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6-01-14

广东劳工NGO案 劳工维权的命运,破灭的虚假希望



一切都越来越艰难了。

换做是在三年前,我会时刻提醒自己为社会公义做得还不够,我们还可以更加努力的推动改变,行动的步伐激励着我们挖掘更多的可能性,我们不曾放弃对美好的追求;时至如今,在我疲乏的行动思考中,却只剩下一个“37天”的轮回,从女权五姐妹到公益老男孩的大搜捕,为公义奔走的在地行动者从颇受公众赞赏一波一波地为当局报复陷入囹圄,37天后重获自由却又被披着“犯罪嫌疑人”的身份噤声。而今日,连侥幸的“37天”想象也开始被打破了,被带走的劳工组织维权人士已确认被捕,公义者的付出终究导向了牺牲的宿命。

2015年12月3日,广佛两地劳工NGO遭到严厉打压,多家劳工机构负责人、员工、志愿者、工友等被带走,总人数超过25人。其中佛山南飞雁社工服务中心负责人何晓波、广东番禺打工族服务部负责人曾飞洋、员工朱小梅、前员工孟晗在刑拘一个多月后正式被批准逮捕,而海哥劳工服务部志愿者邓小明、劳动者互动小组负责人彭家勇则取保候审。在这从失联到刑拘到批捕的过程,甚至有警方传达部分当事人口信要求“不请律师”,而律师从未被允许会见所有被捕的劳工公益人。

这似乎就是未来一个漫长时期的宿命,但少有人惊讶。女权五姐妹被带走的时候,总有一股声音——谁叫你们这么激进,还上街做性骚扰倡导活动,所以错在行动者不够温和和太女权,我们做活动应该给父权体制让路;反歧视公益老男孩也被带走的时候,又有人嘀咕着——你看吧,这种反歧视维权倡导类的NGO肯定要吃苦头的,所以错在他们不该大张旗鼓培育边缘社群发声,要做也要跟团委合作;最后劳工NGO人士也带走了,总有一种唏嘘感令人心寒——敢做劳工维权,“煽动”工人罢工,破坏社会秩序,要知道这是在中国!

维权有错

工人维权本来就是错的,在推动经济发展的年代,所有的个体利益都要让渡于资本和权力扩张,螺丝钉的工人权益争取都必须建立在看似“和谐的社会秩序”当中,由不作为的“党工会”承担。而工人维权天然就是要打破虚无现实的想象,揭露资政的暧昧勾结与无为。工人群体从来就不被允许在一个工人阶级政党社会中发声!

帮助工人维权更是错的。2.7亿的农民工权益从未在一个法治的框架下得到保障,劳动法上的劳工三权(组织权、谈判权、罢工权)从未真正享有,当工人践行劳工三权,当劳工NGO努力向工友科普法律,协助工友理性维权,得到的下场却是扣以“扰乱社会秩序”之罪,何其荒诞。2003年云阳县工人熊德明一家被拖欠工资,在温家宝的追讨下当天就拿回工资,何其迅速——我们终于懂了,只有靠赵家人的恩赐,“国家的主人”工人才能保障自己的权益;没有总理的授权,我们怎么可以帮工人维权呢!

边缘化的劳工NGO

08年以来,我们越来越热衷高谈阔论公民社会的发展,全民公益与多元化元素公益生态的成长让我们开始有理由相信,中国的公民社会正在孕育成长,我们沉浸于美好的想象当中直至“公民社会”一词成了“七不讲”之一,当然我们也慢慢习惯于公民行动和民间组织体制化的趋势,温水煮青蛙,恐怖的是面对日渐逼仄的社会空间,我们已经悉数接纳。赵家盛世之下,美好的想象逐渐趋同为被收买的“乌托邦”。

劳工NGO始终扮演着“乌托邦”下最为无力和边缘的角色。背负着市场经济快速发展的剧痛,2.7亿庞大的务工群体在新城市发展中永远得不到根本权益的保障,正如第三部门的论述,在劳工权益受损的现实下,劳工NGO需要站出来去弥补政府职能的缺失,承担起资本剥削下的劳工剧痛。这仍是被边缘的,失语的劳工群体同样预示着劳工NGO在民间组织中同样失语的状态,群体的庞大、问题的严峻、话语权的缺失,都让我们无法看到劳工工作的急迫和无力;边缘化的劳工NGO走不进公众的视野!

2012年,在公民社会最为活跃的一段时间,多家深圳劳工NGO就已经先后被打压逼迁,只有这一刻,劳工组织才被以“捣事者”的姿态被看见,孰不知他们所做的日常只是给工友提供日常休闲空间、上课教授基本学习技能、科普法律,更顶多是提供法律个案咨询指导,别无其他。再到如今,劳工组织更甚开始被冠以“破坏者”的形象抬诸公众,扣以罪名;污名化的媒体审判、煽动性的民粹情绪,劳工NGO就像钉上了罪恶的审判席,为党国抛弃,但谁来保障底层工人的权益呢!

事实上,劳工NGO的罪名化已经不单是工人集体行动的敏感性所致了,联想此前女权和反歧视维权人士被拘,这已经是针对整个权益型民间组织罪名化的开始了,但我们并没有觉察抗争,温水下的青蛙终究是牺牲的宿命,我们会祈祷自己不会是下一只吗?难怪早已有学者坦明,我们的公民社会(公益圈)越走越宽,但是第三部门越来越弱——没有人再站出来对打压指错,喊不。

今时今日的我惟有的仅是无力的吐槽,我无法寄希望于前景如何;但我不甘心,我还有一群真正为社会公义的伙伴身处牢狱,我们还有2.7亿的工友面临无利保障之迫!劳工维权没有错,错的是不受钳制的资本剥削和权力勾结;我们的伙伴也没有罪,让公义奔走者免陷于禁锢,我们一起站出来发声好不.....

年底了,大批的工人又将面临拖欠工资,而为工人发声者却早已不得自由,这是何等的荒诞啊!


来源:祥子,关注劳工,独立公益人。新微博@行者祥子 新公号@行走中的祥子 私人微信:cwxafrb。平台易逝,发声不止。为众人抱火者,不可使他/她冻毙于风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