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5-11-20

安康邹园林涉黑案到底有多少秘密 ——受害人家属告全国媒体书

(2015.11.19 权利运动来稿刊登)
案情简介:
邹园林,出生于1981年,陕西安康市汉滨区人,汉滨区前人大代表,个体工商业主。2013年5月2日,人大代表职务被中止,次日因涉嫌赌博罪被刑拘。同年6月9日,因涉嫌组织领导黑社会罪被依法逮捕。牵扯邹园林涉黑案,安康市警方先后共抓获犯罪嫌疑人78人。2014年4月,该团伙30名嫌疑人被检方提起公诉。其中,邹园林一人罪名达11项,除赌博罪和故意杀人罪外还涉嫌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罪、强迫交易罪等。
2014年9月18日到10月20日,安康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此案。截至2015年11月中旬,该案开庭审理已经超过一年,但仍然没有判决结果。安康市汉滨区前人大代表邹园林案,被称为新中国成立后安康地区涉黑第一大案。
但蹊跷的是,如此大案竟然开庭至今已超过一年,但判决结果没有下文。作为受害人陈默的家属,这一年来我们全家人都生活在一种煎熬的等待中,等待法律能给我们一个公正的说法,等待坏人能得到法律的严惩,等待着判决结果出来后,受害人陈默的尸骨能入土为安。
而更让人感到奇怪的是,在中央三令五申“依法治国”的今天,在“山高皇帝远”的陕西安康,法律的严肃性和神圣感被一些人随意践踏。一起证据确凿、事实清楚的杀人案审理了20多天,拖延了300多天,却至今无法有一个结果,这不能不说是法律的耻辱。这也让我们不由得开始怀疑,法律在安康这片神奇的土地上难道遭遇了见不得光明的暗箱操作?
我们的孩子陈默是在2013年3月2日被邹园林团伙杀害的。2014年9月18日到10月20日,安康市中院开庭审理此案。到今天为止,我们的孩子被杀害已经已经超过两年了,安康市中院的审判也已经超过了一年整。为什么至今法院不敢判决?是不敢判还是不想判?这里面到底有多少见不得人的秘密?
1,邹园林在安康横行暴敛、欺压无辜十多年。当地人都知道他和许多领导干部称兄道弟。因为人大代表的头衔身份,他在当地官场也是如鱼得水。为此我们不得不怀疑邹案是不是受到了行政干预?要不为何久拖不判。
2,在安康,社会上普遍传说认为汉滨区公安局前副局长汪明玉和邹园林私人关系要好。邹园林案发后,该案的侦破最初是由汪明玉直接负责办理。但该汪明显在办案中推诿拖延,有为邹园林开脱之意。在此期间邹园林一直逍遥法外,直到后来案件办理提级由市局直接办理,邹园林及其团伙才落网。在安康,汪明玉和邹园林私交要好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但汪明玉后来“落马”后却竟然和邹园林案无一丝关系。我们希望有关部门能重新调查汪明玉同邹园林之间的利益纠葛。
3,邹园林团伙被打掉之初,据说安康警方本计划高调宣传战果,但后来突然做了低调处理。请问这是为什么?
4,除汪明玉等人外,安康市中级法院安姓副院长和邹园林关系要好也是安康当地公开的说法(据说邹拜安院长的父母为“干爹”、“干妈”)。为此我们不得不怀疑安姓院长在此案中的某些作用。
5,更蹊跷的是,邹园林案开庭之日安姓院长的妻子(公务员、领导干部)竟然也来旁听邹园林案。这如何解释?
6,邹园林案涉案30多人,2014年9月开庭时,30多犯罪嫌疑人大多数均被剃光头、身穿黄色囚衣。唯独邹园林长发依旧,便装依旧。这又该如何解释?难道涉黑团伙头领邹园林真的被特殊照顾?
7,邹园林团伙杀害陈默后,有从犯外逃至今。据说该嫌疑人为安康政协系统某领导的亲属。在今天的中国,许多逃到国外的嫌疑人都被纷纷解押归案。请问这该犯罪嫌疑人为啥逃跑至今却没有丝毫消息。是安康不想抓到他?不愿抓到他?还是真的抓不到他?
8,安康市中院每次给我们家属答复,要么说还在研究中,要么说正在向上级请示。请问安康中院,这样的借口你们还准备拖延多久? 
9,该案当年因为陕西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安东批示才冲破重重婆阻力办结,如今安东书记退休了,难道你们就可以束之高阁、置之不理?
 10,最后想问一句安康市司法机关的领导们,如果你们的孩子被邹园林团伙杀害,如果你们的亲人或兄弟姐妹当年都邹园林团伙凌辱伤害,你们还会这样千方百计找办法、找借口拖延邹园林案的审理判决结果吗?
在中国,一起刑事案件竟然拖延了一年而久久没有判决结果,这样的千古奇案也只有发生在安康。你们对疑点重重的邹园林案多拖延一天,中国的法律将多一天的耻辱。



受害人陈默家属:  杨小珍 陈思刚
          陈思春 徐新录

2015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