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5-11-19

文东海律师对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分局提出行政起诉

行政起诉状(信息公开)


原告:文东海,男,汉族,系第三人王宇辩护律师,通讯地址:长沙市芙蓉中路二段111号华菱大厦十五楼D座湖南湘和律师事务所。

被告: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分局(以下简称河西分局),住所天津市河西区黄埔南路5号。

法定代表人:赵年伏 局长

被告:天津市河西区政府(以下简称河西政府),住所天津市河西区绍兴道4号。

法定代表人:苑广睿 区长

第三人:王宇,女,汉族,现因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被申请人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分局指定监视居住。


诉讼请求

1、判令撤销被告河西政府津西政行复决字【2015】第41号行政复议决定书。

2、判令确认被告河西分局《政府信息公开答复书》违法,责令其纠正该违法行为,依法公开其应当公开的政府信息。


事实和理由

    被告河西分局在办理第三人王宇被指控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一案中,原告作为第三人的辩护律师和另一位辩护律师李昱函曾多次要求会见,要求了解王宇案相关情况,同时对第三人所涉犯罪及被羁押的必要性提出了质疑,但被告河西分局均答复不能透露、不能会见。

    2015年8月12日,天津塘沽地区发生了举世震惊的大爆炸事件,原告因担心第三人王宇的安全,于2015年8月16日向被告河西分局邮寄提交了信息公开申请。2015年9月7日,原告收到被告河西分局的《政府信息公开答复书》,该文对原告提出要求公开的信息通篇以不存在、不属于搪塞拒绝公开,但并没有说明不存在、不属于的理由和依据,且该回复明显违背常识,该局既然承认是第三人王宇的侦查办案机关,王宇的人身安全及相关信息则不可能不存在,除非该局不是王宇的侦查办案机关,但即使如此,该局也应该回复不掌握、不了解、不知情,而不应该是不存在。

    2015年9月15日,原告不服被告河西分局的《政府信息公开答复书》依法向被告河西政府提起行政复议,要求被告河西政府依法纠正被告河西分局的违法行为,并公开其依法应当公开的信息。被告河西政府于2015年11月12日作出津西政行复决字【2015】第41号行政复议决定书,以第三人王宇已经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为由,认为原告所要求公开的信息是被告河西分局履行刑事司法职能期间所制作、获取的信息,因而不属于政府信息公开的范围,并据此驳回原告的行政复议申请。原告于11月13日收到该决定文书。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可知:刑事司法行为必须是刑事诉讼法明确授权的行为,公安机关在侦查阶段的行为如果是属于刑事诉讼法没有明确授权的行为,则应当是行政行为。《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审判庭关于如何界定公安机关的行为是刑事侦查行为还是具体行政行为请示的答复意见》:一、在起诉受理阶段,受诉法院在公安机关被诉行为性质尚不能确定的情况下,作为行政案件受理并无不当;二、在一审期间,公安机关不举证或所举的证据不能证明其实施的行为系刑事诉讼法明确授权的行为,法院不宜认定其是刑事司法行为;三、对于被告在一审期间不举证而在二审期间向法庭提供了证据,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 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十一条的规定,不能作为二审法院撤销或者变更一审裁判的根据。最高法院的以上答复意见至少有以下几点是明确的:1、起诉受理阶段并不涉及对公安机关行为是否是刑事司法行为的实体判断;2、对于是否是刑事司法行为,并不是以是否采取刑事强制措施来界定的,而是应当有刑事诉讼法的明确授权,即使在刑事案件侦查阶段,如果公安机关实施了没有刑事诉讼法明确授权的行为,该行为也不是刑事司法行为,而可能是行政行为;3、对于是否属于刑事司法行为,侦查办案部门有举证证明的义务和责任,这个责任不能够转嫁到受害人身上,如果公安机关不及时履行证明义务,则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

    原告认为,被告河西分局作为第三人王宇的侦查办案机关,必定掌握第三人王宇被羁押地点,及是否在大爆炸事件中受到影响,也必定知道王宇是否安全,及该局是否采取了必要的保护措施和预警措施,但该局统统以不存在、不属于作答,明显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九条第(一)项:涉及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切身利益的政府信息应当主动公开及第十条第(十)项:突发公共事件的应急预案、预警信息及应对情况应当重点公开之规定。严重侵犯了申请人作为第三人的辩护人的知情权,其实质是对申请人作为律师的辩护权的严重践踏,依法应予纠正。

    另一方面,原告申请公开的信息是属于被告河西分局在处置紧急事态中所制作和获取的信息,并不属于刑事诉讼法明确授权的行为,因为,无论第三人王宇涉嫌何种犯罪,她都有权利在紧急状态下获得被告河西分局保护其人身安全的权利,而被告河西分局为保护王宇人身安全所采取的措施实质是河西分局在紧急状态下所采取的一种行政管理措施,原告要求被告河西分局公开其所采取的管理措施及相关信息完全属于政府信息公开的范围。

    即使是被告河西政府在其复议决定书中也承认,被告河西分局具有刑事司法机关和行政机关的双重职能,被告河西分局完全有可能在刑事司法过程中采取一定的行政管理措施以保证这种刑事司法活动的正常进行,但不能够想当然地认为其所采取的这种行政管理措施便是刑事司法活动本身,根据刑事诉讼法的授权,被告河西分局在侦查阶段的刑事司法职能便是侦查权利,但原告要求公开的信息显然和被告河西分局的侦查职能无关。

    综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二条第(十二)项及第二款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九条和第十条之规定,原告依法提起行政诉讼,请求你院依法查明事实,公正裁判!

   
    此致
天津市河西区法院




附以下证据:

1、《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书》复印件

2、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分局的《政府信息公开答复书》复印件

3、《行政复议申请书》复印件

4、天津市河西区政府津西政行复决字【2015】第41号行政复议决定书

5、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分局《不准予会见犯罪嫌疑人决定书》复印件两份






                     原告:文东海              
                    2015年11月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