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5-11-21

花夫人:只要自由在远方,我就一直在路上

看见资讯:谢文飞,王默的开庭(2015) 穗中法刑一初字第191号,本院受理公诉被告人谢丰夏、王默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一案定于22015年11月19日至2015年11月20日在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第十四法庭开庭审理,当日开庭时间为上午9时00分。

好久没有在网络看见他俩的资讯了,以为自己早忘记了他们。事实上,昨夜我彻夜难眠!

我和网友鲜有互动,更少线下晤谈。甚至偶尔别人QQ,微信,微博,博客私信我,我都疏于回复。纯属个性使然,我喜欢沉浸自己的事情中自娱自乐,再说,也无暇一一应答。

但,我清晰地记得,有一天夜里,还是13年,我的几个QQ主号还没有被全面封杀。那天深夜,我正忙图说,文飞突然QQ飞来一条信息,说他刚写了一首诗,与我分享。

诗写得真好,激情澎湃又缠绵婉转,我居然一口气读完十几行,想来图说,他又忙不颠颠地说,不要不要,仅仅是在火车上,深夜睡不着,看窗外的景色,一时兴起,感叹国事家愁……之前,我为采集图说素材,网络搜索过他们广州南方街头的故事,那夜读那样的诗句,怎么也想象不到,文飞这个光头硬汉,独处一人柔情涕泪之际,竟也如此凄惨悲切!我不知如何安慰,只能遥对屏幕,默然无语……那一夜,我知他是在奔往围观现场的路上……

这之后,又一次,是14年,我主动QQ找他,询问“Y被网络质疑是五毛卧底”的事情,当时网络热议纷纷,我的腾讯微薄也被双方留言评论卷入是非,我企图化解,多方劝说,效果不大,很心痛无助。我就想起问问文飞,Y真的可疑吗?文飞短促坚定地回复我,Y我见过面,没有问题,他就是这拽个性,跟他说过多次,总不改!随他。
我就信了文飞。

记忆中,我就跟文飞就有过这两次交集,之前之后在网络遇见,最多彼此打个招呼,道声祝福。

可是,我总直觉,文飞是值得我信赖的人,只要我有危险,他一定会挺身而出!对,不止是他,他们都会,他们都是真男人!铮铮铁骨化作绕指温柔,网络的一声问候已让我心安,何况他们在“冲锋陷阵”无怨无悔!

他们有的在天堂,有的在监狱,有的在路上……

女人们,不用怕,前进的路上,有男人在撑腰!男人们,别退缩,身后是你的妻儿老小!

只要自由在远方,我就一直在路上……注视着你们!见证着你们!并为你们而骄傲!

20151119中午

【谢文飞:就是杀遍天下所有的公鸡,天,还是会亮的 !】 庭审中,谢文飞要求公诉人明确起诉书中“攻击我党”的“我党”是哪个党, 法庭对该问题作出回避不予回答。谢向法庭指出他所受指控完全是政治迫害! 坚持自己无罪。文飞在法庭郑告黑暗中的弄权者:就是杀遍天下所有的公鸡,天,还是要亮的 ! (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