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5-12-20

广东劳工NGO案 朱小梅丈夫日记(四):“她比以前憔悴了很多,头发也被剪短了”

【背景:2015年12月3日,广佛两地劳工NGO遭到严厉打压,多家劳工机构负责人、员工、志愿者、工友等被带走,总人数超过25人。其中佛山南飞雁社工服务中心负责人何晓波、广州番禺打工族服务部负责人曾飞洋、员工朱小梅、前员工孟晗、海哥劳工服务部志愿者邓小明、劳动者互动小组负责人彭家勇等人均被刑拘。打工族前员工汤建被带走后至今仍处于失联状态。
事件发生已超过半个月,律师仍不被允许会见被捕的劳工公益人。】

【朱小梅是目前被捕劳工公益人中唯一一名女性,她一岁的小女儿仍在哺乳期。】



劳工维权公益人朱小梅
今天是妻子被带走的第四天,12月6日。
早上大概六点半,宝贝女儿醒来就哇哇的大哭,嘴上还不停的好像在叫妈妈。这可是我第一次听见女儿这样子叫,以前从来没有这样叫过。
我想女儿应该是饿了,想找妈妈喂奶。我抱着女儿,看她哭得伤心的样子,忍不住我也哭了,但还是在哄她,跟她说,妈妈很快就可以回家抱宝贝了,宝贝不要哭,爸爸疼宝贝。心想我可怜的女儿才刚满一岁,还是一个正要母乳喂养的婴儿,妈妈被人带走了,留下她跟着什么都不会做的爸爸带着。
哭声把隔壁房间睡得正香的儿子吵醒,儿子跑过来问:爸爸你怎么了?我说没事,爸爸想妈妈了。儿子接着说,我也想妈妈了,然后也哭了。
这个早上我觉得天都塌下来了,儿子过来抱着我,我们三个人抱在一起痛哭。为了不影响儿子,我一边流着泪一边劝说儿子,妈妈会没事的,妈妈没有做错事,妈妈很快就可以回家和我们团聚的。
到了早上九点多钟,公安局的警察给我打电话说女儿去送奶的事上级已经批下来了,叫我在家做好准备一个小时后过来接我。我听他说完后,我的心情有点激动,对正在哭的女儿说,宝贝,我们等会就可以见妈妈了,不要哭了。一个一岁大的婴儿她哪里听得懂,还是在一直哭。
到了上午十点多,来接我的警官来了,我抱着女儿上了他的车出发了。一路上女儿都很乖,也没有哭得很厉害,偶尔哭两声。我给她喝点水,或唱儿歌给她听。
差不多坐了一个小时的车,我们到了广州市第一看守所,在门口大约等了十分钟,看守所里的警官把我们一起带进里面去。进去后,刚开始一个警察想抱着我女儿去见妻子(朱小梅),可女儿不要他抱,他一抱,女儿就哭。这样试了三次还是不要他抱。然后我说,不行,不行,你抱不行,你不要把我的女儿吓着了。另一个警察看了说,还是让他自己抱上去吧,要抱我女儿的那个警察就对我说,你自己抱吧,但是见了你老婆后你不能和她说话。我答应了他们,然后他们(警察)就把我带到二楼。
在走过二楼的通道时,往一边看,有一间一间的小房间(这个应该就是所谓的审讯室吧),走到最后一间,刚走到门口,就看见妻子(朱小梅)在里面等着我和女儿。我看见妻子脸上比以前憔悴了很多,头发也被剪短了,外披着一件黄色的马挂。
我看着妻子(朱小梅)现在的样子,强忍着眼泪,不让眼泪流出来,我不想让她看见我伤心难过,我怕她在里面担心我。
我抱着女儿走到她身边,教女儿叫妈妈,叫妈妈,这是妈妈呀。妻子嘴里不停的在叫,宝贝,宝贝,来,来妈妈这里,边说边伸手过来抱女儿。可她手上戴着手铐怎么抱啊?我和旁边一位警察说,你们能不能把她手上的手铐打开,她(朱小梅)在这里,就算打开她还能从这里飞了?这样戴着怎么抱小孩吃奶?一会,一个女警察过来,打开妻子手上的手铐。妻子伸手过来抱女儿,可是女儿好像不认识妻子一样,抱都不给抱(我不知道什么原因,是因为3号那天的过度惊吓?还是因为环境?还是因为妻子的穿着?),就更不要说喂奶了。我对妻子说,你抱着吧,可能一会就不哭了。我把女儿送到妻子的手里,妻子刚接过女儿,就哇哇的大哭。
这时一个警察过来拍了一下我的肩膀,叫我出来说是有话和我说。我出来后,这个警察对我说,你老婆现在是被人骗的可能性比较大,你等会过去好好劝劝她,叫她配合我们,争取早点回家。我说我都不知道她做错了什么事被抓,问你们,你们又不说,你们叫我怎么劝?再说了,你们又不是不知道她的脾气。
刚说完,看守所里的一个警察走过来对我说,你女儿哭得这么厉害,可能会影响到其他人。我听他说完就回到了审讯室。
女儿还是在哇哇大哭,我走到妻子身边,从她的手里接过了女儿,女儿停止了哭泣。然后妻子问我有没有给她请律师?我对她说,请了,你在这里耐心点,明天律师就会来见面。另外还说,女儿现在不要你抱,可能是你的头发剪短了,和你现在穿的和以前不太一样,哪有小孩离开妈妈三、四天就不认识的。妻子笑着对我说,没事(其实我很了解妻子的为人,从不在脸上露出半点伤心的事,我想今天晚上妻子肯定是睡不着的,心里肯定伤心极了)。
这次见面只有短短的五分钟左右,因为有一个警察说现在连抱都不让抱,在这里也没用,还是出去吧。我抱着女儿走出门口,回头望着妻子那憔悴的脸,很不情愿的离开了。就这样我抱着女儿离开了看守所。
回到家,我把女儿哄睡,自己一个人在想为什么女儿不认妈妈的理由,整整想了一下午。
下午四点多,宝贝女儿醒了,还是哭得厉害。我又给她喂了香蕉,吃了大半个,也不哭了,也不闹了,可能是真的饿了,儿子陪她在客厅玩。
晚上九点多,我把女儿哄睡后,又给送我去看守所的警察打电话,说我今天下午想了一下午,可能是见面的时间太短,哪个小孩可以在短短的五分钟内适应一个新的环境?我说明天还要去一次,他回答我说可以,明天你想什么时候去再给我打电话。我对他说,明天看看我女儿醒得早、还是晚再说吧。
晚上快十二点,宝贝又醒了,好像这回不知道是怎么了,怎么哄都不停,喂她香蕉也不吃,给她喝水也不喝,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把睡熟了的儿子叫起来,叫他陪妹妹玩会,我把女儿放在儿子床上,儿子在床上坐起来,陪女儿玩到大约凌晨两点,女儿才睡着。
这个晚上我们三个人一起睡,我搂着女儿,儿子搂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