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6-01-31

于新永关于新疆张海涛案中的情况说明

张海涛与我
    躺着中枪,从来没有像现在感觉这么强烈。今天接到一朋友的电话,说是新疆有个叫作张海涛的法院判决书中提到了我,说我怎么怎么的。我想起来了,去年秋天我被刑事拘留的最后一天,就是新疆两位国保在看守所提审的我,内容是问我邓启金方面的情况,顺便提到了张海涛、赵海通等事情。对赵海通我一无所知,邓启金则比较熟悉,他万里迢迢来济南好几次,我们吃过几次饭。但他对我的理念并不认可,也没有交往成好朋友,便分道扬镳了。理念不相同不一定不是好朋友。比如我跟青岛的老*,是很好的哥们,但他激烈批评的另一个访民,我却不反对,今天还给监狱中的她汇款200元。而我跟这个张海涛,则既没有见过面,也没有在网络上成为好朋友,实际上要不是新疆国宝提审我,我早已经忘记他了。
    晚上回家上网看到他的资料,一个很英俊潇洒的年轻人,怎么犯了如此的滔天大罪要判刑19年?再仔细看他的文字:“我和于新永根本就没见过面,只打过两三次电话,短短几分钟时间,就是问一下他在山东有没有见到过邓启金,现在下落,除此无其它话题。不知这份证人证言从何而来。……”啊,张海涛说的完全属实!现在我可以告诉几乎被我遗忘的赵海涛先生,这份证人证言是你们新疆的两位国保,从济南看守所提审我的时候得到的。但与事实不符!
    “9、证人于新永证言,证实被告人张海涛在日常聚会中,经常发表诬蔑我党政策的言论。”
    哈哈,上面说过了,我跟这个张海涛,则既没有见过面,也没有在网络上成为好朋友,怎么会听到“张海涛在日常聚会中”说了些什么呢?“经常发表诬蔑我党政策”?这个党说的是国民党还是民进党?在台湾反对这两个党的老百姓,好像不会因此获罪吧?
我对张海涛印象极其淡漠,他有没有跟我有限的私下里网络上说过工党或者保守党的好坏话,我确实不记得的。即使有,那也跟我跟某个女士在语音里谈情说爱甚至做爱到高潮,属于个人的隐私,管你公权力什么事儿?你愿意听就听去呗!
                       济南公民   于新永
电话15315598964
                         2016年1月3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