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5-12-06

何晓波妻子:论南飞雁何晓波如何堂而皇之的犯“职务侵占罪”

记得恋爱时,晓波到休息时间常抽空去找我,那时我们不在一个城市,他天天惦记着我工作地点附近的一家包子铺,每次去都要进去大吃一顿包子。几年过去了,有次我想起来问,你当时那么喜欢我那边的包子,后来都不想的?他说:“要么叫你二傻,我是觉得那个便宜!”太过分了,他利用我的信任,让我陪他吃了那么多廉价的小笼包!他侵占了我们的恋爱款!

我们俩曾经建立一个公共账户,每人每月存五百进去,留作结婚时拍婚照和旅行。后来他死活不肯拿钱出来用,婚照都是结婚很久以后朋友给我们做的免费圆梦计划。他太没良心啦,侵占了恋爱款还不够,连结婚经费都侵占了!加重犯!

晓波出了名的抠门,但是他居然立志于建设南飞雁的“美食”文化,常常带着大家吃喝。最多去的是东建的“万州大酒店”,我们经常一帮人挤着公交过去“万州”吃面条,8 元一碗管饱!大家在餐馆外面的空地上支个小桌子,坐着小胶凳,再从旁边的“久久鸭脖”买点辣菜,他还要求 AA,爽坏他何晓波了吧!他这,侵占了他请客的钱呀!

我曾经负责过机构在东二的项目,当时从另一家机构离职不久,有一些存款。但没想到给他打工总是需要垫资,中心东西坏啦、要重新布置下场地啦,因为很多没有预算,只能垫资,大约半年多时间,垫着垫着我卡里就没钱了,同事们当时也常替我郁闷,我也没少抱怨,他联合他的南飞雁合谋侵占我的存款!

他常常出差,住旅馆,于是我们家有各种酒店的牙刷、沐浴露、拖鞋…晓波真的侵占了很多酒店啊!曾经我家都不需要买洗衣粉,他把那些沐浴露倒进洗衣液瓶子里,用来洗衣服!而且,家人除了双双(她需要儿童牙刷),几乎没买过牙刷!但是,他他他,侵占了酒店的财产啊!

晓波很会过日子,洗衣做饭管钱样样精通,前几天还因为我把一周前的几个剩饺子丢了抱怨我,出事那天他还怪我倒掉了他前两天炒的辣椒粉,说要做蘸料!呃!这个,算无罪吧!
他说我天天和他“计较”,计较他不陪家人,计较他不是出差就是长在外面。出事那天,我还给他留言,说我心情不好,要关怀我,因为我来大姨妈了…不过他应该还没看到。但那天我曾心里窃喜,因为在我的“计较”中,他中午回来吃了顿饭!省了在外面的外卖费,本女子是非分明,记一小功吧!
我们常常忘记好吃的好玩的留给他,他常常喊:“都不知道给我留点?”那时我会告诉他:因为你一向伟大!他总是会把好东西都留给我们…
                                   
背景资料:
12月3日,下午晓波刚才说要去趟法院,可刚出门不久,打电话给我,只说了一句话:“我在楼下被他们带走了啊,没事!”
15:48-16:23 市公安局来家搜查,带走了家里所有电子产品以及下午晓波在家作账的票据,还有他外出参加培训的资料…为首的 he 警官说,他涉嫌财务侵占罪,现在是协助调查;也反复提醒了不能在微信、微博等发案情信息!
下午四五点的样子,祖庙办公室被搜查,当时办公室并没有人,不知道被带走了些什么…
下午,和几个同事一起去附近的派出所,希望能知道晓波的下落。
我们先去了祖庙派出所,幸运的是,在那里遇到了一个律师朋友,他一直陪伴我们走完后面的派出所和经侦支队,很感谢他在,查找的过程变得顺了很多,他会提醒一些事项,比如不要直接说晓波因什么被带走,而是要去向他们了解原因,比如要带结婚证,最不济,也要知道晓波的身份证号;不幸运的是,那里并没有晓波,也没有晓波的信息,但被告知晓波应该在永安派出所。
永安派出所也出人意料得没有晓波,所幸,他们查到了晓波是被佛山经济犯罪侦查支队带走的。律师故作惊讶地说:“我这个朋友身上没几个钱啊,怎么级别这么高?”,还开玩笑说比晓波高十倍都带不到那里。看来,晓波这次的待遇不低
佛山经济犯罪侦查支队第四大队,门岗在律师软磨了下,答应帮忙问问,打了两个电话去办公室,最后也没明确说晓波是否在这里,只告诉我们:“他们说程序上 24 小时以内会通知家属,你们现在过来不合程序…”应该是这里吧!
很艰难,感谢大家陪伴!
12月3日晚上,两个孩子都睡了:之前,我曾试图和老大解释发生了什么事情,她原本一直很平静,这时却并不太希望听我说完,而是开始抱怨拿走家里的东西侵犯隐私权…我知道,她在启动自己的心情防御机制;
小宝宝不一样,吸收了环境里太多太多东西,显得情绪异常兴奋,以至于怎么都无法入睡,哄了很久很久,我只能假装睡着,而她,叽里咕噜爬到我身上,轻轻地亲了我的脸、还有唇~心情一下子放松好多…
3 日七点:有那么一刻,我突然就觉得晓波一定变得成熟了,懂得安然地接受他的处境,不像以前那样沉不住气、耐不住性子!然后,我想他在那样的环境里,意志自然会被调动得紧张而镇定,所以他不会有伤感或消沉的情绪,但可能会有绝望吧!
他可能会牵挂我们,不过应该不会担心!
他一定没睡觉,也许一晚上时不时被传唤一下,也许他就干等着!
他应该是有个地方坐的,听说是级别很高的人才会直接去到他去的那个地方,那里应该不会太简陋!
或许他们给他准备了晚餐,不过他一定说“我不吃”,因为他没胃口。
无论如何,今天我会知道你更多一些吧!
六月四号下午六点:所有关心晓波的朋友们,晓波已经被刑拘了!涉嫌罪名是职务侵占罪!希望大家继续关注他!
手机很不争气,坏了!发信息很难!大家的关心都看到了,很难一一回复!
今天市公安局有来家做笔录,主要问了家庭情况、晓波和我的工作情况、有无发布煽动性言论等…接下来会尝试为晓波找律师跟进,下午拿到拘留通知书已经接近看守所下班时间,无法赶过去南海区看守所给晓波送些生活用品和钱!只能等周一了!
晓波苦日子过惯了,应该在里面还适应吧!不知道新人会不会被欺负!不知道晓波在被询问时有没有忍住坏脾气!
不知道…
四日深夜两点:
同事们的陪伴,一直帮我梳理着我的混乱。可能因为昨天睡得太少了,加上变得肆无忌惮的大姨妈,今天时不时有种梦游的感觉…
然后,和老大聊了粑粑可能要再过一段时间才回来,尽力回答了她脑子里的疑问,她说,如果他们不给粑粑免费在里面吃饭,以后他们来家里上厕所要收一块钱…
小双双总游离在我视线之外,跑来跑去,我每次看到她都难过自己如此如此忽略她,担心她被不太融洽的气氛影响。她会因此更快长大吗?
晓波一直希望把法律的理性带给每一位工伤者。他是一个很粗放的人,说话办事貌似永远不经过大脑,他可能自己都没有认真思考过自己。但我知道,他心里有杆秤,一直努力为工伤工友权衡最能解决未来生计、又有助于他们身心愈合的方式。他的选择自始至终都是让大家相信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