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6-01-13

维权律师唐荆陵在狱中致台湾总统候选人的一封信

尊敬的总统候选人,你们好!
在激烈的选战之后,你们正静候着选民的最终裁决,而在此之前,我早已在广州市第一看守所里密切关注着海峡彼岸的这场政治角逐。作为政治犯,我被剥夺了写信和收信的权利,与律师会见和交换信息也受到中共当局诸多干扰,但是我仍然要向你们表达我的祝贺。这祝贺更是献给台湾2300万人民的。你们可以在人民面前公开地进行竞争,而人民可以自由的选择在下一个四年中谁将来管理这个国家。

中国维权律师,2004年7月,唐荆陵介入东莞兴昂劳工骚乱案件,开始维权律师生涯;2006年发起中国公民不合作–赎回选票行动,正式提出「选票里面出政权」的理念,倡导通过非暴力行动改变中国。 2011年因茉莉花事件被中国当局带走,后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名被拘押,2014年唐荆陵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正式拘捕,目前仍在狱中。 在已经走过了民主转型期和巩固期的人们看来,自由是如此的理所当然,这样的祝贺未免显得了无新意。但是我仍然恳切地希望,我们在海峡这一边所正在遭遇的一切,能够让在激烈选战中的人们永远铭记:自由绝不是一次取得可供无限挥霍的遗产,而是需要我们不断地用汗水、鲜血甚至生命去捍卫和增益的信托。如此,庶几可向下一代交托。

自由既宝贵又脆弱。在表面丰富的人类社会形念中,自由的社会,就好像荒漠中的绿洲,往往在不经意间被荒漠所吞噬,她牵动着周围所有在酷烈的风沙下煎熬的人们渴想的心。自由是如此的难以获得,又如此容易失去,正因为人们在享受自由的活水时,却忘了或不愿去保护她珍贵的水源。

广东现在正是梅花盛开的季节,在我被关押的这二十个月里,不要说一亲梅花的芳泽,即便抚摸一片草叶,也是不可能的奢望。唯有墙角不时冒出的苔痕,可以稍稍抚慰渴慕大自然的眼睛。这些年来,大陆有成千上万像我这样的人被关押,许多人的条件比我这里要糟糕的多,而他们中的绝大多数,根本不为外界所知。我们今天所遭遇的这一切,正是为了争取台湾人民现在正享有的这些自由。

当今天世界舆论的焦点,始终注目于伊斯兰国恐怖分子的恶行时,大陆这么多和平战士的苦难却被无视,这反差令人深感忧虑。未来当这些恐怖分子在某个地方夺取了政权,开始堂而皇之的统治,将他们今天偶尔得逞的暴行变成法律和庸常的政府程序时,舆论却往往失焦了。这正是过去的一百年中,共产主义在全球肆虐的全部历程,而人们的命运则经常落在这样可悲的轮回之中。此时此刻,令我不能不想起台湾民主道路上的那些先锋们,如历经多年牢狱而不改其志的施明德先生,还有焚身以不辱的郑南榕先生等等,在此难以一一尽述。正是他们以前赴后继一往无前的牺牲,点燃了台湾自由的火炬。今天台湾人民正通过这场选举,再一次彰显自由的荣耀与光辉。

然而在看似平静的海面下,中华民国民主航程上的礁石正在潜滋暗长。两岸军事力量上的失衡,正在以越来越快的速度加剧,武力犯台的危险并没有消除。大陆经济力量的增长,两岸经贸关系的升级,又为大陆当局深入影响乃至操控台湾政局提供了方便的渠道。

香港在中共统治下不到二十年的时间里,其政治自由的衰退,为这种影响力的扩张,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注脚。 我们没有理由保持盲目的乐观。幸运的是,自由本身可以成为我们驱除黑暗的灯塔,台湾今天在民主化上所取得的成就,让她在亿万向往民主和自由的大陆人民心目中,成为他们精神上的祖国。无论你们当中的哪一位在这一次的选举中胜出,都请将目光超出台澎金马的界线之外,放到宪法所规定的中华民国的版图之内,去考虑台湾的命运。你会发现,有亿万的人民虽然没有参加这次的投票,但他们也在坚定地支持着你。 最后,我要将祝福送给台湾,愿她自由之树长青;我也要将期许献给大陆,愿她自由之光早临!终有一天,海峡两岸的人民,将可以在同一片自由的天空下共嗅自由之花的芳香! 自由圣殿的囚徒 ——唐荆陵 2016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