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6-01-16

李和平律師妻子王峭岭:天津看守所存款记

2016年元月14号中午一点四十,到了天津第一看守所和第二看守所(两个在一个院子里)。
说实话,看到墙上的通知,我们就心凉了。因为说的是如果关在里面的人没有要求送物存钱的带编号的单子,就不收。下午两点上班后二看窗口没人,打了电话被告知民警在点名。等到老民警来到窗口,果然就是这个说辞。他说如果没有要求送物存钱,他的电脑里不显示。后来看我们不肯放弃,就撕了张纸,让我们写下亲人的名字,我们的身份证号和电话。我有问起能否查到文书寄到哪里了,老民警说不归他们管。我问要问哪个部门,他说他们也不清楚。
我们失望要走时,碰上了给赵威存钱的一位先生,他也是受人之托。已经被拒绝存钱送衣。我们正说着话,突然看到那位老民警隔着窗户叫文足,说“可以了”.文足激动的热泪盈眶,她后来跟我说,觉得还是有好人。我不以为然,说“这是本来就属于他们的权利。”但是文足道:“确实。警方故意设置障碍,但是这个老警察估计是心软了。”我同意文足的说法。我们鼓动那位先生,再给赵威存钱试试,那位先生打了一看的电话,把民警请到窗口。文足帮着他说话:“请帮帮忙,他是外地人,下周就走了。”我也接上话说:“赵威父亲卧床,偏瘫。他父母来不了。”一看的民警也接了赵威的存钱。我接着道:“高月也在这里,她是我丈夫的助理,我给她存些钱。”这时二看的民警不满了,阻止道:“你就管你自己吧,不要管别人!”那位先生悄悄用脚碰了我一下,我知道他担心连赵威的也泡汤,就不再说话了。
回过身,我问二看的老民警,李和平和李春富能否存钱。老民警拨了个电话,过了许久,真的很久都没有电话回过来。期间老民警找我要和平和春富的批捕文书,我说我没有,但是同时期批捕的人都在二看。老警察说那可不一定。口气大有不准备给我办的意思,我捏了一把汗,不再说话。老民警又打了电话,我就知道有戏了。老民警放下电话问:“李春富你存多少?”我说一千。老民警说:“李和平不在这里。”虽然结果是这样,已经超出预期太多了。老民警要求看我的身份证,可是我只有户口本。老民警急了,说你这样我怎么看出来你跟李春富的关系。我也急了,怕他不收说:“我真是他的嫂子。我们不是一家人,肯定不在一个户口本上。”
好说歹说,给春富算是存了钱,想起春富在他哥哥失踪后陪我跑天津,跑博兴路派出所。能够先给他存上,我心里倒安慰了一些。我们走了出来,文足安慰我:“李律师肯定在一看。你放心,他一定是安全的。”
我带了三千块钱出来,在想如果允许,我给709所有的人都能存一点,好让他们知道外面的人在记挂着他们,没有放弃。没想到根本不被允许,我不被允许关心亲人以外的人。我也担心和平的下落,为什么文书还没有到?真收到文书,我就知道他是平安的。我还得去一看,再次尝试给和平存钱。(709事件李和平律师的家属王峭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