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6-01-30

709律师案:赵威(考拉)代理律师遭当局口头解聘 家属怀疑赵威遭遇折磨被迫解除律师并写认罪书

1月28日,辩护律师任全牛、严华丰到天津市第一看守所要求会见,天津市公安局李斌口头告知:赵威已解除对二位律师的委托。后二位律师根据五部委《保障律师执业权利规定》第八条当面要求李斌出具赵威的书面解除文书,对方不出具,也不安排会见赵威核实解除委托的真实意思表示。

1月29日,赵威母亲郑瑞霞见了据公安工作人员说是由赵威自己委托的两位女律师。谈话中,两位律师表示她们系由律师管理协会分配,由赵威本人委托,她们要尊重当事人意愿,不会自行退出辩护。同时她们向赵母展示了一封据称是赵威写的信,信中赵威表示认罪,也不要父母委托辩护人。该信未被准许由赵母带走。

赵母认为除了签名很像之外整封信字迹并不太像赵威的书写风格,怀疑女儿遭受了某种程度的折磨才被迫认罪书写。

709律师案中,正式逮捕后有十多位辩护律师的资格遭到天津市公安局的否认。
其中包括:李昱函(王宇律师的辩护律师)、王磊(刘四新的辩护律师)、李柏光(谢燕益律师及胡石根的辩护律师)、杨金柱(周世锋律师的辩护律师)、陆智敏(李姝云律师的辩护律师)、覃臣寿(张凯律师的辩护律师)、任全牛与严华丰(赵威的辩护律师)、王飞(高月的辩护律师)、纪中久(勾洪国的辩护律师)等。

天津市公安局否认理由主要以:“授权委托手续无法证明委托书与当事人的亲属关系,故无法确认授权委托的真实性”,或者“当事人已经解除委托,并聘请了另外的律师”。

据律师分析指出当局可能是以赵威自己聘请了律师为由,因此被家属聘请的律师被取消代理辩护资格。同时亦有可能存在是当局涉嫌违法办案,在六个月内不告知赵威她有任、严两位辩护律师而在逮捕后又以无律师为由欺骗赵威而为其指定律师,以排除先前家属聘请的维权律师。



赵威1991年生,河南人,笔名考拉,北京维权律师李和平的女助理,2015年7月遭公安抓捕,2016年1月8日被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正式逮捕并关押中。去年7月失踪,1月8日被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正式逮捕,律师和家属们的探视请求却一直未被警方与看守所批准。

赵威(考拉)

Photograph: Adam Dean for the Guard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