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6-01-11

李和平律师妻子王峭岭:我与王秋实律师的几面之缘

可能不单单王秋实律师,我想好多律师都写好了与父母书。常听到律师们说“‘他们’总说要抓我,随便什么时候动手,抓就抓吧。进去反而更踏实。省得看同行被失踪,我们心里难受。”而有些律师已经是被抓过被打过了。只要执照一日还在,就要维权!
王秋实对我而言,并不熟悉。只是惊闻全章律师的两个律师被山东国保强力施压,被迫退出合法的代理——强大的压力也是“不退出就抓你”——全章的太太当时非常震惊,因为举国强压下,再找一位律师是何等的艰难!结果,我看到王秋实律师时,他是以全章律师的代理律师身份出现的。他人不高,不胖,不壮,不粗豪,但却是东北人!
跟他在天津河西看守所第一次遇见时,他跟余律师凑在窗口,坚持要见赵旭队长。说实话,他说话慢条斯理,有理有据,逻辑清晰,温和冷静。我看着窗口里面打花腔敷衍的那个警察,忍不住嚷嚷起来,我说:“你们还是男人吗?做这些为虎作伥的事情!你们给个实话,不要再满口法治,一口的谎话。”女人急了,反复也就是这几句,一直骂着。
我的声音盖过了律师们的声音,警察也很急,辩解着,最后我止住了声音,一直冷静旁观的王秋实律师总结了一句:“请转告你们的上级,无论谁的意思,只要破坏法治作恶,必自己担恶果!”我觉得我嚷了半天,这一句算是最有力量的总结!没有这一句,我怎么嚷都意犹未尽似的。到底是有经验又敢发声的律师。
后来出来又聊起他为全章律师申请的信息公开,我眼睛一亮。真的是各位律师有各个不同的角度,我请他发给我一份,他二话不说就特别痛快的答应了。包括后来因为信息公开提起行政诉讼,他的行政诉状表示我也可以借鉴。说到这儿,我不得不说,人权律师是一群特别不藏私的律师。自己起草的文书,如此慷慨允许别人使用,包括前任律师表明全力支持后任律师。这都是我见到的这群人权律师的特色。
惊闻他失踪,又看了他早就写就给父母的信,我万万没想到他早就明白自己所面临的危险。如此这般的王秋实律师,虽然我只见了几面,但确实让我们钦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