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6-01-06

广东劳工NGO案:我的朋友何晓波

晓波陷入牢狱之灾,已经一月有余。有时也想写点儿什么,可是生活需要忙碌的事情似乎无穷无尽,那些想法很快就被生活的洪流淹没。与之相比,甚至连晓波被抓这件事本身,都随时会淹没和遗忘。由此看来,日常生活是相当可怕的,可以在无声无息中把对于一个人、一个家庭甚至一个机构如此重要的事情,在我们的视野中抹去,哪怕他是我们的朋友。
不过,这么说似乎未免担负了过多我们不该担负的责任,网络删帖对于人们的失焦或遗忘或许应该承担更多的责任。可是,作为自认为是晓波朋友的人,还是不能不自问一句:别人想让我们淡漠或完全忘记,我们就要理所当然地选择遗忘吗?选择淡漠或遗忘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不用活得那么辛苦。面对各种压力、疑惧和焦虑,还有删帖,甚至喝茶,谁能不累?​
可是,晓波是我的朋友,无法淡漠和忘记。正像晓波刚出事时,一些朋友通过写文章声援一样,晓波留给我的印象很深,想起他,音容笑貌都很鲜活。被捕一个月,不能见家人,也见不到律师,冬天的监牢,无休止的审讯,他的身体吃得消吗?人的头脑不像电脑硬盘,格式化一下,瞬间所有东西都没有了,一切可以重新开始。人不是这样,有些事忘不了,也不能不担心他的处境。​
认识晓波时间并不长,也就两年多,见面的次数更是屈指可数。但晓波的开朗、风趣、幽默,天塌下来当被盖的气概,还有他和南飞雁为工伤工友做的事情,让我敬佩不已,很快就成了朋友。其实,凡是和他有交集的公益圈的人,有几个不是他的朋友呢?我压根不相信他会是什么违法之人,恰恰相反,他是这个时代的平民英雄。相信和我有同样想法的朋友并不少。​
刚认识他的时候,晓波正春风得意,南飞雁获得民政部门批准正式注册不久,地方政府给了他不少荣誉,他也屡屡见诸报端,出现在广佛两地的电视节目里,如果说那时的晓波是公益名人,并不为过。可是,晓波最可贵之处在于,无论顺境逆境,都不放弃草根本色,与工友和公益朋友打成一片。​
第一次去听他一个月一次的法律讲座,非常震撼。工伤工友从珠三角各地来到南飞雁小小的办公室,满满挤了二三十人,据说有时还会挤七八十人,有手指被机器切掉的,有尘肺病的,有苯中毒也就是白血病的,等等,他们无力面对企业主和偏帮企业主的政府机构,投告无门,听说晓波这里可以通过法律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就赶过来了解情况。他们的神情凝重而专注。​
据晓波说,工伤是很普遍的现象,仅仅佛山一个城市(不包括顺德区),一年工伤人数就达三万人左右,如果包括顺德就更多。单单佛山就有十几家工伤医院,情况之严重,可想而知。但工人受了工伤后,他们缺乏法律意识,不知道如何维护自身权益,加之企业主的强势和政府相关部门的失职,工人往往忍气吞声,拿着企业主给的一点儿微不足道的补偿,带着一身伤残和严重职业病,就被打发回家。他们为企业主工作受了工伤,得了职业病,丧失了劳动能力,有的甚至家破人亡,如何能安稳度过余生?​
晓波也是工伤工人,左手的三个手指没了,他也经历了与这些工友们相似的痛苦,后来得知能够通过法律维护自己的权益,于是刻苦学习各种法律,不但帮自己维护权益,还成立专门服务工伤工友的机构南飞雁。坐在下面,听晓波生动、风趣地讲授工友面临困难该如何寻找法律途径保证自己的权益,各种鲜活的案例信手拈来,清楚明白,又鲜活有趣。那些外人听起来都觉得可怕的场面和话题,他讲起来令人如沐春风。他是个天生的教师。我听着心里都是的敞亮的,更何况涉及切身利益的工伤工友?​
