是“大律师”,收个百八十万的费用,“找人呢,招人呢”,历历可数嘛;
⑥还有一种律师有一个奇货可居作为自己本领高超的技能,大意是“我准备一个小时的辩护词如果法官给我半小时的事件,我也能讲,如果仅让我讲15分钟也能讲,如果只能10分钟甚至5分钟,也能讲。”为了当事人利益走上法庭却对法官如此逆来顺受,是是非非,贤达读者自能辨之了。
说了这许多,谢某做法也不能解决问题,孰是孰非,受苦受难的人们也不是无法辨别的。

♦“谁养了你们”
维权律师或者人权律师,作为新时代的黑五类,执业环境之恶劣业内律师都是知道的,被逼转所甚至被迫害失业的都一一可数。谢阳在长沙执业,其签约律所因为谢骡子代理了数起所谓敏感案件,于是要求其转所。执笔至此,笔者哑然失笑,笔者和谢阳被逼转所的居然是同一家律所。老谢,老谢,转所路上有人相陪哦。
谢阳于是向长沙市司法局提出变更执业机构申请,长沙市司法局同意变更,继而上报湖南省司法厅。如果在司法厅再走过这个盖章的程序,则匕鬯不惊,此处不留有人留,转所执业各大欢喜。但谁料变起反复,在湖南省司法厅作出意见之前,长沙市司法局又撤回了谢阳的申请,司法厅同意撤回。这一个撤回就让谢阳落在了前不成后不就的境地,前一个所已经离开,而后一个所又不能转入,执业从何谈起呢?收入从何谈起呢?养家糊口从何谈起呢?朋友,如果你看到本文,就可以想象律师的生存处境了,同样手段被剥夺执业权利以至于陷入生存危机的律师,你以为有三个五个吗?
谢骡子被缚住手脚怎能善罢甘休,坐以待毙,于是一纸诉状就把长沙市司法局、湖南省司法厅告上法庭了。同气连枝,唇亡齿寒,对于司法行政机关逼迫律师、整律师的事件,律师界是关注度比较高的,谢阳的处境和诉讼,引起律师界广泛的关注。
这次诉讼,谢某后来告诉笔者,他视为他一生中的又一次壮举,甚至说“律师做不成也值了!”
何以至此呢?
先看代理律师阵容。了解到谢阳处境愿意伸手援助的代理律师在光环中闪亮登场,第一位是律师界中的大V袁裕来律师(现在大V已经成为往事,袁律师的微博已经被销号,且不可以再次注册。此盛世之又一明证也),工于行政诉讼;另一位是山东好汉济南律师刘卫国。这刘秦琼赴湘诉讼,闻风而来者,亦不下昔日贾家楼的响马群呢。
再看旁听律师阵容和公民阵容。当时自己买机票去长沙旁听本案的律师有数十人,加上旁听公民,参与旁听的人员有两三百人。由于旁听人员众多,法庭不能容纳,以至于三易法庭,使用了很少使用的最大法庭。长沙市芙蓉区法院诉讼有人主动前来旁听的案件,大概无出其右者了。适时笔者适逢远游,无缘盛会,至今思之,犹以为憾事。
困境有一个好处,就是在困境中才可以看见真知交,看见自己在他人眼中的位置。昔日威震国朝的康书记和来书记,结缘秦城之时,有几位昔日故旧、男女朋友愿前去观礼以全情谊呢?康书记、来书记回忆录中想必是不胜感慨,势位富厚,视民如草,气焰熏天,烟花一场,最终幽禁终身,这又胡为乎来哉呢。
据笔者听闻,庭审中轮到原告谢氏发言之时,这谢骡子就变成真骡子要大尥蹶子了。在历述二司法机关对他的刁难、逼迫、羞辱之后,谢骡子义正辞严地说:“你们司法局、司法厅不是狗娘养的,是我们律师养的。”行政公务人员不耕不织却日日俸禄,这钱来自哪里呢?民主国家叫做“来自于纳税人的缴税”,前清以前的朝廷都说是来自“民脂民膏”,但在后清,这个问题就成了禁忌,讨论这个问题是要打屁股、关牢房地。
谢某一言既出,整个法庭为之沸腾,旁听的有300人左右,掌声如雷。审判长知道阻止不了,也没有禁止。
旅途中观看法院现场传来的照片,谢氏白衣映黑面,齿白唇不红,张张照片都站在最前列,谢氏笑脸张张展现,一口森森的白牙几乎都要挤出来,眉梢眼角,喜气盈盈,豪气干云呢。
接着谢氏的问题悄悄问一下,到底谁养了你们呢?

