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5-12-23

广东劳工NGO案 关于曾飞洋,你不可不知的真相

新华社12月22日发布文章《揭开“工运之星”光环的背后--“番禺打工族文书处理服务部”主任曾飞洋等人涉嫌严重犯罪案件调查》,该文穷极惯用抹黑手段,且漏洞百出。
利得工人为什么会罢工?
该文称曾飞洋是利得工人罢工中“隐身幕后的操纵者”。实际上,工人罢工是资方长期侵害工人合法权益的结果。
番禺利得厂长期存在未支付工人加班费、高温补贴、带薪年假等待遇,且未依法为工人购买社保和公积金。早在2014年年初,工人即听闻工厂将要搬厂。2014年8月,利得一名工人经亲人介绍找到番禺打工族服务部咨询搬厂的相关权益。此后,利得工人为争取权益总共举行了三次罢工,第一次是2014年12月6日-7日;第二次是2014年12月15日-17日;第三次是2015年4月20日-25日。
第一次罢工的直接原因是资方逼迫工人签订新的劳动合同,手缝组车间的阿姨们率先发动了第罢工,其他工人也随后发动了罢工,要求资方就搬厂事宜进行谈判,此后资方答应谈判,工人复工;12月15日,资方食言未开展集体谈判,单方发出通告按照“500元/年,10年封顶”支付工人“加班费、高温补贴、带薪年假等补偿”,引发工人不满,工人再次发动罢工,此后资方同意谈判,最后工人代表与厂方达成一致,以“2000元/年,12年封顶”对“加班费、高温补贴、带薪年假”进行补偿,并承诺补缴工人社保,以及在2015年4月公开搬厂安置方案;2015年4月,工人迟迟等不到工厂的搬厂安置方案,4月19日,126名广州番禺利得鞋业有限公司工人正在罗庄某酒店开会,计划要求资方本月底补缴完成社保和公积金及工龄补偿。近百名番禺特勤警察和辅警突然闯进会场,期间警察与工人发生肢体冲突,导致多名工人受伤,一名工人晕倒。愤怒的工人于第二天发动罢工。
利得工人代表高某某,李某某等为什么会被罢免?
文中多次引用利得工人代表高某某、李某某“反映罢工黑幕”。然而高某某、李某某正是背叛工人的工人代表,他们在第三次工人罢工之前就被工人罢免。
2014年12月6日利得工人第一次罢工,工人选定工人代表13名,这13名工人代表在与资方的多次谈判中表现出了超群的智慧。然而,在12月18日工人复工后,多名工人代表被带到南村派出所做笔录。此后包括高某某、李某某在内的5名代表,撇开其他8名代表,多次与资方和派出所所长出去吃饭,并接受派出所所长礼物。
由于工人知道利得厂将于5月完成搬厂,2015年4月,工人多次找到工人代表询问关于工龄补偿、社保补缴、住房公积金补缴问题的谈判进展,5名工人代表却以“放心吧,正在谈,少不了你们的”为由搪塞。在工人一再逼问之下,高某某透露住房公积金工厂将按照200元/年进行赔偿。此事引发其他工人代表和工人不满,认为“200元/年的赔偿,还不够给小孩买糖吃”。此后工人猜忌5名工人代表可能收受资方好处,也有工人认为他们可能受到恐吓威胁。而关于工人社保补缴问题,此前高某某也跟另一位工人代表透露他们没有积极谈判的原因:“拖着拖着肯定很多都不愿意缴了,到时候人少了,我们的也就快了”。
4月19日,126名工人在罗庄某酒店开会时,这5名工人代表却未到场,工人在会议上提出罢免这5名工人代表。4月20日,工人发动罢工并临时推举19名工人代表,资方在谈判中仍表示社保补缴需要两年才能完成,公积金按照200元/年,10年封顶补偿。由于工人不满此方案坚持罢工,到了4月23日,南村镇政府与资方一同发布的通告表示将在6月30日之前完成社保补缴,并将于4月30日将工龄补偿和公积金补偿(200元/年)打到工人账户。然而由于资方多次失信工人,工人要求增加公积金补偿数额及年限并表示“钱到账才复工”,4月25日,工人工龄补偿到账,公积金补偿由原来的200元/年10年封顶,变成250元/年,15年封顶,并同时到账。此后工人复工,在工人的一再催促下,社保补缴也于5月30日完成。
谁损害了工人利益?
