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6-01-06

无力的我们、无力的声音、无力的时代

(2016.01.06 权利运动来稿刊登)经常有好友对我说:“你能不能发些与你身份相符的东西?”“你发的或者转发的文章有点特别。”“你能不能不要活得这么严肃?”“你自己不觉得自己活得很累吗?”“有些事自己知道就可以了。”……


平心而论,我自己都觉得自己活得很严肃,更是因为说话被销号活得劳累;其实甚至我更多的感受是一种痛苦、悲哀、悲凉、无奈…当然也有过无数次的愤怒和绝望。


那些提醒关心我的朋友、同学甚至亲人,我内心里非常感谢或者感激你们,甚至是一种欣慰,因为我还有你们关心,正是因为关系很好的人,才会真正为我担心,虽然,我不会接受你们的观点和意见,更大程度上对我来说,是我不能,正是因为人性的弱点,所以我们都保持沉默,也正是因为我们都保持沉默,所以我们要遭受沉默带来的恶果。


其实,我自己又何尝不知道、又何尝不害怕呢。也许,我自己比任何人都担心自己,我自己比任何人都害怕这个国家。因为我见过有人被喝茶、被约谈、被失踪、被旅游、被驱逐、被失去自由……


因言获罪犹如一把达摩克里斯之剑悬挂在每个人的头顶。


在一个法治国家,任何人都只需要做法律的奴隶,在人治国家,任何人都可能要做权力的奴才。如果,每个人都不敢表达自己的想法、都不能说出自己的观点、都害怕说出自己的真实意见…因为表达了一些想法、看法、说法就担惊受怕、提心吊胆而产生恐惧心理,在我看来,这个国家就已不正常的可怕。


法治一定会保证每个人免于恐惧的自由,言论自由一定会保护每个人说错话的自由。


也许,“当你去了解真相时,你就已经走上犯罪的道路”。对我个人而言,我更多感受到是“当你知道很多真相后,你就会很痛苦和孤独”。


我不想假装自己是无畏的勇士,因为我和所有人一样,与生俱来就相伴着恐惧和痛苦。


正是因为这样,当我自己很熟悉的亲朋好友想争做一名公民时,我却感到莫名的隐隐痛苦和担忧,因为我怕他们承受不了异类的眼光,我怕他们也走上痛苦孤独之路,正如电影《暗杀》中,表现出来的亲情与人性的流露,我们都希望别人坚持正义,我们也都明白道义,但是,我们不希望是自己的亲人,因为每个人都知道,在不正常的社会,正常人是极其痛苦的,而我们不希望他们也痛苦。


其实,很多时候、很多次,我想自己忘记这一切,抹掉这一切,忽略这一切,回到从前,做原来的我,用自我遗忘、自我逃避、自我欺骗来改变自己,希望自己变回和现在无数的大众一样,躲进小楼成一统、管它冬夏与春秋,做个快乐的自己,做个原来什么都不知道的自己。


因为知道了解太多越痛苦。


假装不知道事实、假装不知道真相、假装不知道欺骗;我却做不到。在懦弱和恐惧中缓缓前行,因为还有良知、还有灵魂、还有人性;其实,很多沉默的人不是不知道真相、不是不明白事实、不是不知道你说的是对的……


但是,也是因为但是,他们却终究还是他们,我们仍只是我们。


其实,很多次,我想告诉自己放弃,坚持和放弃的意念时常拿我的灵魂拔河玩。当看见总是只有零星孤独的公民,我想过放弃过;当看见因言获罪的公民,我想到畏惧过;当看见很多人朋友的嘱咐,我想过改变过。


可是,当我看见在前面用火把照亮前行的勇者,当我看见在前面开路的义者,当我看见独孤的零星勇士都还在坚守,我不忍放弃、退缩。


我不想他们如此孤独,我不想他们如此寂寞,我不想他们如此心寒。为众人抱火者,不可使之冻毙于风雪;为自由启路者,不可使之困顿于荆棘。


我忍不住去揭黑幕,向强权说“不”,是因为良知告诉我不可以做跪着的哑巴;骂我的人,我不恨你,因为你的脑袋残疾;理解我的人,我不会感谢你,因为这也关乎你自己的命运;同路的人,我敬佩你们,相比我勇敢、坚强、博文多识,是我今生最敬重的人!我是活在当下中国,极少数的傻子之一。就算被大多极聪明的同类挖苦、嘲弄、敌视……都无悔。因为我,不想在若干年后,被后世耻笑:“跪着的哑巴奴才”。


很多人说我固执,老喜欢自己找痛苦,自己与自己较劲,自己与自己作对,很多时候,我也在想为什么,如大众所说“怎么都是一种活法”,从小就耳熟能详的的心灵鸡汤,“改变不了环境,但可以改变自己”。有无数种自我逃避的理由,但我却无法逾越良知这道坎、这扇门,我知道,我,我们,都已回不去从前的我们了,我们也学不会现在的他们了。


当都已经默认了不公平,都已经把不正常当做正常;其实,比不公平更不公平的是,当你自己都已经默认了不公平!


无力的我们、无力的声音、无力的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