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5-11-04

江苏吕如清:行政复议与督察问责申请书

(2015.11.04 权利运动来稿刊登)
贪腐支招强势打压反腐救国 无证持枪诋毁
开国领袖 暴力血噴无辜老弱残
行政复议与督察问责申请书
    具申请人:吕如清,男,汉族,居民身份证号码:320926194503255116,住江苏省盐城市大丰区新丰镇自由街26号,系江苏大力集团退休优秀职工。
被申请方:大丰区公安局,负责人顾富昌(局长),住所:大丰区健康西路。
案由:无理拒不理睬公安部依法转办已久的重大涉贪腐、涉黑恶、涉谋杀大案;无证持枪捏造罪名血噴反腐救国者,暴虐无辜老弱残,并暴力抢走反腐物件用品,当众诋毁开国领袖等。
事实和理由:2015年10月1日国庆66周年,我与陈友从226省道由北向南赴县城有事,穿过疏港公路朝南时,因台风逼人,将带有反腐救国标识的防雨防寒披风裹在身后从人因稀少的幸福西大街快速向东,到人武部东南角慢速靠近红绿灯时,一辆特警车(苏.J7185警)从后面快速超车拦在我们前面,车上立即跳下几个人来,为首的胖高个自称是带领特警持枪执勤的大丰区公安局交巡警负责人李新,不停地厉声对我大吼道:“你这是在反对党中央!你违法!……”我立即回应道:“我是拥护党中央、习主席的反腐救国号令,你们不知道情况听我说!”他们几个人同时吼叫不停,霸道不让据实申辩。其中一个年轻力壮的不由分说直冲我来,嗖的一下劈手夺取我身上的防寒披风捏成一团,一面继续怒目以对吼叫不停,一面猛力勒住我自幼残废而衰老的上肢,无任何手续和合法依据就合力将我向其警车内强行撕扭拘禁,直到过路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其虐老凶狠程度才逐渐降低,但声称怕我逃跑持续用力扭住我不放手,同时一言堂滔滔不绝大喊大叫,横加罪名说其抢去的反腐物件就是“反对党中央”的证据等等,大势蒙骗不明真相的过路人以佯装公正(而事实上该披风毫无所谓反党中央的含义或目的,只是针对人民深恶痛绝的顶风违纪团团伙伙以权打压反腐救国的行为,控告无门的情况下被迫披露:大丰市人大主任、原常务市长吴家祥无权拒绝中央政策!躲避责任,逃脱担当,不算中华好男!)因其当面霸道地恶意血口诬陷不休,我要他们现场将反腐救国誓词摊开给大家看个究竟,他们却怕被识破谎言而紧紧捏在手中怎么也不肯在阳光下公布真相;年轻特警还狠狠地指手划脚,口出狂言说:“我是带枪执勤特警,如果在毛泽东时代像你这种人早就统统枪毙了!”等等。可是我很荣幸地从毛泽东时代拼搏奉献至今,从来都没有任何违法乱纪或危害社会的行为;文革之后的1982年,原大丰县委遵照上级指示组成联合调查组,对我的现实表现做了全面调查,所到之处有口皆碑,好评如潮!我真搞不懂,这涉世不深的持枪者究竟是在指责“毛泽东滥杀无辜”,还是后悔自己要是早出生在毛泽东时代就可任意将无辜做活吧大有用武之地。现在有了枪就跃跃欲试而横加罪名寻机挑逗、巴不得檫枪走火;设想现场,如果我不甘承受其挑逗侮辱人格而强烈制止或反击狂言,或者变单方无理撕扭诬陷为防卫性抵制,也许就让其滥杀无辜之欲有机可趁,而迫不及待向赤手空拳的无辜老弱残耍枪,然后再以其事先当众捏造的莫须有罪名和假象说是“现场征服反党中央分子”以蒙人耳目,辅之幕后贪腐团伙撑腰、炒作和遮天盖日的恶搞手法,骗取立功请赏都有可能。他们厉声紧逼着查验我们的身份证、驾驶证、行驶证等未获取其他任何把柄又拍下照片,这时伴我同行的陈友激动得面对声声无情紧逼的特警扑通一声当众双膝跪地连连磕头作揖,苦苦乞求给一点人性化理解民冤;别扣留证照和车辆;别再将我们朝绝路上逼;并要他们也按相关规定出示执法证件和收缴反腐救国物件的手续,被申请方骨干李新不以为然说“没带执法证件,也无收条手续,谁实在要看证件就跟我到办公室去一趟”,后因看“戏”的人逐渐增多,他们慌忙扬长而去。