♦黑袍屈膝
谢阳毕竟是湖南骡子,倔犟、蛮横,不听劝也是出了名的。庭审之后谢氏又出惊人之举,终使盛名折损,
庭审以后苦等没有判决的意思,数次和法庭沟通无效后,谢骡子就要出手了,不过他这一手引来重大争议。谢阳声明要着律师袍去法院门口下跪,且每周去一次,每次15分钟。消息发出后多为律师苦劝,谢骡子后来干脆不接电话,犟骡子又能听谁的劝告呢?说道做到,他真的去了一次。
湖南骡子黑袍下跪,山东好汉就要赤面生威了。谢的代理律师济南历城县的刘叔宝再三劝告无效后,就要发表单方声明了,大意是谢某下跪与我刘某无关,以后不再代理谢案,判决结果和我无关。红脸好汉可是宁折不弯的。
当然,谢某下跪并非屈膝告饶求大老爷高抬贵手给条生路之意,只是谢某的想法不能引起其他律师的共鸣罢了。

♦让子弹飞一会
倔犟、蛮横、强项一如谢阳,缺点也是显而易见的。
湖南托口水库移民,老百姓以生以长的家园,官员一句话便让升斗小民倾家荡产了,冤深似海,求告无门。无数农民受逼不过,仅仅自杀者就发生了数起。谢某组织律师为百姓维权,这种和拆迁相关的案件,是有国情特色的,说来气煞肝胆。法院摆出的架势就是走个过场,但不料走过场的过程中出现了戏剧性的一幕,被告方即政府一方也是大咧咧脚面水平趟的,有他们打不赢的拆迁案件吗?虽然带了证据但也不出示,十几位律师一再要求被告出示证据原件的时候,过分托大的两位政府职员拿出了证据给律师们质证,但这也是你能奈我何的架势。
不料他们居然在证据中加上了两位政府职员亲笔的会议记录,这份会议记录真真让国朝司法大现眼也。虽然人所共知的事情,也没有什么可以惊奇的,有多少人相信国朝的法院能主持公道还民公平正义呢?
这份记录内容如下:
①参与开会的有政府某某书记,有公安局负责人,有企业负责人,更重要的是有法院的院长,还有其他负责拆迁的官员。
②会议内容,先是负责监控人员汇报谢阳、罗立志二律师的行程和对当事人的交代。
③然后是各位官员发言,比如公安局负责人表示准备出动多少多少人员车辆,随时准备抓捕;某某书记的重要指示;当然最重要的是该法院院长的发言,院长对这个案件如何了结如何对付谢阳和其他各位律师对某某书记做了工作汇报。大意如此。
各位朋友,行政诉讼为何难以立案,为何难以胜诉,为何违法官方得意洋洋、视民如草,了解本案会议记录,想必可知矣。这个会议是在开庭之前,法院和被告进行媾合之会,商量的内容是如何对付当事人和律师,而警方又随时准备抓捕办案律师的一个会议。这样的诉讼有公平吗?
这是今日国朝法治状况的最现实反映。升斗小民,底层百姓的身家性命在官员的会议中被摆在哪里呢?
言之感慨万千,这苦难未尽的国族百姓,受欺凌掠夺逼迫压榨的日子,何日才是个头呢?!
这份记录被发现后,胡林政律师要求法院回避,被告代理人神色巨变,法警冲上前来就要抢夺证据,一时之间来旁听的托口农民了解到这个事实,就要大诉其无尽的冤枉而哭声惊天动地了。
庭审中断。事后这件事到底如何处理呢?谢阳把握进展,但他的话是“让子弹飞一会”,静候其变,结果等来等去,谢阳就因为“聚众扰乱法庭秩序罪”被捉进宫里去了。
这谢骡子抱定静以待变等对手出牌,对于其他律师的意见说法一律不予采纳,大概他错误判断了对手的道德底线吧。谢阳被抓之后,子弹立即落地,法院通知本案按照撤诉处理。

♦人命如草徐存合
和谢阳相关的还有徐存合被枪杀案。徐存合案是谢阳遭人嫉恨,必须动用无良媒体全面定调,并对律师进行捕杀的关键事件。
徐存合是个访民,被杀时是带着八十多的老母和3个孩子要坐火车出门,在火车站被杀的。可惜,徐存合人命如草,被杀以后又被巡演全国,“徐存合,该杀!”
看过屠夫吴淦收集到的视频的人,想必对于当时的事实有所了解。当然,搜寻事实真相的吴淦,系狱,为民命呼冤的律师中谢燕益,系狱,谢阳系狱。
人命如草的时代,为民呼冤,探寻真相的代价是牢房。
徐存合案中谢氏是去了现场,接受了死者家属委托的律师,但徐案并非本文弘旨,不予详述,列几点以明谢氏参与本案的背景。
①谢阳等律师接受了死者家属的委托,代为控告;
②徐纯合被枪杀以后至今没有公布完整的视频录像;
③特权媒体公布的录像经过了大量的剪接、拼凑,且是在事发12天以后才予以公布;
④特权媒体版视频中舍去了天下人皆知的关键的几段,比如屠夫吴淦搜集来的李乐斌拿警棍暴打徐纯合的视频;
⑤媒体不是检察院,不是法院,所公布的视频遭受了社会巨大的质疑,种种分析,当日自媒体所在多有;
⑥事情起因是什么?徐预谋去袭警的么?还是因为徐一家被禁止乘车?为什么禁止徐一家乘车呢?稳控?截访?
⑦枪杀徐纯合之前,李乐斌没有鸣枪示警,没有在完全可能的情况下采取限制措施,比如绳捆、手铐,没有留下活口,也没有先枪击非致命部位,而是对准徐心脏一枪致命;
⑧特权媒体说徐纯合袭警,事发时和徐纯合在一起的是他81岁的老母和三个幼儿,他是拖家带口去袭警的?!
⑨案发后,当地政府一夜之间解决了徐纯合养老抚孤所有的难题,上访数年,一枪被杀之后立即解决;
⑩案发后,徐的家属被变相限制自由,政府在花钱灭口,后来不知所终;谢阳、谢燕益等律师被抓、被打压后,徐母及三个孩子的现状就不为外界所知了;
⑪律师接受委托后数次要求警方公布完整的视频录像、数次要求警方立案侦查,但均无果。
在此背景之下,谢阳等几位可敬的律师,在哈尔滨铁路公安局门口打出“公布完整的视频吧,你别无选择!的大字。
两千多年前我中华民族古人就说人是“万物之灵”,但今日又如何落得人命如草呢?国人的苦难又何日是个尽头呢?
言及于此笔者心有余慨,曾一日谈及徐之被杀,赵永林、刘卫国二位律师都发自肺腑,看徐之弱女孤儿而心生怜悯愿意收养呢。

