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5-12-12

王英强:拒纠违法办案、依法治国在陕是空谈

(2015.12.12 权利运动来稿刊登)由于我儿子王小刚2007年2月因工作被工作单位西北电力建设第三工程公司(简称火电三公司)同事程文才恶意放狗咬伤,事后干部张小兵等人又雇凶打人,导致我儿王小刚严重精神病。
我全家逐级上访到各级相关政府部门。以陕西省公安厅为首的各级政府部门至今仍坚持违法办案不纠正,还组建了咸阳市渭城区信访局、咸阳市公安局、咸阳市渭城区公安分局、咸阳市渭城区化工派出所、咸阳市渭城区渭城街道办、火电四公司社区等多家基层政府在职官员,对我全家实行长年暴力维稳和非法24小时监控及多次上报虚假黑材料、私造伪证等。已导致我全家四口人一死二残的后果。陕西省公安厅信访主任夏琛明曾对我说:“狗把你儿子咬了,你找狗去,找我们做什么。”
2015年11月9日上午,我再次到陕西省公安厅上访喊冤,信访主任夏琛明为了捂住违法办案黑盖子,指使手下得力打手梁保安提着水桶拿着拖把来到我跟前,将我写在地上的冤情概况强行拖掉,并将围观群众强行驱散,然后对我说:“领导命令我以后专门负责对付你,只要你再敢来公安厅上访,来一次我收拾你一次。”随后,梁保安拿出手机非法给我照相和录像。有过路群众看不惯,也拿出手机给梁保安照相并指责他不应当这样欺负上访的老百姓。梁保安见状,十分嚣张的逐一威胁给他照相的群众,并强行将群众手机上存的照片一一删除,并声称:“敢不删除,我就汇报领导让拘留你们。”
从上午9点多开始一直到下午5点左右,我反复在地上写了十几次冤情,梁保安提着水桶来拖了十几次,每次都很嚣张、卖力。
2015年11月10日上午,我再次来到陕西省公安厅上访喊冤,梁保安全天故伎重演,态度十分嚣张,并声称:有夏主任给他撑腰,让我放老实点。
到了中午12点左右,陕西省公安厅信访处王警官出来了,装出一副假关心的模样,声称要请我吃饭,让我跟他们走。为了搞清他们想玩什么花招,我就跟着他们一起走,刚走到公安厅大门口西边花园附近,王警官和梁保安立马就变了脸色,他们打电话叫来了辖区咸阳市渭城区化工派出所的截访警官和警车,让把我强行拉回家去,我不同意,向过往群众哭诉冤情及夏琛明违法办案内幕。王警官等人立即开始慌张的驱赶围观群众,梁保安自言自语道:“这样下去可咋办?万一捂不住,把夏主任依法查处了可咋办?”最终,我被化工派出所的民警强行截访回家。
2015年12月3日,我再次去陕西省公安厅上访,没有人接待我,打手梁保安企图将我强行从信访室驱赶走。我告诉他:“我今天来上访,你们不接待,程序上不怪我,你再敢驱赶和威胁我,我就到门外去喊冤,让大家评评理。”梁保安见状,只好叫来信访王警官勉强接待我,王警官告诉我:“你家的案子公安厅已经上报到省信联办了,同时省信联办下了一份批文给西北电建三公司,另外一份批文交给了咸阳市信联办,咸阳市可能很快会有人找你沟通解决。以后你不要再来陕西省公安厅上访了,要找就找西北电建三公司和咸阳市信联办。”
我问王警官:“省信联办不是执法部门,何谈依法纠正违法办案?省信联办给西北电建三公司下的批文上是如何批示的?”王警官拒不回答。
2015年12月8日上午,我再次来到陕西省公安厅上访,历经阻挠,终于得见信访处王警官,他对我说:“夏主任说了,你以后上访就直接去找西北电建三公司,不要再来陕西省公安厅上访了,如果你再来陕西省公安厅,就直接找夏主任接待,我只是个传话的,纠正违法办案我做不了主。”
2015年12月10日上午,我到西北电建三公司询问省信联办下文批示一事,西北电建三公司的负责人并不承认有接到省信联办批文一事,我再次向他们讨要我儿子王小刚历年来的工资和应得收入,他们依然拒绝补发,并假惺惺的向我诉苦说:最近公司一直接不到活,几千工人的工资都好几个月发不下来了,马上面临破产了等等。
据我近期私下了解,西北电建三公司正在施工的国际和国内工程并不少,在职工人甚至还常常加班干活,甚至还有工人累倒在工地上。工人们的工资最近的确是常常被无故拖欠,可是领导们各项明账暗账的福利却是有增无减。
西北电建三公司是中国建筑500强企业,为啥接了这么多国际工程和国内工程却无钱给几千工人发放工资,领导们却个个脑满肠肥?案发至今,西北电建三公司的领导们也曾不止一次的对我说,三公司在职工人中象我儿子王小刚这样的精神病至少有七八个,并且都是因工作得的精神病,如果给我家处理了,其它那七八个精神病工人再闹事咋办?
尊敬的习近平主席、王岐山书记、李克强总理,您们好!2015年8月3日,陕西省公安厅信访主任夏琛明曾严肃向我承诺:一、先解决好我儿子王小刚的所有问题,保证叫我满意。二、协商有关一死 二残的后果如何处理。还叫我写了诉求并签字,要求我耐心等待。我耐心等待几个月的结果却是将皮球踢到了省信联办的脚下。
陕西省公安厅现任厅长杜航伟也兼职陕西省副省长,主管政法和省信访局等工作。陕西省信访局和不对外办公的省信联办是两个招牌一套人马,均归杜厅长主管。夏琛明也曾多次要求我去找省政法委处理违法办案,我拒绝。
国家公安部和陕西省人大曾多次督办叫陕西省公安厅尽快纠正违法办案,公安厅拒不听话,并扬言:国家公安部只是他们的业务上级部门,没有权力对他们如何办案指手划脚。至于陕西省人大,他们更是不放在眼里。我不理解:国家公安部和陕西省人大同样也是共产党领导下的政府职能部门,为啥就管不了陕西省公安厅?而一个没有依法办案权力的省信联办及臭名远扬的政法委却深得陕西公安厅的拥护?
依法治国应当始于全面纠正违法办案及平反各类冤假错案,违法办案不纠,何谈依法治国,党内害群之马不尽快依法严惩,民心将越失越多。
请求习近平主席、王岐山书记、李克强总理尽快派中央中纪委成立调查组,深入彻查西北电建三公司企业领导腐败黑幕,救救二千多名职工和我儿子王小刚。同时也好好深入查查陕西省公安厅前副厅长雷鸣放和现任信访主任夏琛明,看看他们到底亲手制造了多少冤假错案,手里有多少条人命?陕西冤民们将不胜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