再说2003年,我江苏大力集团作为世界空压机驰名领军企业,突遭官商串通勾结乘“公退民进”改革之机合谋恶意破产,一度公有资产被里应外合非法转移、侵吞而迅速大量流失,公司全员心急如焚之时汇集大量事实证据和资料,凭借旷日已久的高度信任一致推荐我依法赴京回报。国家相关高层接到我们的回报非常重视,经调查反映情况属实,中纪委随后发出155号督查通报、同时采取多项有力应对措施,工人日报社等部门也相继向江苏省委省政府严肃发出督查通报,及时制止和挽回了严重漏洞损失。由于高层强大的反腐压力和一系列严密跟踪举措,广大干部职工扬眉吐气之日,却正是极少数贪腐分子难受和疯狂反扑之时。他们习惯于利用窃取的权力,不惜代价勾结社会黑恶势力,甚至蒙骗公安或其他公权部门极少数不明真相的人员苟合其事,浑水摸鱼,影响十分恶劣。
有个佯称家住大丰纺织一厂姓陈的疑似牵连公安的“陌生人”伪装急要找我上门维修彩电(一直未与我见面),于2003年3月3日傍晚先后两次急冲冲窜到我家中探风摸底、查找我去向。我家属如实告知:因事外出,那“陌生人”当即凶神恶煞针对我破口咒骂;其第二次重复登门骂完后天色已黑,临走时又叫我家属将家中电话号码报给他记下,并说“马上打电话来联系”“一定要见人”等等,随后消失在夜幕之中。当夜9:33我刚从远方回到门口,未及开门就听到家中电话铃急促响起,急忙开门进屋未等开灯先拿起话筒,只听对方急切地问道:“你回来啦?”我说“嗯,你是谁?”对方答道:“我姓陈,马上来找你,你等着!”随后他立即搁去电话;这时我开灯一看深感惊讶:这是公安部门深夜打来电话做什么(附来电显示照片)?是否真有什么急事?经初步了解后深感扑朔迷离,我不顾初春夜寒和日夜奔波的劳苦,以门窗大开、灯火通明静等没安好心的不速之客。却一直等过了午夜零点,未见一个鬼影。联想起冲我而来的数次深夜跟踪追杀恶性暴恐事件,分明又是贪腐黑恶联台演戏,而这次暴露了被申请方以公安身份牵连其中;另据知情人透露:被申请方的城北公安分局也到我公司布置严密监视我的行踪。在当地报警并向被申请方求助无果,我很快带着来电显示找到当夜值班的公安指导员陈相山等人询问究竟,面对事实却总是胡乱忽悠说:“不知道;你的来电显示肯定搞错了!不然就是什么闲人拿我们公安机关电话跟你开玩笑”,可是这电话机在三道门内,深更半夜闲杂人员根本进不去。结合接二连三的恶性暴恐凶案,在全公司和社会各界密切关注支持下,我于当年4月1日毅然向国家公安部据实投诉并求助,随后得到公安部高度关注并层层批复交办(见公安部来信)。可是,被申请方不仅始终无视上级依法交办和地方党委的限期责令规范履职(2006年9月14日上午,顾中荣代表大丰区新丰镇党委严肃责令被申请方所属新丰派出所朱勤书所长:立即遵照上级指令认真接待本案投诉人,并尽快查明案情如实向投诉当事人见面。朱所长当即向领导满口承诺,后因得不到被申请方的支持,久催未果而不了了之,这位向地方党委坚定承诺的所长早已调离了岗位);且因被申请方用人失察,2011年12月31日我再次冒着数九寒冬的早晨赶到被申请方“人民来访接待室”要求登记安排领导接谈,落实上级交办信访事项,其两位专职在岗人员一面手捧热茶杯品茶驱寒,一面玩着电脑懒洋洋地开口就赶我出门,信口雌黄说什么“现在中央对信访有最新规定:没有三级证明一律不接待!”我问:“我刚从北京回来怎么一点没听说?我真不知道向谁开什么样的证明?”其中一人说:“1、要法院书面证明所反映的问题确属公安部门受理范围;2、要新丰镇证明你是新丰镇的人,因为我们不认识你;3、要新丰派出所证明你反映情况属实并同意你来上访反映。”