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6-01-05

李非:处女膜修补术与谎言治国

九十年代初期的深圳,曾满大街乱贴着处女膜修补术的牛皮癣广告,首席医师当然是著名的退休老军医了。“改革开放”才十年光景,彼时贵国性观念比之今日尚趋保守,老祖宗的传统贞操观念多少还影响着部分人,婚前守贞仿佛是好女人的一项指标。除了传统落后的观念作祟,促使一部分女人尝试着去做处女膜修补术之外,还有活跃在各种特殊发廊和某些酒店的失足女郎,为了满足一些特殊客人的嗜好,更是频繁地去做处女膜修补术。这个失足女群体,或是处女膜修补术的主要客户源。

我觉得处女膜修补术的发明,其实是一项自欺欺人的谎言术。因为:首先,需要去做处女膜修补手术的女人已经不是处女了;其次,修补处女膜无非是要通过造假来向人证明自己其实是处女;最后,处女膜修得再怎么美轮美奂以假乱真,最终也难逃被捅破的命运!

一个专制国家的谎言,其实与处女膜修补术有异曲同工之妙。凡是事关党国丑陋不堪、触目惊心的真相,专制者都会用谎言装裱得美若天仙,外表看起来是那么的令人赏心悦目。可惜过不了多久,美丽的谎言就会被人戳穿,而说谎者就只得再编造一个更大的谎言来弥补被戳破的谎言,如此循环往复维系着专制的运转。

我们不妨通过赵国报纸的标题变化,来欣赏赵国近三十年来就养老问题上,其“处女膜修补术”的水平吧:
标题1、“只生一个好,政府来养老” (1985年);
标题2、“只生一个好,政府帮养老” (1995年);
标题3、“养老不能靠政府!” (2005年);
标题4、“推迟退休好,自己来养老” (2012年)。

当严抓计划生育时,拍胸脯保证“政府来养老”。十年后白条没有兑现丝毫,只好底气不足音量渐弱喊出“政府帮养老”。这一字之差可谓神来之笔:把原本政府的全部责任变成了政府的部分责任,把原本政府的义务变成了政府在做慈善。尽管十年换一字让政府脱掉部分责任,但在养老问题依然看不到政府的任何作为。二十年过去了,政府既不“来养老”也不“帮养老”,承诺全无兑现。当被逼急了的时候就干脆凶相毕露耍起了流氓——“养老不能靠政府!”这样又忽悠了七年后,接下来又撒了一个更大的弥天大谎:“推迟退休好,自己来养老”。这样一来,既划清了界限“自己来养老”把政府养老责任再度推开,并延迟至65岁退休。这样一来,虽让那些年届花甲日进斗金的官员们笑不拢嘴,可那些本来就精疲力竭贫病交加的底层工作的劳工们,好不容易熬到了六十岁,现又要TA们再折腾上五年,TA们还能否有命“享受”只有象征意义的个人储蓄式养老金,尚未可知!

从上例可见,不管时空如何推移,谎言总是附体官媒然后与时俱进,竭力为“党的政策亚克西”涂脂抹粉、摇旗呐喊。

再看看如今的赵国京都,一到雾霾天,街上尽是蒙面人,带口罩上街成了一个人不被毒死苟且存活的基本装备。如果有人在雾霾天气的街头里意外发现还有不带口罩的人,那么大家可要留意此君了!毫无疑问,此君要吸霾轻生了!

雾霾愈发严重,政治谎言更是功不可没。早在2010年,美国驻赵大使馆就“干涉赵国内政”,开始发布京都PM2.5监测数据。监测数据屡次爆表,超过最高污染指数500,被美使馆描述为“糟糕透顶”。而与此同时,在当地的环保局公布的污染指数就显得相当轻松,一般在200以内,不过是“轻度污染”。一座城市,监测出两组悬殊的数据,谁是说谎者不言而喻。谎言被戳破后,令时任环保局副局长的杜少中大为光火,指责驻赵使馆“炒作北京污染数据”。赵国口交部发炎人僵鱼更是从法理上予以驳斥:“根据国际公约,众所周知美国使馆区是美国领土,他们在那里监测到的数据只能说明美国的空气质量不好。”僵鱼女士的顶级黑色幽默,当然也是顶级的无耻谎言。

若五年前官方能够公开并正视雾霾的严重性,立即进行积极有效的治理,而不是用一个个谎言来掩盖雾霾肆虐的真相,那么还有今天伸手不见五指和人口一罩的城市奇观吗?难道不说谎会死吗?

——是的,专制得以依靠的两大支柱:一是谎言,二是暴力。两者缺一不可。若哪天一个政权不再说谎了,那么它就必然要轰然倒塌。换句话说,不说谎真的会死耶!(广州李非201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