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6-01-31

关于刘书庆被注销律师证的周知声明

        2016年1月14日下午3时我所主任告知我,说司法局让他去一趟谈我的问题.他猜测是司法局抱走的我的案卷可能被查出点问题,我亦这样认为,毕竟这次济南市司法局检查案卷不同于以往,以往是在律师所抽查,这次是对特定律师的普查,所里凡是与我有关的信息均被拷走,如果严格按照他们整卷的标准,恐怕所有人案卷都不达标,案卷查出瑕疵在所难免,但我倒并不担心,毕竟我坚持依法接案依法代理,重要的手续都没有问题,而且执业七年来从未被客户投诉,反倒客户很多成了朋友.下午5点主任突然通知我司法局决定注销我的律师证,让我大为震惊,有种猝不及防被重击的感觉。
       12月4日的”七九研讨会”结束后,我被济南市公安局警察两次约谈,而且还累及我家人一次.约谈时总体上气氛尚可。
       第一次约谈重点谈的是研讨会的事,我坦诚参加该研讨会系受和平夫人诚挚邀请,考虑到本人没有顶住压力代理和平案件,致使和平家人需另寻律师,对和平及其夫人深抱愧疚之意,权衡再三同意参加,而且路费也系自己承担,我亦承诺自此不再就7.9事件公开发声。
        中间历下区警方约谈我妻子一次,谈及对我看法,说他们认为本人是一位好儿子好丈夫好父亲,希望我妻子多关心我,多和我交流,多劝导我,不要误入歧途。
        第二次约谈是在我代理王秋实律师未被律所同意的当日下午,气氛也还友好,他们还戏称有机会要旁听我案件审理,而我也答应以后尽量少接敏感案件。
        基于他们传递的信息,我相信今年年检或许问题不大。未曾想不出几天情势便急转直下。我找济南市司法局律管处处长沟通,希望他们宽限几天,等我年检时再注销不迟,以便让我处理下手头未结的案件。司法局说不是他们决定的,他们只能执行,没有任何转圜空间。
         事已至此,我已释然,原谅那背后的翻云覆雨之手。毕竟从我代理许志永博士案件后,学校基于“你懂的”原因已经拒绝再安排我上法学课----尽管他们仍然缺老师,但依据《律师法》确实我已不符合兼职律师的条件,尽管济南市兼职律师中很多亦不符合此规定,但诚如律管处长所言别人没人盯着,所以我亦无话可说,也尊重律所主任的意思不再复议和诉讼,我只能佩服他们伏笔埋的深远。
        现在,我律师生涯已经暂告结束,不悲不喜,但为稻粱谋,也需要重新规划自己,门关了,就凿一扇窗,作为欲望比较低的人,窗户虽然比门要小一些,但也足够呼吸,因此我是谨慎乐观的。
       最后谢谢大家关心,无需再向我表达关切之意,就让此事翻篇。                  
          律师刘书庆                  
                     2016年1月3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