该文称“‘工人辛辛苦苦罢工,还要冒着被警察抓的风险,但维权的真正目的还是没有达到,工人长远利益被损害。’李某某几度哽咽。”
在利得厂的罢工维权中,损害工人利益的,正是这几名被罢免的工人代表,他们试图私下与资方达成协议,同意拖延社保补缴,同意公积金按照200元/年,10年封顶补偿,如果工人没有及时罢免这几名代表,工人不可能争取到公积金250元/年,15年封顶的赔偿,社保补缴也不可能这么快就完成。
该文称“直到政府部门介入,事态才逐渐平息。”实际上,工人对于4月23日镇政府与资方出具的联合公告并不买账,工人认为资方只是忽悠工人让开大门,让其出货,出完货可能不会兑现公告。在此之后工人继续罢工两天,直到资方把钱打到工人账上,工人才复工。
该文还称“工厂受罢工影响、无法承担巨额债务倒闭而失业,失去稳定经济来源。”在利得厂的罢工中,利得厂早已计划于5月份完成搬厂,并非因为工人罢工导致倒闭;工厂赔付工人各项款项累计达1.2亿,这“巨额债务”正是工厂长期侵害工人利益的铁证!在打工族协助案例中,每例都是工厂违法在先,工人争取法定赔偿。如恒宝珠宝厂,工人罢工争取社保补缴;大学城环卫工争取合同变更的工龄补偿;广州中医药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护工和保安争取五险一金。
文章称“每次罢工闹大之后,政府部门都不得不介入平息事端、协调劳资双方谈判”。新华社记者也称“政府部门”是“不得不介入”,正说明政府部门一开始并不愿介入劳资纠纷,不愿替工人维护合法权益,只有在“罢工闹大后”,才“不得不介入”。
汤欢兴是谁?
文中多次引用汤欢兴供述,汤欢兴,笔名汤建,网名北国。2014年8月,汤欢兴进入打工族工作,对外自称名叫“北国”。在利得厂工人罢工中,汤欢兴多次要求作为工人谈判顾问参加工人谈判,被曾飞洋拒绝;此后又因为在网上与别掀起骂战被曾飞洋要求停止而心生不满,此后选择离开打工族。
佛山南飞雁是打工族分支机构?
该文称“曾飞洋也在不断扩充势力,先后在广州、东莞、佛山、中山等地发展‘佛山南飞雁社工中心’等多家分支机构”。南飞雁负责人何晓波于曾飞洋被带走当日,也被以“涉嫌职务侵占罪”拘留。实际上,何晓波虽然曾经是打工族员工,但是其在离开打工族后成立的南飞雁却与打工族没有任何隶属和合作关系,资金上也没有任何关联。不过该文也正说明何晓波并非因为“职务侵占”被拘留,而是在针对曾飞洋的打压中受到牵连。
曾飞洋帮工人维权是为了钱?
文章称“另有与曾飞洋共过事的人向警方举报,曾飞洋多次截留、克扣工厂发给工人们的补偿款,将其装入个人腰包。”新华社的这个谎言太蹩脚了:工厂发给工人的补偿款,都是直接发到工人账户的,曾飞洋如何截留和克扣?难道工厂会把补偿款发给他们恨之入骨的曾飞洋,再让曾飞洋发给工人?
曾飞洋帮工人维权是为了名?
该文称,“每次罢工之后,曾飞洋都要召开大规模的庆祝会议”还“出资制作‘工运之星’的牌匾交给工人,再让工人在会上隆重地送给他,拍照留念发到网上,对外宣称这是‘工人们自发自愿的’”。事实上,每次工人罢工争取到了合法权益,工人都会用他们的“团结基金”自发举办“庆功会”,并邀请曾飞洋和其同事参加。而文中提到的“工运之星”的牌匾是利得工人代表余某某负责制作的,资金也来自工人自己建立的“团结基金”。
文中称“曾飞洋在接受境外媒体采访时称,‘服务部’已成为中国劳工NGO的‘黄埔军校’。”实际上,“黄埔军校”一说来源于《南风窗》杂志2010年第6期的文章《一个劳工NGO的夹缝生存》,而且是该文章的作者说的。
曾飞洋帮工人维权是为了色?
“大量证据显示,作为有妇之夫,曾飞洋与至少8名女性长期保持情人关系。他以帮助工人‘维权’的名义,借助自己的名气地位,诱骗胁迫有求于他的女工、女志愿者委身于他。”
看到这段,新华社的无耻的简直让人发指!该文多次引用办案民警话语,此处还称有“大量证据显示”,在该案还未进行司法审判前,新华社已经开始进行道德判决了!如此无耻的抹黑手段,真是让人无力吐槽!
新华社该文章没有拿出一条曾飞洋“扰乱社会公共秩序”的有力证据,还引用办案民警的话对曾飞洋的私生活进行自行矛盾的诋毁;文章也未提到其他被抓的维权人士所犯何罪。新华社邹伟竟然写出如此漏洞百出的抹黑“八股文”,恳请各位工友站出来为曾飞洋澄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