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5-12-03

12月3日凌晨4时环保NGO人士“心的方向”和“莲子清心”被宁德警方以“涉嫌卖淫嫖娼”被扣留讯问至今联系不上


原点记录小组:“心的方向”和“莲子清心”都是我的同事,今天早上凌晨4点多,他们被宁德警方以“涉嫌卖淫嫖娼”被扣留讯问,至今联系不上。这理由太荒唐,这行为太无耻。以至于我久久凝噎,中午匆匆扒了几口饺子,心里对胡建美好的印象渐渐消退。但想起暗恋过的一个姑娘也是福建人,好歹挽回了些得分。

10:56,我跟同事电话联系蕉城公安,对方给了蕉城刑侦的电话,打过去,是个小伙子,懒洋洋地:因涉嫌卖淫嫖娼,正在核实调查。

之后我们再呼吁记者、律师跟进,也许是打的多了,对方学乖了,再也不肯吐露半点,张口就扯谎“布吉岛”。事情到这儿,不管接下来事情如何走向,我都有必要撰文说说,心中块垒,不吐不快。

第一,他们真的有“涉嫌卖淫嫖娼”的动机么?
我在朋友圈转发相关信息,有朋友在下面评论,“真的么?他们是无辜的么?”问的很萌很天真。我又是久久无言,不知道如何作答。有时候知道的太多,未必是件幸福的事情。就好像我。

他俩都是我的同事,用“同事”这个词儿其实有点侮辱我们的关系。我们这个小小的环保NGO组织,都来自祖国大江南北:安徽宁国人的发起人,我给江西赣州带盐,“心的方向”是南通北上,“莲子清心”保定人在天津,另外还有广东湛江的姑娘,甘肃张家界的小伙。

异地,是一种痛。所以我们虽然搬了三次家,都习惯群居,楼下办公,楼上部分员工住宿。不是一家人,甚似一家人。

“心的方向”是江苏南通人,早年创办南通义工联合会,主要做助学。2012年开始转型关注环保,其实他本职是经营艺术工作的,他不仅能画,而且擅长装裱字画,在创办南通义工联合会之前在上海开艺术画廊的(难以想象吧)。今年年后在北京做过一段时间字画装裱,我问一个月工资多少,他说不多,8000左右吧。

我记得,我当时愤愤不平。丫的,你在我们环保机构那段时间也就3500一个月,你早该去过8000一个月的生活嘛。结果消停了两个月,后来辞!职!了!五月之后继续做环保ngo,工资肯定是没那么高了。记得有次通电话,他说:“我还是喜欢折腾,做污染调查”。

说这些个人背景看似唠唠叨叨是废话,但实际是回应网络上五毛的某些恶心言论:“心的方向”是借着搞环保要诈骗之类的。

脑子不正常的人,才会舍弃8000的工资,去做3500的环保NGO,而且要顶着被打,被卖淫嫖娼的罪名?

至于五毛遐想,他们俩住一个房间,肯定是嫖娼!卧槽!
这跟扶老人过马路的逻辑是一样的。不是你撞的,你干嘛扶?感觉裤裆里掉黄泥,不是屎,也是屎了。

我因为不在现场,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一个房间,但即使是一个房间,也是有关部门之前太下作!更何况,这种言论,不仅侮辱他俩,更是侮辱我。因为我感觉自己和女同事同住一个屋子,随时有被嫖娼的风险。

“心的方向”之前举报宁德污染多次,在宁德被人派车追逐过;在宁德居住被人驱赶,说是不让租住。种种事迹,不由得让人发出联想:“心的方向”在宁德是个敏感人物。这次和“莲子清心”住一起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呸!

另外还有个羞于启齿的原因,省房费!别笑。我们曾经就开会讨论过,外出调研,经费有限。如果男女一起,又并不十分介意,那就开一个房间好了。都是新时代的好儿女了,又单身,没什么避嫌的。

谁知,这也是个坑。再呸!

第二,环保从业人员要小心,一些敏感环境污染事件该如何推动

“心的方向”转型环保之后,联合CCTV、新京报等很多媒体曝光了大量环保问题,做了一些实事儿,当然也就必然得罪了一些人,像一句老话:“砸人饭碗,胜似杀人全家”。



“心的方向”和“莲子清心”这次去宁德,要砸掉一些人的饭碗,所以引起一起人惶恐,所以他们愤怒了,彷徨了,要赶在志愿者采取行动之前把星星之火扑灭。

愤怒之余我们自己要真的开始想想,这种事情以后该怎么防范?国家公器为什么滥用,要整你分分钟给你按上“涉嫌xxx”,这次是嫖娼卖淫,下次是赌博,索贿,诈骗,高利贷,妨碍社会公众秩序。三呸!

召集:和我一起去胡贱宁德开房可好?
此事,必定不能善罢甘休了。
此事,也没必要遮遮掩掩了。
我们就要开房。
我们就要去胡贱宁德开房。
男人,女人,矮的,胖的,瘦的,高的。尽快来开房,尽早去开房。在如今这个时代,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无耻的怕疯的,疯的怕傻的。胡贱宁德既已如此,谁能治之?

(完)
赠送开房热线:宁德蕉城刑侦:0593-71956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