我问:“如果这些证明齐全了,还有附加条件吗?”其答道:“那就等局长有空听候安排。”当天我急忙赶到新丰镇综治办已是中午11点,电话联系上因事外出的陶银民主任并如实告知上述情况,陶说:从来没听说这样的规定,他随即向被申请方信访室去电询问,肇事者却矢口抵赖其上述胡乱耍弄百姓的劣行。奇怪的是:既然在背后如此狡辩耍赖,为何不理直气壮地一口咬定这是造谣冤枉了“好人”呢?被申请方一个小小的信访官也能如此假造圣旨欺压百姓,仅仅事隔个把多小时又耍赖逃脱责任担当,道德底线何在?这“人民”来访接待室形象何在?
篇幅所限,另有许多离奇内幕情况不便在此多说,与此紧密相关的:同一贪黑疯狂勾结作恶时期的2004年8月6日,在大丰市区光天化日之下发生一起汽车迎面撞杀人命的恶性交通事件,大丰区轻工业局反腐英雄杜和生(军转党员干部)当场毙命,另一伴行者(小单)严重受伤,这个涉嫌谋杀秘密悬疑已石沉大海十多年了。
在我公司被恶意破产关键时期的2004年12月1日夜间,地处大丰闹市区戒备森严的两道大铁门和一道保险门内的江苏大力集团破产清算组,在外部两道紧锁的大铁门完好的情况下,内部的木门和一个柜门却被窃贼撬开,熟练地取出柜内保险柜钥匙打开保险柜,选择性窃走部分破产清算账目和公章等。稍有办案头脑的人不难想象:窃贼偷帐这毫无疑问是特定关系人所为!可是有机接近侦查办案者并以权出谋划策的贪腐代表人物抢先见缝插针,欲盖弥彰大势宣扬说:“这一定是上访的人偷帐去做上访的证据”等等,轻而易举一言将被申请方办案团队引向歧途。很快我们公司的几名维权代表(包括党员干部、退役军人等)被公安办案团队锁定为“重点嫌疑人”,并紧锣密鼓地张网布控、分别分头隔离约谈,城北公安分局的陈军等人专职赶到我退休所在地对我训话盘问,如此小天地不惜人力物力假戏真演,醉翁之意是让牵连内线的犯罪分子逃之夭夭,司马昭之心立刻让公司上下内外一片哗然;参与集体维权的一位党员干部在受到警方的如此突然反常对待后,结合各方信息得知破产经济罪案嫌疑人在高层找到了后台靠山;现在的所谓“盗账”案件,恶意栽赃矛头所向是官场精心安排的恶毒报复陷害戏。这位党员代表针对被申请方毫无依据、毫无道理的“围魏救赵”式逼供,估计我们全体维权人员很快都将有“欲加之罪”身陷囹圄的可能,因此抓住时机向我交心告别说:他已被迫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和准备,甚至连迫害至死的可能都考虑到;他并告知我:为防止虚假办案中非法强行收缴或抢夺全员维权投诉资料证据,他已将证据资料向远方分散转移;同时已向远方的亲密战友发出书面求援委托书告知:不久后如果与我失去联系就一定是受了冤屈冤狱之灾而失去人权,但我肯定是清白无辜的,请立即代为伸冤!他并表示:以党员身份坚决维护人民和国家利益,任何情况下都不会动摇!谁知贪腐以权操纵办案竟是如此悲壮和恐怖!。好在正义者和广大群众的目光不容扭曲;值此紧要关头政府驻公司的破产清算组不忍坐视不管,集体挺身而出,公开据实伸张正义说:“本公司所有维权代表在破产维权中都是理智守法的,从来没有违法乱纪的行为,盗窃账目绝不可能与他们有关!”等等,这才叫停了一场不惜代价愈演愈烈、愈陷愈深的假戏连续剧。
由于此案数额和民愤巨大,影响恶劣,江苏省公安厅曾受上级指派介入查处,终因贪腐内鬼神通广大,以权致使阻力重重,迫使该经济大案走过场不了了之;我公司的破产糊涂账至今一直无法向人民公布,经济漏洞无法填平就将国家新长铁路向全员借资的到期偿还款项等一并扣下,无理拒不按预先承诺还债于民,长久地一再危害公权形象。