♦谢某的温柔
谢某在朋友面前常常展现的是“谢氏笑容”,面对违法、蛮横的公权力,谢氏又有其喑呜叱咤的一面,但谢阳也有其难得的温柔而静水深流的一刻。
谢阳家有二女,长女十岁许,次女两岁许,皆聪明乖巧,惹人爱惜。谢某是常常奔波在外而不得乐享儿女绕膝之乐,然仍无伤于慈父之爱。谢某曾数次在笔者面前拿手机看两位爱女在家游戏的视频,此时谢氏其心最乐,眉梢眼角也是洋溢无限怜爱的。
屈指算来谢氏系狱快五个月了,谢家二女必常常问“爸爸什么时候回家”这样的问题吧,思来让人心悲难抑。
谢阳算不得是一位好丈夫,好丈夫能这样不顾家、不计个人安危、整日在外冲锋陷阵而让妻子心惊胆战吗?谢阳也算不得是一位好父亲,两个女儿日日在家等待爸爸回家,时时会站在门口问“我爸爸什么时候回来”,好父亲能明知危险但仍奋不顾身不顾女儿之期待吗?
“意映卿卿如晤,吾至爱汝,吾诚愿与汝相守以死……依新已五岁,转眼成人,汝其善抚之,使之肖我。”林觉民也算不得一位好丈夫,更算不得一位好父亲,他心怀天下,离妻别子最终一去不回,以致爱妻悲死,长子夭亡。林觉民绝笔中对妻说:“吾诚愿与汝相守以死,第以今日事势观之,天灾可以死,盗贼可以死,瓜分之日可以死,奸官污吏虐民可以死,吾辈处今日之中国,国中无地无时不可以死”, 三天后林被杀。林就义后100年,湖南托口征地移民,难民求告无门,有以死抗争者,谢阳参与本案为民伸冤;林就义后104年,徐存合被枪杀,谢阳接受委托为死者伸冤,随后,谢阳被捕。百年之间,国运如此,令人浩叹。

♦见义有为 勇者不惧
絮絮叨叨说了这许多,曲终意现,最后总要学一下太史公在每一传的最后下一个“太史公曰”,谢阳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公元2015年7月,谢阳被抓且禁止律师会见,衙门给的的说法是谢阳涉嫌寻衅滋事罪、聚众扰乱法庭秩序罪,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
2500年前孔子说“仁者必有勇”,又说“勇者不惧”,又说“见义不为无勇也”,还说“志士仁人,无求生以害仁,有杀身以成仁”。孟子说“生,亦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义者也”。谢阳,谢律师,是一位仁人义士,更难得的是在危险面前,他是一位勇于杀身成仁、舍生取义的勇士,是时代的良心。
而今谢阳等有是非、有良知、有勇气的仁人义士已经系狱待刑,叹息之余也没啥奇怪,非民主的社会体制是逆淘汰的体制,总是有大批国家的精英或系狱,或流放,或被杀……古今中外莫不如此。
行文即将结束的时候又有一件趣事,现在濒死的国民党的党主席朱立伦,提名一位女律师王如玄作为副总统候选人共同参选,朱说“王如玄女士,是一位人权律师”,结果王的许多丑事立即被选举对手和网民公布出来,比如巧取豪夺眷村房屋,比如逼迫底层民众,比如夫妻没有如实申报个人财产等等。整个台湾都在质疑王的“人权律师”身份。这新闻的看点是“人权律师”可以在对岸参与总统竞选,而在国朝,人权律师一如谢阳,却只能系狱抵罪。王如玄的种种丑闻谢阳一无所有,谢阳是一位当之无愧的人权律师,如果生逢其地,大概谢阳也能被提名一下吧。一水之隔,天壤悬殊,一至于此。

这不仅仅是谢阳、谢家的悲剧,是时代的悲剧,国家的悲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