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5-11-20

廖祖笙:党被劫持的默许腐败与不许腐败

(2015.11.19 权利运动来稿刊登)
从“维稳”经费高于国防开支之日起,这个党其实就已遭到了刀把子的公然绑票。刀把子不容还价:要想让俺做点什么,你首先就要填得满俺日益膨胀的胃口。党劫持国家和人民,刀把子则反过来劫持党,可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靠暴力维系的分赃政治,似乎也只能进行这样的利益分配。

反腐迄今进行的是浅层演绎。党在说不许腐败的同时,一如既往,默许刀把子群体性腐败,党俨然已是精神分裂。要论掏空国库,哪个行当都不及刀把子来得凶猛。各行各业即便聚集在一块削尖了脑袋贪腐,从国库里所扒出的国资,也无法高于国防开支。腐败的重灾区不在别处,在刀把子。

周永康只是头死老虎。刀把子里揪出了几个在任的小老虎,动的也仅只是政变集团的皮毛。刀把子拿到了高于国防开支的“维稳”经费,并没有给党长脸,而是凶狂打脸,全线上下照旧像周永康在位时一样,弄得到处鸡飞狗跳。党也只能是熟视无睹,对于刀把子,党得投鼠忌器,硬不起来。

年年几千亿元的“维稳”经费去向何方,对举国上下从来就没有一个交代,也根本无法交代。各地的“维稳”者们,在群体性腐败中忘乎其形,为了能在这块大蛋糕上啃下更大的份额,能用的招数差不多都给用尽了。只要能够立项,弄到更多的“维稳”经费,就没有什么事情是不可以做的。

反对者常成了腐败分子的扒分工具。为打压异议不惜虐杀无辜的孩子,这够令人发指了吧?可在利益的驱动下,怕的什么令人发指?怎么可以息事宁人?我在多年前就得知,“不怕他写文章,就怕他不写文章。”而且不时予以刺激。我窗外新增的那个摄像头,说白了也就是刺激方式的一种。

在赤党默许的群体性腐败面前,在高于国防开支的“维稳”经费面前,有多少受害者长期在被刀把子给经营着,在目前谁也说不出一个具体的数字来。为什么人权状况日渐糟糕?为什么法治总是处在虚无状态?为什么公安总是沦为公害?答案简单:因为党已被劫持,党只能默许群体性腐败。

默许腐败与不许腐败,党的精神分裂决定了反腐的选择性极强。刀把子能腐败,别行业不许腐败,各行各业嘴上不说,心里也会有想法。贪官虽抓了不少,可往深层想想,有时甚至会多少有些同情贪官污吏:这年头,有人杀人、抢人都没事,有人贪了些公款就进去了。法与非法的边界何在?

倘若真有新闻自由、言论自由和监督自由,倘若真正存在一个完善、独立的司法体系,也就肯定会存在有效的权力制衡,身在公门者也势必会是不想贪,不敢贪,又何至于到处呈现“塌方式腐败”?要想建立真正长效的反腐机制,就首先要有必要的硬件存在,就必须从完善基础设施上做起。

不能让公平正义得到彰显、不能解民倒悬、不能让党本身更有尊严的反腐,说到底是无效反腐,既无助于党形象的改善,也无助于国家的平稳过渡。党受制于刀把子,刀把子从党手里拿了巨额“维稳”经费,不促进云淡风轻,反而在给革命加温。拿刀把子没辙的反腐,前景如何,不难想象。


写于2015年11月18日(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刘云山担任中宣部部长期间、周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第3412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1713天!廖祖笙被迫颠沛流离期间,风烛残年的母亲和岳母蹊跷被摔至大腿骨折、股骨碎裂……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不时操弄“不作恶”的谷歌,能任意操弄无脊梁的百度……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寡廉鲜耻的无良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