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6-01-02

玉品健:正义也许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写给人权律师们的新年问候

     当我还不知道如何总结自己的2014、还在为自己的2014嗟叹时,2015已经结束了;当我还在规划自己的2015、还不知道自己的2015该干嘛时,2016已经来到了。在这一前途未卜的2016里,我想我最应该做的一件事情便是对人权律师们的新年问候。
      在过去的一年里,人权律师们依然在江湖上行走,依然得看某些人的脸色、仰某些人的鼻息,更是免不了要受公检法的气;甚至有时候在事实、法律和正义面前,也不得不接受屈辱般的处理。从对人权律师的歧视性安检、到对人权律师的打压和驱逐,想要做一个正直的律师,做一个以维护人权为天职的人权律师,除了死得快,还是死得更快。
       但这群铁骨铮铮的律师们:他们不怕被刁难、不怕历尽千辛万苦,甚至不惜英勇赴义,只是为了心中的公平正义、自由法治和做人的尊严——他们就是要做中国社会的人权律师,他们就是要做中国社会的新生力量,要做中国社会的觉醒,要做中国社会的良心。
       我从2014到2015,曾经跟人权律师并肩作战半年,为他们站队、为他们呐喊、为他们助威,深知他们的生存实属不易,竟然被国家列为新时期的“黑五类”进行围剿:有的人权律师已经被抓捕、被判刑,有的人权律师已经被吊销执业证,有的人权律师正在被处分、正走在被吊销执业证的路上。但他们是一群无所畏惧的英雄好汉,他们为了正义、为了自由,为了能够成为一个有尊严的公民,他们在努力地拼搏、努力地奋斗、努力地抗争。2015年7月10日的黑色周末算得了什么?在他们看来:生命不息、抗争不止。
      在过去的一年里,上百名律师、民间维权人士、上访民众及其亲属,突然遭到大规模抓捕、传唤、刑事拘留,有的被刑拘、带走、失联、约谈、传唤、或短期限制人身自由。初次认识便引为知己的隋牧青律师在7.10黑色周末里被抓了,至今杳无音讯,他是经历过六四洗礼的、坚毅的、温文敦厚的人,经过了这么多年,当年追求民主、自由的炽热之火依然旺盛,可谓人权律师群体里的中坚。在广州人权律师群体里,非常著名的“二葛”(葛文秀和葛永喜)律师,也开始遭遇到来自公权力的围剿。在律协违纪违规听证会上,我看到葛永喜律师在努力地压制住心中的怒火,有条不紊地跟听证会主持人员进行辩驳,但很明显,由于他的愤怒以及强力的自我压制,已经影响到了他在庭上的鬼斧神工般的辩驳的发挥。而葛文秀律师,以其头上的斑白华发,证明了其人生的坎坷,但其庭上排山倒海似的陈词,足以让每一个旁听的人震撼。尽管律协依然对其做出处分决定,但我认为,葛文秀律师才是赢家,同时我也相信,人权律师最终将成为最大的赢家,因为正义站在他们这一边。正义也许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
      在2015年里,律师群体里迎来了一位特殊的新人——前著名检察官杨斌。由于她现在仅是一个实习人员,还不能将她列入死磕派律师行列,更不敢将她列入人权律师队伍。因为不知道她的底细,说不定她还不屑与人权律师为伍呢。但她对律协的那次死磕般的诉讼,足见她的斗志和精神,尽管以败诉告终,但那是公权力和伪公权力勾兑、互相输送利益、沆瀣一气的结果。她在法律上、在道义上、在气势上是个赢家。
       2015年,对于人权律师群体来讲,是黑暗的一年、曲折的一年、艰难前行的一年。但这不足以让人权律师们畏惧。相反,经过磨难,人权律师群体更加成熟、更加理智、更加坚毅、更加团结,赢得更多群众的认可和赞许。他们的影响力也逐渐扩大、队伍也在扩大,他们是中国社会一个新生力量的社会阶层,代表着最普通的人们去均衡早已失衡的利益体系。              谁都知道螳臂当车的结果,但他们正在凝聚更大的力量,相信他们也可以凝聚更大的力量,相信他们终有一天能把走偏的车轨纠正。因为正义在他们这边,而公平、正义、自由、民主、法治这些美好的东西,是人人都想要追求的价值。孙中山先生曾经说过:“天下大势,浩浩汤汤,顺之者昌,逆之者亡。”
      人权律师们是顺应潮流的一群人,胜利属于他们。预祝他们在新的一年里,取得更大的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