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5-12-14

“广东劳工NGO案”第11天逾50人遭警察问话干扰并被警告和威胁


(截至12月13日,“12.3广佛劳工NGO被打压事件”梳理与回顾)

今天,是“12.3广佛劳工NGO被打压事件”发生后的第11天。

被调侃了大半个月入冬失败的广东,终于在12月3日那天气温骤降,以逼人寒气宣告正式入冬。未料,就在这同一天,广佛两地的劳工NGO遭遇突袭式严厉打击——

2015年12月3日,广东广州、佛山两地多名关注劳工权益的NGO负责人和工作人员被警方带走,被带走或被失联人数超过25人,其中包括佛山南飞雁社会工作服务中心负责人何晓波、番禺打工族服务部的负责人曾飞洋、工作人员朱小梅、海哥劳工服务部负责人陈辉海、志愿者邓小明、劳动者互助小组负责人彭家勇、向阳花女工服务中心骆红梅。被带走的同时,警察收走了他们所有的手机和电脑。

事件迅速引来关注,却无法阻挡警察抓人刑拘的快速节奏。12月4日,何晓波、曾飞洋、朱小梅家属相继收到刑拘通知书,通知书显示:何晓波因涉嫌“职务侵占罪”,被刑事拘留,现羁押在南海区看守所;曾飞洋、朱小梅两人因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被刑事拘留,现羁押在广州市第一看守所。

朱小梅是被刑拘的劳权人士中唯一一名女性,她的小女儿尚在哺乳期。

另部分被带走的劳工维权公益人士相继被放出,但更多的人处于失联状态,由于5日、6日两天是周末,无法得知失联的人是否被关押在看守所。

在此期间,凤凰网、财经等主流媒体对此事进行了报道,包括网易、搜狐、腾讯、新浪在内的多家门户网站均进行了转载,事件迅速扩散,但比扩散更快的是信息封锁,几小时内,主流媒体平台上的相关信息全部被清除。

经历了周末的等待,家属们和律师陆续前往两地看守所要求会见当事人,却遭遇看守所的违法拒绝。

广州市第一看守所拒绝了律师提出的会见曾飞洋的要求,飞洋家属也只被允许给飞洋存钱而不能送进其他物品。飞洋眼睛近视,可以想象,没有眼镜,飞洋在看守所的行动变得异常不变。

广州市第一看守所拒绝了朱小梅代理律师提出的会见要求,理由是需要出示公安局开出的声明。律师当场表示看守所此行为已属违法。

何晓波妻子在律师陪同下前往佛山南海区看守所给晓波存钱和送衣服,但看守所同样拒绝安排律师会见何晓波,理由是需要预约备案,此举亦属违法。

12月7日,邓小明母亲赶到广州市第一看守所,以给邓小明存钱为由,得知邓小明确被刑拘于此,但由于警方将通知书寄往邓小明家乡,邓小明母亲迟迟未能收到刑拘通知书。

直至今日(12月13日),家乡的亲属才收到了警方平邮寄去的刑拘通知书,通知书显示:12月4日下午4时警方以邓小明“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对其实施刑拘。

邓小明今年年仅20岁,却成为了中国最年轻的被刑拘的劳权人士。

7日下午,被警察带走控制已达5天的海哥劳工服务部负责人陈辉海对外表示自己已安全回家。

12月8日,朱小梅代理律师再度前往广州市第一看守所要求会见当事人,无奈遭遇办案警察和看守所互相踢皮球,会见再度失败。

曾飞扬、朱小梅、邓小明均是由广州番禺区分局实施刑拘,却被羁押于广州市第一看守所,两地不仅不属于同一个区,而且距离相隔甚远,从番禺驾车到广州市第一看守所至少需要一个小时以上。律师对此表示质疑,这种安排让被羁押人的亲属难以存钱存物,对代理律师而言,处理法律事务也非常耗时耗力。此种做法也与通常的属地管辖、级别管辖完全背离,律师认为其中必有蹊跷。

广佛两地警察对劳工NGO如此大范围的公然打压,引起了国际范围内的关注,包括端传媒、纽约时报等在内的港媒、外媒均对事件进行了报道。Facebook上关注此事的网友也发起了呼吁关注的专属页面。

12月8日下午,国际特赦组织透过其中文官方Twitter和Facebook发布紧急行动声明,“呼吁中国政府立即无条件释放曾飞洋、朱小梅、何晓波及邓小明,立即公开彭家勇、孟晗、何明辉、汤建的行踪和法律状况!”

