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5-11-23

廖祖笙:胡耀邦没有做过两件事

(2015.11.23 权利运动来稿刊登)

纪念胡耀邦,不能光是停留在语言上,而该践行在行动中。胡耀邦之所以能成为党国政界打动人心的一个具象符号,首先是因为他有着君子之风,有所为有所不为。在罪恶的体制下,各有各的无奈。胡耀邦生前或也有过不得已而为之,可单凭他没有做过的两件事,就足以让国人缅怀到永远。

胡耀邦生前,没有对举国的冤声载道充耳不闻,视若无睹,更没有像行尸走肉一般,任由冤民在冬天冻死在首都的小巷里。胡耀邦在任时平反了大量的冤假错案,“出力最大,最有胆识,态度最坚决,断案最公正”。他告诫:“在今天这样的形势下,再不能通过我们的手去制造冤假错案!”

胡耀邦生前,没有把自己摆放到文人墨客的对立面,没有总想着整作家、整记者、整艺术家……更没有大兴文字狱,或是在虐杀了某个作家的独子之后,一边对该作家实行饿杀,一边还变态得在其家旁安装监控摄像头……胡耀邦曾保证过再也不会有文字狱,在生前对文人墨客始终奉若上宾。

就凭胡耀邦生前没有做过的这两件事,他在国人的心田,就已灌注了永不枯竭的脉脉温情。对衔冤负屈者而言,胡耀邦是乱世中的救星,是新一代的包公,是真正体察民情的父母官;在文人墨客而言,胡耀邦是一个开明的政治家,是知识分子可亲可敬的兄长,是社会良心能遮风挡雨的大树。

那些被当局随后当作犹太人一般对待的冤民,一样是父母所生;那些至今还在和杀人犯、抢劫犯同囚的政治犯与良心犯,家里一样也有老小;那些在海外被迫艰难流亡到今天的华人,记忆深处也同样会有故乡幽深的小巷……换在胡耀邦在位时,黄种人的内心,可以免去多少难于愈合的创伤?

高规格在语言上、在形式上纪念胡耀邦是容易的。在行动中、在现实里沿着胡耀邦走过的足迹,确实走出更加贴近人心的路子,也并非就难乎其难。胡耀邦能够让人缅怀的一面,说白了主要闪烁的是人性的光辉。人类本该有所为有所不为。张扬人性的一面,抑制兽性的一面,这何难之有呢?

中国史上不乏束杖理民、敬天爱民的典范,比如文帝,比如景帝,比如宋璟,比如刘禅……胡耀邦也能算是这类典范之一。胡耀邦是史上最坏体制的一个异数,不仅有君子之风,而且稍显古风。古人推崇人过留名,雁过留声;今人膜拜不择手段,活在当下。所以这类典范,于今系凤毛麟角。

权力可造福于人类,也能祸害于苍生。权力能让一个人得到永生,权力也能让一个人走向疯狂。向善是为官一场,向恶是为官一场,临了都同样带不走一片云彩。而善恶的有别,决定了为官者在生前死后的迥然不同。譬若胡耀邦,迄今仍被缅怀纪念;譬若周永康,落得生不如死,遗臭万年。


写于2015年11月23日(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刘云山担任中宣部部长期间、周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第3417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1718天!廖祖笙被迫颠沛流离期间,风烛残年的母亲和岳母蹊跷被摔至大腿骨折、股骨碎裂……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不时操弄“不作恶”的谷歌,能任意操弄无脊梁的百度……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寡廉鲜耻的无良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