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6-01-21

76岁母亲王金娣的律师——刘书庆律师印象纪要

今天是母亲王金娣被无锡当局逮捕羁押的第141天。母亲为我家被偷拆的房子上访维权,遭到地方政府无人道的打击报复。

2016年1月20日,下午一点二十,我们开车到无锡东高铁站,等待母亲的辩护人刘书庆律师。因为时间还早,我们在讨论无锡公安的违法,针对女儿何凤珠在10月11日半夜,被无锡滨湖区太湖街道雇佣的黑社会故意伤害,差点致流产一事报警。信息公开的答复:为重复报警,报警第一次不出警,再报警为重复报警。因为讨论的愤慨过度,入神没有留意时间,再看时间,刘书庆律师的车次到了,我赶紧从停车场往出站口快跑。期间,给书庆律师信息,在过来的路上,他说不用着急等安慰的话。

远远看到一个清瘦戴眼镜,头发半白而这个年龄不该半白发的书庆律师,他也看见我并微笑,就像冬日里的阳光般温暖!我们在去停车场的路上,他说没有想到,对一个76岁高龄高危老人,会起诉到法院!

上了车,书庆律师说,当地司法局找他,说可能要注销他的律师证。注销律师证意味着在侦查阶段无法介入,而且阅卷也会面临很多障碍,他说以后考虑做点非诉业务养家糊口。我想到了前著名检察官唐吉田,他本是生活无忧的检察官,后坚持自己的原则做了维权律师,最后被注销了律师证,生活极其困难。在声援建三江的时候,他穿着开口的皮鞋参加声援活动。

我们上了车,半路上,书庆律师说一会到了买点吃的。当时已经两点多,我们立马想到他还没吃饭,火车上有吃的,怎么?只有一个解释,为帮我们节约成本。在高架上,没有商店,一直快到无锡看守所附近(大约两点四十),书庆律师只要求买了一个茶叶蛋和一个饼充饥。

书庆律师进去会见,我们在门外等候。四点多,书庆律师出来告诉我们,母亲的血压呼高呼低,每天都要量血压,还要让人随时观察。我和女儿高兴之余又担心,高兴的是上次会见的时候,母亲连续血压180,现在血压总算低了,但担心的是血压不稳定随时有生命危险!

去了看守所后,书庆律师说还要去法院,他说在他还没注销律师证的时候把事做好,说不定哪天就被注销了。法院出来已经快五点,正是吃晚饭的时候,我们去了法院附近的一家小饭店,书庆律师还是要求只要一人一个菜,不要浪费,菜吃光了就着菜汤吃饭,我们要求加菜,他总说不要浪费。

吃过饭,我们把他送到车站,他说你们回去吧,这边停车不方便,别送了。看着他瘦弱的背影渐渐消失在人群中,心里说不出的滋味。一个原本可以不必犯险也可以生活不错的律师,为了维护正义,现在面临被吊销律师证,试问,在这个高压高威胁,物欲横流的社会,多少人能做到?

这就是连一顿饭都要帮我们节约成本,凡事都为我们考虑的律师——刘书庆律师!
                       写于2016年1月21日8: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