想到这里会觉得有关部门抓捕晓波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晓波所作所为,都是为了维护工伤工友的合法权益,在法律框架下寻求合理的解决途径,这与地方政府的利益不是一致的吗?难道地方政府希望工伤工人投告无门然后铤而走险吗?晓波和他的机构所为,不但可帮助工人维护应得权益,而且能够促使企业正视劳动安全问题,提升设备安全性,促进企业安全生产,同时,也为政府减少了很多潜在的社会风险,岂非一举三得?为什么要抓捕晓波他们?我至今也百思不得其解。​
晓波想做的另一件事是办一家打工子弟学校。他说,目前很多打工子弟学校,收费高昂,而且教学质量很差,不是为了教育孩子,而是把孩子圈养起来而已。他想办的学校正好相反,如果地方政府支持旧厂房,就可以大大降低办学成本,并利用自己从事公益多年的经验和人脉,找到好老师,为工人的下一代提供优良的教育,改善他们的素质,不但可以改善他们自身的命运,还可以为社会提供高素质的人才。可惜,此事尚在酝酿之中,晓波就被抓起来了。
别看是晓波是工人出身,但每每能够抓到社会问题的关键之处,思考不但切实,目光远大,而且有无与伦比的行动力和耐心。 ​
各位还记得一位叫张海超的河南工人吗?对,就是那个得了尘肺病在法定职业病医院怎么诊断都是肺炎的张海超,最后一气之下,去郑州其他医院开胸验肺的张海超,此事一出,顿时轰动全国。他是晓波的朋友,有一次见到海超,他的尘肺病很严重,刚刚换肺成功。听他说,在此之前,他每年冬天寒冷难熬,都要到晓波家里住一段时间避寒。其实,海超换肺后,身体还是虚弱,只是,今年晓波自己身陷牢狱之灾,无法照顾海超了。令人叹息。
记得还有一次,晓波讲他和南飞雁的同仁所了解的珠三角工伤工人的困境以及他们的努力,讲完之后,他对着台下的大学生说:“我并不是来请你们为工伤工人做多少事情,没有那样的奢望,只是希望你们如果今后成为公务员、法官或其他身份,面对工人的时候,能在法律许可的范围内,有一点点恻隐之心,而不是冷漠面对。”这么一点点的期待,让我这中年老男人当时就忍不住自己的眼泪。​
我不理解,一个像晓波这样的人,参过军,为国家扛过枪,不幸遭遇工伤之后,自强不息,努力学习法律,相信法律和政府,帮助了那么多需要帮助的工伤工友,是这个社会非常可贵的人才,怎么就会被抓进去坐牢呢?如果他真的违法,按照司法程序调查就好,可是为什么一个多月了还不让律师、家人和他见面?
前些天去看了晓波的家人,想跟晓波说,家里一切都好,无需担心。他的妻子虽然看起来很柔弱,但内心非常坚强,一个人带着两个孩子,把孩子们照顾得很好。大女儿妞妞也是个从容淡定的孩子,喜欢学习。两岁不到的双双,虽然暑假受过伤,现在很健康,她还不懂事,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她是个活泼爱笑的孩子。让我最开心的是,初次见面,双双从来不拒绝让我抱她。​
我相信晓波没有罪。当代历史不止一次告诉我们,一个不独立的司法系统是没有办法保证公平正义的,甚至还会制造很多冤假错案。那些曾经沦为贱民的几十万右派后来平反了,无数文革中的受难者后来也都得到平反,原本安在他们头上的罪名绝大多数都是莫须有的,无凭无证的。一时被定罪的人,往往并非真正的罪人,恰恰相反,他们大都是这个民族的良知良能者。对晓波和他的朋友,我也有很深的信心,相信他们的清白。​
最后,希望我们这个已经走出反右和文革数十年的社会,能够用程序正义对待晓波和他的朋友,更希望地方政府通过有力的制度建设和提升行政效率,带头守法,树立法律尊严,这才是维护社会稳定的根本途径。以为打压像晓波这样的公益人,就可以天下太平,那可真是想错了。
希望晓波在春节之前能够重获自由,到时一定要和他痛饮几杯。如果不能早日获得自由,我们对他的清白也深具信心,也有足够的耐心,等待他重获自由。 晓波,我们好多人等着跟你去“万州大酒店”(一个晓波戏称的路边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