行政复议法开门见山:“为了防止和纠正违法的或者不当的具体行政行为,保护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合法权益,保障和监督行政机关依法行使职权,根据宪法,制定本法。”综上正在进行和持续未止的部分反常行政侵权事实,为了依法求得“便民”、“有错必纠,保障法律法规的正确实施”,现针对性对照行政复议法第六条第(一)项:对被申请方“没收财物不服”;第(二)项:“对行政机关作出的限制人身自由或者……等行政强制措施决定不服”(因其在大庭广众之下持枪恶意捏造罪名,暴力将持有良好口碑的无辜老弱残者向其警车内扭押拘禁,后因路人逐渐增多,被申请方害怕留下恶劣影响才被迫收手未遂);第(八)项:“申请行政机关审批登记有关事项,行政机关没有依法办理”(本人依据公安部交办指令,并经江苏省公安厅、盐城市公安局及基层党委指定,长期不断要被申请方迅速秉公立案查处答复,却遭被申请方假造圣旨等多种忽悠;甚至当年在其内部第12期《治安简报》上说“新丰镇上访户某某某写信向公安部上访,我们已对他进行了谈话教育,并将情况汇报了市信访局”等等以混淆视听。究竟一个什么样的“谈话教育”可以推倒公安部交办?一起贪腐、黑社会并将被申请方盲目搅入其中的涉嫌侵吞公有资产的毁帐、报复、谋杀凶案,就这样至今被违规违法束之高阁,无理拒不依法查办);第(九)项:申请行政机关履行保护人身权利、财产权利……(由于本人申请保护人身权利经公安部批转后,正是贪腐黑社会利益链条勾结向破产受害职工猖狂反扑的鼎盛时期,公安部交办件自始至终被少数人顶着不作为,必然滋长了新的迫害又顺势压顶而来);第(十一)项:“认为行政机关的其他具体行政行为侵犯其合法权益的”(本次反腐救国针对的大丰区人大主任、原常务市长吴家祥未经调查和合法程序,竞草率冒以“大丰市人民政府”名义发文支持贪腐团伙拒绝中央政策;继而其团伙跟踪以种种不法手腕恶意唆使法院枉法办案;然后躲避责任,特别十八届四中全会以后继续结帮顶风违纪,非法唆使大丰信访接待中心拒绝安排相关依法信访,形成法院与劳动局贪腐团伙总为自保政绩和面子不负责任地各执己见,没完没了推诿扯皮不休。严重败坏了公权形象,侵害本人合法权益,迫使上访维权与非法截访不断,使个人和社会都为之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奇怪的是:今年3月3日下午,被申请方为防止我依法寻求公平正义,配备录音录像先进设施(执法仪),带领基层政府、司法、信访等部门凑合组成的截访专业团队集体来到我家,七嘴八舌硬要我在他们预先炮制的所谓“承诺书”上签字画押保证不上访维权。这使我不禁回想起亲自遭遇的种种目无国法的行政强制附带哄骗事端:2014年8月26日中午12时,我没有任何违法违规行为依法信访突遭行政乱作为无理剥夺反腐投诉权,刚到盐城市信访局未等到接待时间,就被里应外合秘密招来驻守附近的专业联合截访团队非法限制人身自由,随后窜通底层截访班子急速来人来车,以“回家解决问题”的幌子暴力将我这个年老体弱者推入预先准备的超低温空调车强行关押回程,造成我严重肺气肿急性爆发。而那些骗我“回家解决问题”的截访者及其幕后指使者明知我的健康权受其侵害多日受尽折磨(病卡及抢救治疗图片备查)却不问不理,更没有谁提起“回家解决问题”的虚假承诺;2014年9月25日我突破日夜重重包围封锁,专程赶赴中央第十二巡视组所在地——南京市京西宾馆作反腐救国回报,可是途中连续接到数次来自地方的不明紧急骚扰、骗惑电话,我刚到中央巡视组身边,地方政府一、二把手和综治办主任、信访局主任带队的截访专业突击队抛开本职工作不顾,一起守候南京包围了我,严词制止我依法向中央汇报情况,而指定我只能到附近宾馆向等候在那里的大丰信访局陈局长反映,我说:我知道陈局长推诿不断;这时仇飞镇长连忙用手机拨通大丰张副市长电话并举向我说:“快,张市长与你接谈”;我再三明确告知:“我专程前来据实汇报披露高层腐败违法,不会影响地方政府政绩,详情非与中央人员面谈不可,你们接待我也没有用,不信我的汇报材料在此你们看!”