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6-01-04

苏州常熟徐文石:寻找王宇律师,怀念那一抺淡淡的清香


她总是把灿烂的微笑留给大家⋯

她是律师,一个戴眼镜的很普通的中年妇女。和她没见过几次面,也未近距离长时间谈过话。说实话,我想不通为何会时常想起她?久而久之,终于明白,是她那常挂着微笑的仿佛是天生的笑脸。哦!是怀念!怀念透过她的笑脸看到她的心底的阳光!怀念那一抹淡淡的清香⋯

我们原是拥有1500名职工的江苏常熟开关厂的国企工人,因企改时自己出资购买的股份被改制后公司的高管层侵占而与其进行了长达10年的抗争,而提起的数百起诉讼经一审、二审、再审却无一胜诉!抗争的人员也由开始时的100多人减为不足40人,可想而知,结局不但一无所获而且被拘留、被传唤约40人次!被辞退的约40人!尽管我们并未屈服,但毕竟势单力薄,无法与强大的腐败势力抗衡,只能在诉讼、上访、举报的泥潭中挣扎⋯在艰苦漫长的岁月里我们渐渐的醒悟了。弱势维权必须抱团取暖、守望相助!慢慢的与周边地区的维权人士开始了互动。在声援常熟煽颠犯顾义民时认识了为顾辩护的刘卫国、何辉新律师以及苏州奔博等很多来自全国各地的捍权人士。

2013年,我们在声援苏州抗暴英雄范木根时认识了为范老英雄辩护的王宇律师,见过她的丈夫包龙军和她戴眼镜的儿子。起初我一直纳闷:一个著名律师走南闯北接触的都是穷苦的被拆迁户和被冤案折磨的倾家荡产的老百姓赚不到钱咋办啊?从围绕在她周围的被拆迁户的口中我真没听到有人与她有过什么经济纠结,她总是微笑着没完没了的解答被拆迁户们提出的各种与拆迁或诉讼有关的法律问题,而且时常要持续几个小时,而这一切竟然是无偿的!不由我想起当初我们为股权诉讼去上海律所法律咨询,从进门开始记时,各律所的法律咨询费每小时数百元不等!我们100多人花了近20万元律师费,最后因请的律师被公司老板买通而打水飘了!因此,我真不相信这一切!而这一切又是亲眼目睹真真切切的!有一次当她偶尔空闲时,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与她谈及了我们的事,当她了解了我们的遭遇后她低下头沉默了!一会她就抬起头又带着微笑说:“过几天我去你处,办好授权委托书后去常熟法院了解一下!”啊!就这么简单!我瞬时惊呆了!回家后,我的伙伴们将信将疑。记得五天后的上午,她从镇江来电说:下午1点左右到常熟,你们不要接,我午饭已吃,把办委托书的地址告诉我即可,今天去法院主要是你们的立案问题。我和伙伴们欣喜若狂,选择了一个离法院近又好找的伙伴的家,并订好酒店,晚上要好好的招待一下!下午1点10分,她到了,带着微笑与伙伴们熟悉了一下后就签了授权委托书,下午2点多我们一起到常熟法院立案庭。当昔日居高临下的庭长看到授权委托书后,我们第一次看到他沉下了永远高昂的头,而我们的王宇律师脸上依然是昔日的微笑!谈话很简单,庭长很尴尬,最后他答应马上请示领导,而我们的王宇律师即要求他7天内给予答复,庭长含糊其词的答应了!好了!才下午3点多去酒店还早,我们准备和她到家里聊聊并了解一下相关费用问题。没想到她马上要去苏州办事,晚上去外地的火车票也订好了!

尽管无耻的法院依然没有立案,最后我们在法院举牌死磕几个月后于2015年6月才予以立案,当王宇律师在微信里看到我们立案的消息后,在回复中表扬了我们的死磕精神。我想那她的微笑一定很灿烂!没想到的是,自那次后我们没见过面⋯后来⋯当我得悉709大抓捕后,我愤怒了!7月10日晚上7点,我做了一个:声援锋锐律所,寻找王宇律师!的牌子并举牌拍照发了微博!晚上11点,竟然苏州市、常熟市二级公安、国保闯入我家说是接江苏省厅的通报要传唤我了解情况,并要求我立即删博,否则要行拘!其实到那时我已发现那微博已被删除了!就假装答应了他们才幸免于难!此后几天中又被约谈二次!

我们的案子立案后,我们的王宇律师被失踪了!现因一审败诉而进入二审程序,可我们依然没有律师!匪夷所思的是我们的王宇律师为弱势维权有何罪?快半年了!即使有罪也该公布是何罪?

我们的王宇律师在哪里?我们的案件二审等着你!没有你我们宁可输!我们还欠你一顿晚饭!欠你来常熟的路费!我们不请其他律师并非是不相信所有的律师,而是因为我们怀念那灿烂的笑脸、怀念那心底的阳光、怀念那一抹淡淡的清香⋯

2016年1月4日晨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