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5-12-21

李和平妻子: 如果警察来找你 ——709事件对我的启蒙 之七


妹妹打电话,有警察打电话问她是否转发了我的微博微信,问她是否去了我回河南住过的宾馆?妹妹觉得莫名奇妙,因为警察说她转发我的微信微博是犯法的。妹妹更奇怪了,问犯的是哪条法律?警察就顾左右而言他了。
     今天分享的就是:如果警察来找你了,怎么办?
首先,确认身份。请他亮出工作证,而且你一定要记下他的姓名和警号。一个人着便衣,打电话给你或上门找你,当然他要自证身份才行。建议 条件允许 时看警察证件不仅记录姓名 警号,最好边记边念出来,现场我方人多可考虑拍照固定信息(公务行为必须接受监督,不存在隐私保护问题)。除了看证儿还可要求他们提供法律依据,一般情况下它们应该派两名正式警察出面,协警无执法权的。
    确认了警察的身份后,当警察问你话的时候,无论什么,你都有权拒绝回答。
    警察会有四个情况找你。
    一个就是,秘密警察或普通警察要找你聊聊。这个秘密警察实在是个不好的词儿,在纳粹德国有,在“万恶”的旧社会有,呵呵,真的让人很难过,在我们国家也有。如果你觉得无奈,害怕,不得不去聊,你也就是放弃了自己的权利。因为,依法你可以拒绝。为什么你让我聊我就得聊?所以,如果不拒绝他们,咱可以学学律师们。律师们会找他们要律师费。大律师们一小时3000块钱的咨询费,朋友可以不要,但警察们可不是朋友。你我不是律师,如果找上你时你不拒绝跟他们聊,就要误工费好了。一小时300,这个得先说好,先结账,最好录个音。这是第一种情况。他们这种聊聊,基本是威胁“利”诱,没什么营养的。我建议不给机会。真要给机会要等价,大律师们还值得一试,你我误工费收的太少,不要也罢。当然这是我个人的建议,具体情况请自行决断。
    当你拒绝聊时,对方反复纠缠非要聊,你可以说:“要谈可以,请带文书来。”这个时候对方会反复几次几天,非要谈,你也可以坚持有文书才谈。如果对方利用人数优势,体能优势强迫你跟他们走,却没有文书,那我恭喜你,他们被动了。你可以拒绝回答他们任何问题。出来就做一件事,申请行政复议。复议之后提起行政诉讼(成本不超过50元钱)。恭喜,下次,秘密警察想跟你聊,会想想成本这么高,会三思而后行的。这是无数人的经验得出的结论。
    第二种情况,对方带文书来了,是行政传唤通知书。别怕,是行政而不是刑事。你可以接过文书,签字,拍照,发到网上。你可以跟他们走,这个一般不会超过12小时,需要会延长到24小时。回来后立即申请行政复议,复议结果一般是不支持你,支持警方,没关系,接着提起行政诉讼(又一次民告官,成本50元钱)。恭喜,下次秘密警察来找你前会三思。
    第三种情况,当你接到行政传唤通知书时,你还是可以拒绝跟警方走,警方会再出一个刑事传唤通知书。或者在你第一种情况下拒绝了之后,警方会带着刑事传唤通知书过来。刑事传唤是带有强制性的,你不走不行。若对象是女性朋友,是要有女警在场才合法。没办法,你只能跟他们走了,做好24小时出不来,无法睡觉,或者被酷刑的思想准备。这个时候,你对法律上自己权利的了解就至关重要了。首先,被讯问时,在专门的讯问室,这个询问室就有三种名目,这个下次再说。出来后,恭喜你,你可以申请政府信息公开,申请公开警察的信息。你可以行使宪法确认并保障的公民的控告权。控告对你刑事传唤的违法之处,荒谬之处。千万别觉得官官相护,没有用。有用得很,如果真的官官相护,那西来哥和康师傅怎么就在里面了?别老说平民是弱势群体,我们不弱势,只是不行使自己的合法权利,将自己的权利拱手相让。就像听到强盗的恶名,还没上门呢,就先打算缴械投降。你不是痛恨南京大屠杀时老百姓没拿起菜刀拼吗?你现在又在被屠戮,不用拿菜刀,把中国法律赋予你的权利行使出来,不去考虑结果,而是专注过程,你不会后悔的。你会发现结果超出想象。你会发现你以前过的那么没尊严,不是别人不尊重你,而是你自己将尊严拱手相让。
    第四种情况,是警方找你为某案子作证。你可以拒绝。你也可以答应。
以上就是当警察来敲门时,你可以有的应对。很颠覆吧?因为中国自古以来民怕官。警察找上门都会觉得有压力。其实,这个需要我们改变。因为公检法系统长期在一个心理优势里面,我曾听很多律师讲,他们在法庭上打断检方发言时,被检方指着鼻子命令住嘴。律师们拿出法条,表明自己是依法行使权利,检方讪讪而退,因为他们在优势里习惯了,竟然都不知道还有这个法条。
所以,别说老百姓弱势,别说警方恶劣,先说我们打算改变自己为奴的心态,打算改变没有尊严的互动的现状吗?我们如果从根本上改变,就会发现,不是一味的屈膝才得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