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6-01-27

流亡泰国被失踪李新的爱人十三妹遭警方传唤

    2016年1月25日,下午5点半,自称是公安局的人找我去派出所了解情况,我说有事直说无妨。
    我就径直上楼,说是换衣服,然后17:46分速度的跟许多朋友通报了情况并留下了姐夫的手机号码。他们跟着上来,我说孩子在睡觉,他们要求把孩子衣服穿好,非要叫我带着孩子走一趟。
    我要求出示相关证件,说是没带,但是自称所长的报了警号:009120,我就赶紧发给了朋友。我说没带怎么证明你是公安局,万一是黑社会的呢。他们说你姐夫认识我们,我说他认识不代表你就是公安局,他认识不代表我认识。你如果退休了就没权利带我走,退休了参加黑社会绑架人谁知道。
    他们当场发火说了一大堆,姐夫翻译说:你要传唤证可以,马上送来,但是你要拘留。我说我没犯法!他说你赶紧走,我开车送你去,早去早回。我坚决不走,后来上来一位拿着证件,显示湖北省梁子湖区,叫龚峰,警号009146。
    他们把我和孩子从6点搁在派出所屋子二个小时,没问啥,有四五个人在里面玩手机监控着我,包括上厕所,他们都要打电话汇报。孕妇本来就尿频,十分钟一次。
    到第三个小时,有个女的进来,就开始问,问我什么名字什么文化程度,我说小学,就讲我第一句话就不诚实。问我为什么被带来,我说不知道,我没犯法,然后就拿出他们所谓的举报信。内容我看过,大致说有本村群众举报,某某家有个亲戚带小孩儿的妇女,行为很不正常,怀疑是邪教,希望把她带走调查。
    我质问他们不去调查清楚,却来问我!哪个举报人傻逼到还写信,直接打电话举报不是更省事。这笔迹也不是农民所写,一看就知道是你们派出所人所写,策划好的手段。但他们不回答我,说是有人举报就得接受调查。他们问我和什么人接触,我说零下的天气我天天在床上睡觉,没出门更没和人说话,怎么会有群众举报。我要求举报人对质,回说是为了保护个人隐私;我说我被你们无证件带来,侵犯我隐私,是不是得请律师介入?回说:你还没到走法律程序的时候不用请律师,你没犯法,要犯法早拷起来让你坐那个拷问凳子了。我说没犯法赶紧放我回去。又问和什么人联系,我反问说我能和什么人联系。
    他们要求说下婚姻是不是很幸福,我讥笑连人都找不到,还幸福?!你们不去给我找人要人,还把我大活人关这干嘛。她说你男人怎么会找不到了,我说出去旅游就没消息了,你们给我找人才对。她说你男人出去之前交代去做什么,我回说旅游。她说你男人出去干嘛,你不可能不知道,我们没权利去找你男人。
    我说好笑,我残疾人怀孕带着孩子,你们不去送温暖,不送奶粉尿不湿营养品,却把我残疾人抓来。他说送温暖这是你本村干部做的事,你如果是我们村的人,我肯定给你送来。我说我在这里才几天,买奶粉尿不湿等等缴了不少税,你就是这样对待纳税人的么。他说你来了我们村,别人举报有问题,那么我们就要找你了解情况。我说我本村干部都没刁难我,你们却这样对待一个外地来的纳税人,我花钱养着你们干嘛,这就是你们为人民服务的态度么。
    他们问我孩子几岁,他和他爸爸叫什么名字,我胡乱说了名字,说我不诚实。问怎么认识的,哪年结婚的,我说别人介绍,哪年结婚不记得,她说哪年结婚有娃儿都不晓得,我说我数学不好不行啊!又问在哪里做什么,我说深圳刮墙的。又问工资多少,我说2000,他说2000在深圳怎么生活,一点不诚实,我说人家只给2000生活费我怎么知道有多少工资,他说生活费就生活费,说什么工资只有2000。
    继续问你在深圳住了多久,我说清明节去的,又问哪年清明节,我说去年,她说有几年了,我说一年,她说去年去的深圳才一年,孩子怎么就二岁了,到底哪年去的。我说你有病啊,生了孩子再去深圳有矛盾么!又问之前在哪里,我说老家有错么?难道你家。又问什么事去的深圳,我说带孩子暖和。
    他说你们在深圳有哪些组织哪些活动,我说我耳背自闭症,不和人接触。你男人出去后联系不上,你经济上怎么解决的,我说吃泡面,没看到我生活困难才来投奔亲戚的么。她说你住的地方总得花钱吧,房子是买的租的,我说我残疾人你说我是买的租的。她说那么房租总得交钱,房子是你找的还是他找的,他找的。钱谁出的?他出的。你男人走后谁交的房租,他交好房租走的。说押金不退吗?我说你是要赔偿我押金吗!你是真关心我生活困难吗?那么给我钱,我现在需要你的帮助,她说我会给你10块钱。我说打发乞丐啊!
    她说家里有什么人,孤儿,没人。那孩子谁带,难道你带啊!
    又问你姐和你是什么人,我说你是真傻装傻,她说是亲姐么,我说你说是认的也行,亲的也行。又问你姐和你姐夫怎么认识的,我说你应该去坟墓里问我爷爷奶奶怎么认识的,下一步是不是要问怎么上床的!
    我说我有心脏病,精神病,还残疾,她讲你以为说有就有,我说那就去鉴定。他们反反复复反反复复的问我从哪里来,在哪里工作,孩子爸爸做什么,怎么认识的,哪年结婚的,等等等等。
    崩溃啊,居然要叫我撩开衣服看我肚子孕期大小,说是你怀孕4个月怎么也不像,我说你认为怎样才像。她说你男人出去了,你怀孕了,怎么可能。我说你意思是说比我还清楚我男人什么时候出去的么,难道你你知道我男人在哪里么,连怀孕日期你都能推算,你没生过孩子么。她说不是,你男人出去了怎么可能抛弃你和孩子,还怀着孕。我说怀孕二个月才发现的不行么!
    上来就要强行摸我肚子!我现场发飙要走人,来火了,就说你不是要看肚子么,就开始脱衣服撒泼。他们几个男的,居然在我没穿衣服情况下,像反绑犯人一样,反绑我的双手,不让我开门出来,不让我砸监控和电脑。我说我手脱过位,最好放了。他们说你穿衣服就放手,我说反绑我怎么穿。穿好又能干嘛,他们说继续交代。我说不放我回家就不穿,他们强硬说穿好衣服继续交代。我要求叫姐夫进来带我回家,在答应叫我姐夫开车接我回家的情况下,我才穿好了衣服。后来姐夫带我回家的时候,所长手机没还我。说是什么时候离开这里就什么时候还手机和电脑,我这才知道有人来把姐夫家的电脑主机带走了。他们叫姐夫转告我,叫我最好走,别在这里呆了,否则天天来找我麻烦。
    我能去哪!
    我是快10点的时候到了家,说好的8点连线美国之音电视直播采访也错过了,电话打爆了。我不知道主持人他们有没有想过专制主义国家, 联系不上当事人证明有问题。怕就怕认为我不守信用故意在回避他们。猛然想起派出所他们有意不让我上电视,才故意拖着我时间。我因为手机没开通国际打不出国外电话,就用了网络电话打过去,每次都是一位老外接的,无法交流。
    公安局手段可谓高明,我在离开广东的时候,就把国内软件卸载了,把手机号码和身份证等等包起来了,仍然能找到了我。问我最多的问题居然是要我交代最近有什么组织活动!

                                                         李新妻子十三妹(何方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