他们眼看在这众目睽睽、人山人海的排队待访方阵之中无法强行暴力下手;再说地方政府和截访留守班子发觉我离家,急忙以压倒一切之势发动全社会各行各业明查暗访追踪寻迹,同时不泛有人就这样被从中央巡视组身边暴力抓回;真不知道某些人如此大胆不惜动用国家大批“维稳”经费,肆无忌惮干扰中央巡视工作究竟为什么?再说,我国历次信访条例或任何法律法规都没有规定或特许公安部门可以为信访部门拒访、懒政、不作为等歪风保驾护航打头阵、或以公安之权代为谋取不切实际的相关画押手迹;国家也没有特许任何地方官员可以一手遮天、任意堵塞百姓维权通道:既不准属地投诉,又不准升级维权或不准与中央巡视组接触;更没有关于在腐败压顶的情况下一律不准反腐救国的禁令或将反腐救国打成反革命的规定……种种诚信缺失和无底线忽悠的往事让我当即严词拒绝了截访团队的无理要求。最后他们只得以权撂下狠话不欢而去。对于今年3月3日缺泛政策依据的片面要求签字同样被我严词拒绝。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法第三、四、九、二十、二十二条(一)、(三)、(五)、(十二)项、第二十三条、二十六条(三)项、二十八条(一)项、三十三、四十二、四十六条等以及联合国《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公约》第30、31、32、140条、《老年人权益保障法》等规定以及中共十八大以来有关依法治国、强势反腐、从严管党、转变作风等一系列治国理政新举措,特提请上级针对上述被申请方的违规违法、盲目附和乱作为实情和贪腐猖獗给人民带来的灾难疾苦,对照新的时代潮流依法从严把关执法队伍建设,严肃规范行政执法行为并及时依法督察问责,特别谨防底层某些权欲膨胀者自恃“天高皇帝远”、奉行“上面你说你的,下面我做我的”或“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以一手遮天,寻机糟蹋输不起的中国反腐大业!同时要求被申请方对上述错误行为彻底认错悔改、赔礼道歉、归还其以强加罪名没收的反腐救国物件;今后切不可继续轻视民智,更不可不加分析地接受贪腐利用而盲目乱作为;甚至以民为敌,损害中央治国部署;理应集中精力依法依规、精益求精力求做好本职工作(例如:交警应管的事没管好,群众意见纷纷:大丰市区自行车道常发现被乱停车、乱摆摊点杂物占用,有的货车还三天两头横路而停,迫使自行车入快车道行走,隐患多多……),科学利用自身优势,积极创新为全面依法治国、建成小康社会发挥正能量,以真正获得人民的信任!
谨  呈
盐城市公安局  盐城市人民检察院  盐城市人民政府  盐城市监察局  江苏省公安厅  江苏省监察局  江苏省人民政府  江苏省人民检察院  国务院法制办  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  司法部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  中共中央政法委  中共中央常委会
具申请人:吕如清
2015年11月2日
附:1、被石沉大海的公安部2003年4月2日52824号转办答复信;
    2、被申请方所属部门深夜来电骚扰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