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6-01-04

广东劳工NGO案 朋友,请大声告诉TA们:我们站在同一阵线上!

女权运动近二百年的历史,其实是一部妇女解放史──要把人类从父权的桎梏中解放出来。妇女平权运动从西方妇女争取参政权为起点,姐妹前辈们以牢狱之灾以至绝食这种以身体抵抗的方式作斗争,甚至牺牲性命去争取妇女投票权。

一路走来,女权主义经过持续的争辩、反省然后升华,跟其他解放运动结合又分手,在政治平等、经济平等以及性解放等议题上改变父权的社会结构,至今虽未竟全功,在不同国家仍面对不同程度的严酷打压与污名,但却为所有平权运动展现出希望的火花。

女权主义的发展因与其他众多现代思潮的互动,对于过去以白人中产为中心的妇女解放运动有所反省,而参与到不同的解放运动中去。土地运动、反战运动、环保运动等,都有着女权主义者的身影。然而历史的洪流随时日过去而逐渐如玻璃般透明清晰,这些解放运动,都指向着一个目标:反资本主义。在全球化的年代,资本无国界地膨涨,为“富可敌国”一词添上一笔明证,一切的所谓“发展”都唯资本马首是瞻,而漠视任何人之为人的一切权利。

为了巩固资本主义世界的长治久安,国家在经济起飞时会把年轻女孩推到劳动市场去任资本鱼肉,在经济衰退时又呼吁女人回家把职位让给男人,正因为如此,资本主义的宣传机器才会无所不其极地维护家庭(责任)私有制。一夫一妻上奉父辈下育儿孙的幸福美满成了全球人类唯一的追求目标,为了达标,谁还敢妄动一分,试图对不平之事作出反抗呢?只有逆来顺受才是上上之策。

女权运动与劳权运动相同,就是因为有些人不甘为“第二性”,也不甘为现代资本的奴隶,所以TA们要反抗。如果我们因自觉不是工人阶级,而认为劳权运动与我无关,这就有如男人自认为不是女人,所以女权运动与他们无关一样,是对事物本质的认识错误。女权运动与劳权运动,是世界上两大解放运动,影响最深、最广、最远。如果我们只谈父权而不谈劳权,就无法在平等教育权、工作权、反家庭岗位歧视以至争取身体自主及性小众权利(破除家庭私有制)上走得更远;同理,如果我们只谈劳权而不谈父权,只是反对雇用劳动制,而不去实在地废除家庭私有制,那么真正解放全人类(而不是一半人类)的目标就无法达到。

诚然,不是所有的劳权朋友都能看到这两者应该结合,正如不是所有女权朋友都认同此二者实际上是一个道理。或许我们可以开始思考,这两大解放运动所指向的压迫是什么?要解放的又是什么?探究其中,父权、资本与政权的共谋三角关系已经纠缠得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如果今天还有人认为只处理其中一环即可达到解放全人类,那未免有点失于天真了。

昨天,当女权主义者被受打压的时候,底层的工人兄弟姐妹发出了呼声;今天,当劳权朋友面对牢狱之灾时,作为女权主义者,难道还看不出唇亡齿寒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