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5-12-25

范燕琼:天理(陈启棠) 一位坚忍不拔的人权斗士!

从认识天理的那一天起,我是眼睁睁的看着他——从这一个维权战场拼杀到那一个维权战场,且从未间断,用一句当下最时髦的话说就是——他不是在监狱里,就是在去监狱的路上。

说到认识天理的过程,就不得不提起我们福建的“三网民”——
大家知道,我一直是一个实战家,身体也不好,没有多少精力泡在网上,常常是将自己撰写的文章到邮箱里发给编辑就要休息去了。因此,网络上我认识不了几个人,粉丝也寥寥无几。但是,三网民之一的吴华英跟我不一样,她除了走上街头实地为弟弟维权之外,几乎全天候都泡在网上发帖、跟帖、转帖。用她自我解嘲的话说是“网文搬运工”。吴华英也因此认识了一大批网友,这其中有另一位三网民之一的桥梁工程师游精佑,随之又认识了广东佛山的政论家天理(陈启棠)。

记得那是2007年夏天的六七月份,我在南平家中接到吴华英的电话邀请:叫我到福州来见一个人。她是这样跟我介绍天理的:他叫陈启棠,网名天理,是个非常有名的维权人士,政论家,凯迪社区论坛上有他大量政论文章,在国内维权领域排行第四。吴华英还说,这次是游精佑专门邀请天理来福州帮其家里的一个冤案维权。

接到这个电话后我有些犹豫不决,于是,默默在想:游精佑(也是吴华英给我们牵线搭桥的)作为一名铁路的领导干部(当时任向莆铁路副总指挥)家人遭受侵害都无法解决,还要千里迢迢的请这个人来维权,可见此人非同一般,也一定可以从他那里学点东西。抱着这样的想法,我决定受邀前往。

见到天理的那一刻,我有些愣住了——身高不足一米六,满口广东腔,说起话来一点也不像文化人,更让我觉得奇怪的是,每当谈到不同观点的人与事,他就会立马发誓:追他九条街!坦白的说,我有些失望。随后,在每一次去用餐的路上,我和吴华英总是习惯性的跟在他的身后,于是,天理身上一个明显的衣服破洞也总是在我们俩的眼帘晃来晃去。但用完餐后,每次他都是挣着去买单。为此,我私底下多次对吴华英说:他到底是有钱没钱啊?吴华英也总是这样回答说:人家在广东佛山是开大奔的人啊。几年后我才知道:天理其实根本没有什么钱,甚至可以说是一贫如洗,不久前还听到说:妻子与他离婚了。

那时候的我已经进过两次看守所,并且知道自己每天这么玩命的揭露政府黑恶是一定会再遭报复的。但我怎么也想不到的是,吴华英和游精佑竟然会因为参与我维权的案例而接二连三的进入监狱。

认识天理三个月后,也就是2007年10月25日深夜,天理因帮助广东佛山三山土地维权,被官方以“假扮警察罪”拘捕。天理在这个案例的维权当中,几乎是拼尽全力,撰写了数百篇揭露政府黑恶文章,发布在国内外互联网上。甚至就在他被捕之前的几个小时里,他还在呕心沥血的为三山村民做普法方面的维权工作。随后被长期关押在看守所里,最终被秘密判决两年半。

就在天理服刑期间,我因撰写“严晓玲轮奸致死案”中揭露公检法参与毒品交易内幕的文章被捕,随即游精佑、吴华英跟进视频报道而引发了震惊世界的“三网民”案。进入审判阶段,时间已经进入到2010年,天理刑满释放,即奔为我们三网民的维权战场。据说开庭那天,尽管来了很多声援的人,但在强大的国家暴力机器面前,许多人还难以克服畏惧心理,就是这个矮个子天理突然高高举起“维权战牌”,瞬间带动了全场!

判决不久后,我因患有多种严重疾病被提前释放,天理第二天就带着刚刚培养起来的维权战士苏昌兰前来慰问,并积极帮助联系医疗救助款。在这里,我有必要顺便解释一下救助款问题:当时天理告诉我说,已经帮我联系到10万元人民币的救助款,但要按四次给予。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第一笔救助款是两万三。可是,随后就再也没有下文了。对此,天理没有给我做任何解释,后来在与苏昌兰的聊天当中我才知道:这个救助款是通过她跟一位身居海外的侯姓女士联系来的“口头约定”。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侯女士不再兑现当初的约定。闲聊中,苏昌兰还告诉我说,这位侯女士与为我用气功调理的楼师傅非常熟!这句话猛然间让我想起了一件小事,莫不是因此而“毁约”——

2010年10月上旬的一天,天理在帮助楼师傅预定了离我家最近的宾馆十天后就与我辞行,临行前还特别对我说:你和冤民都不要为楼师傅操心,他每天帮你调理完后就到宾馆去休息,你就好好养病吧。话虽这么说,但我这里,除了早餐没有预备之外,中晚两餐均热情款待。可是,楼师傅并没有像天理所说的那样:每天调理完后就到宾馆去休息,而是一整天都在我家里,直到晚上八九点才走。这使我非常不适应!毕竟,楼师傅对我来说是个陌生人,通常情况下,家里只有我一人,女儿在省城上大学,前夫要等到下班后才来帮我煮饭,偶尔会有一些冤民前来照料,慰问。当家里没人的时候,面对楼师傅,我有一种忐忑不安的感觉。为此,熬到第三天的下午我终于忍不住的请求道:您能不能回宾馆里休息一下再来。当时楼师傅似乎并没有生气,仍在家里吃了晚饭离开,可是第二天,楼师傅就不辞而别了,又过了一天,我打电话给他时才得知:已回北京。

这件事与救助款“毁约”有没有关系,我不知道,但至少楼师傅生气了。尽管如此,我仍然非常感谢楼师傅对我的三天调理!非常感谢天理和苏昌兰多次远道而来的慰问与帮助!同时也非常感谢那位侯女士的帮助!只是希望其今后在救助别人的时候要信守诺言,以免产生不必要的误会。

尤其令我感动的是:我自己都还没有想好要不要向高院申诉,天理就已经帮我写好了申诉状,还专程来到福建省高院帮我提交。
2010年12月24日,天理因帮助佛山市祖庙小区南村村民维权再次被警方抓捕;2013年4月16日,天理因帮助安微小女孩维权被警方再抓捕;2014年10月14日,天理因在网上发表时政评论被以“散布谣言”行政拘留;2014年11月25日,天理正马不停蹄的返往于广东与福建之间帮助多位冤民维权时,却因此前声援香港占中事件,被以涉嫌“危害国家安全”抓捕,随之又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逮捕,关押至今,等待他的将是凌驾于宪法和法律之上的审判。

有兴趣的朋友,可以上网搜索一下,就能够看到天理曾先后参与众多重大的维权事件,为此,我就不再一一述说。

毫无疑问,天理多年来用行动告诉这个群魔乱舞的世界:他是一个坚定的人权斗士,他每做一件维权案例,都是听从自己良知的召唤,没有人逼他去这么做。然而,在面对越来越蛮不讲理的暴政面前,他的每一段人生经历,不是在监狱里,就是走在去监狱的路上。诚然,天理的人生是悲凉的,但也是壮丽的,他是这个国家最典型的良心犯。让我们这些苟且偷生的人默默的为他祈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