但即便如此,情况仍在12月9日开始升级。邓小明律师要求会见当事人时,被看守所告知邓小明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罪”不予会见。同一天,曾飞洋代理律师成准强也被看守所以曾飞洋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罪”为由拒绝安排会见;朱小梅家属亦从律师处得知,看守所同样以朱小梅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罪”为由拒绝了律师的第三次会见要求。

12月10日,何晓波代理律师葛永喜前往看守所要求会见当事人时,看守所称在何晓波电脑里发现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罪”的东西,拒绝安排会见。

至此,四位确认被刑拘的劳权人士,全部被扣上了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罪”的帽子。

12月10日是国际人权日,香港职工会联盟等多个团体发起声援,共80多人游行至中联办示威,要求中国政府立即释放劳权人士,停止对劳工NGO的打压,并把一份由39个团体及103人联署的声明放至中联办门外。

同一天,国内也发起声援,一封“中国劳工界和社会各界人士就广东劳工NGO工作者遭遇重拳打压致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国务院意见书”以及联名信在网络上流传,数百人联名要求制止各地对劳工NGO的打击行为,释放被捕的劳工公益人士。联名人数仍在不断增加。

就在国际人权日这一天(12月10日),律师初步确认此前一直失联的劳动者互助小组负责人彭家勇,也被羁押于广州市第一看守所。11日,看守所拒绝了律师会见彭家勇的要求。

连续五天,几位律师多番要求会见当事人,全部被拒绝。至今,仍然没有人知道,何晓波、曾飞洋、朱小梅、邓小明、彭家勇等人在看守所内的情况。

过去一周,部分家属多次遭到警察上门干扰和威胁,禁止其接受媒体采访,以及对外发布任何消息,甚至警告家属不许为家人聘请律师。何晓波妻子在社交平台发布的写给晓波的三封信,均被要求删除。

更为令人愤怒和疑惑的是,广佛两地警察在家属不知情的情况下,对曾飞洋、朱小梅、何晓波等人的孩子进行拍摄,而他们的孩子尚且年幼,均是未成年儿童。目前仍无法得知警察此举用意何为。

曾经受过劳工维权机构协助的工友称,警察曾找过他们问话,问话内容主要围绕飞洋的男女问题展开,此消息传出后,亲友担心警察会否以此将飞洋污名化。曾飞洋父亲年迈体弱,平时飞洋每月都会回家看望父亲,如今他的家人却无法得知关于他的任何消息。

所有的疑问至今仍无法解答,无人知道抓人者正在酝酿什么。

至今,被警察带走的番禺打工族员工孟晗及前员工汤建仍处于失联状态,无从得知他们身在何处,是否平安。

据统计,截至今日(12月13日),打压事件发生后,包括家属、机构员工、志愿者、工友以及关注此事的公众在内,超过50人受到警察问话干扰,问话内容繁多,但无一例外均受到警察的警告和威胁,禁止他们再关注此事。甚至在昨天下午,“打工族”的一名志愿者宿舍被十来个人搜查,来者还告诉房东不要再将房屋出租给该志愿者。

明天又是周一,律师何时能够会见他们?家属何时能够与他们见面?他们是否遭到非法待遇?两地政府同时实施的打压目的何在?他们何时才能平安自由归来?

距离法定的37天刑拘期满的时间越来越近,如果他们不能在此之前获释,等待着他们的将是逮捕和起诉,一旦进入这些程序,几乎意味着他们将彻底失去自由。而他们的机构,多年以来一直为中国劳工维权的机构也将不复存在。

恳请广大公众关注关注此事,你的关注,非常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