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5-11-14

廖祖笙:警渣横行的朝代

(2015.11.14 权利运动来稿刊登)警渣日复一日的横行无忌,使得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那道防线,一派荒凉处在失守状态。虽然头号警渣周永康已被打入了秦城监狱,但其徒子徒孙还在肆无忌惮地危害着苦难的国人。许多已无三魂七魄的警渣,穿的是警察的制服,干的是匪类的勾当,非但没能成为公安,相反已成其为公害。

山东宁津访民姜怀俭在“首善之都”上访时,遭到属地政府官员以及特警的公然绑架,姜怀俭指出其行为的非法,并问其是否有相关的执法手续,一个特警猛地扇了姜怀俭一耳光,说:“这就是手续!”打得该访民顿时嘴里冒血。你看看,对警渣而言,“执法”就这么简单,打人就是手续。

警渣对楚楚可怜的冤民所犯下的罪行,可谓罄竹难书。开封访民宋巧枝在京上访时,被警渣当众扒得一丝不挂,押回家乡后,又被公害给拘留了十天;伊春访民陈庆霞则因类似的恶性截访,孩子不知所踪,她本人也被拘留、被打伤、被劳教、被关社区黑监狱、被长期关押在废弃的太平间……

在广东省公安厅上访时,我多次遇见一位死里逃生的女访民。她说有天晚上截访的警渣在车里暴打她,掐晕她后,以为她死了,于是将她拉到垃圾场“抛尸”,顺带拿走了她的钱包。我夫妇俩赴京上访期间,同样遭受过多次绑架,所幸参与绑架的警察,记得自己“只是在给共产党打份工”。

……

警渣的横行不法,并不止于恶性截访。世人有目共睹,不可胜言的警渣在这样的一个乱世,都干了些什么。在和杀人犯同穿一条连裆裤,在大量制造冤案、假案,在一次次参与抢尸,在穷凶极恶地迫害良善,在巨额“维稳”经费的驱动下,想方设法经营着受害者,在强拆的现场大打出手……

曾经的公安头目和中央政法委书记,不仅是桀贪骜诈的腐败分子,而且是作恶多端、祸国殃民的人渣和警渣,上梁不正下梁歪,警界在此魔头的长期毒化下,不记得了警魂所在,浮蛆满坛,公安成了公害,警察沦为警渣,自是可想而知。国人挣扎在一个怎样的朝代?挣扎在警渣横行的朝代。

警渣横行的朝代,罪与非罪、法与非法、义与非义等等,也就再没有什么明确的分水岭可言,也就有了“过去的土匪在深山,现在的土匪在公安”之说,也就有了耳光就是“执法”手续的出言无状……国人苟活在这样的朝代,不免觉得伸手不见五指,也常常无法分清这到底是人间还是地狱。

警渣横行的朝代,不仅昭告着维护社会公平正义防线的失守,也折射着黑暗王朝的已然失控。这是大风大浪将起的前奏。这一社会形态的真实存在,宛若一柄双刃剑,伤害的不只是社会肌体,同时凶狂伤害的也是整个执政体系。它会全面作用于社会意识,让人们对茫茫夜色心生鄙弃并憎恨。

警渣横行,臃肿无比的执法架构,时至今天也还是腐败得就连杀人的事、抢人的事都没人管,“执政”的悲哀,莫过于此;“执法”的悲哀,莫过于此;“反腐”的悲哀,莫过于此……解决不了警渣横行的问题,即无所谓警魂的皈依,就难有社会祥和,所谓的“依法治国”就更是无从谈起。


写于2015年11月13日(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刘云山担任中宣部部长期间、周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第3407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1708天!廖祖笙被迫颠沛流离期间,风烛残年的母亲和岳母蹊跷被摔至大腿骨折、股骨碎裂……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不时操弄“不作恶”的谷歌,能任意操弄无脊梁的百度……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寡廉鲜耻的无良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