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6-02-01

廖祖笙:唐荆陵灭敌整排、整连……

我和唐荆陵先生有过一面之交。在廖梦君惨烈遇害当年,曾在广州和佛山交界处的一家饭店,一同吃过一餐晚饭。当时在座的有唐荆陵、陈启棠(天理)和另一个维权界的女士,再者就是我夫妇俩。唐荆陵给我的印象完全是一介书生,文质彬彬。而今唐荆陵和陈启棠,都已被关在了小监狱。

唐荆陵推进的“公民不合作运动”,更多的只是一种理念上的传播。令人啼笑皆非的是,理念的持有在“法治国家”也是“犯罪”,而且“触犯”的还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脆弱的“国家政权”,譬若徐志摩的诗句,“不胜凉风的娇羞”,竟会吹弹可破得忌惮了书生对某理念的坚守。

唐荆陵因了坚守理念要系狱五年。在益发狰狞的深夜,我不禁作如是想:怎么就连唐荆陵这样的文弱书生,在这个表象流淌着水蜜桃汁一般幸福的国度,也会“铤而走险”,“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了呢?想到就连刚出校门不久的美女,就连三轮车夫,都“颠覆”或“煽颠”了,心下释然。

从唐荆陵的文字中,惊悉这等彬彬有礼的儒生,早在2011年,就曾被秘密关押在广州市民警培训中心,其间还遭受过打手们的酷刑,对于唐荆陵的走上战场,我也就更多了一分了解。现实的残酷让唐荆陵从当年的懦弱怕事,成长为当今的战斗英雄。他在战斗过程中,已是灭敌整排、整连……

这决非妄言。正如我说过的,暴政是全人类的公敌,基于这一普遍认识,我们也能顺延得出这样的判断:行暴政处即为敌占区。暴政之所以能成其为暴政,原因之一是暴政的麾下聚集了敢于公然践踏人类社会底线的人渣,敌对于社会文明。唐荆陵们的功德之一,是帮助人类社会剔出了人渣。

唐荆陵尽管手无缚鸡之力,但在文明和野蛮的对仗中,其战斗力同所有被“颠覆”、被“煽颠”的战斗英雄们一样,不可小觑。你想想,从幕后指使,到暴徒施暴,到所谓的关押、侦查、起诉、审判,这么绵长的一条犯罪锁链上,自行锁定了多少的作恶者?唐荆陵确真是灭敌整排、整连……

作恶者也肯定知道,在天亮后会被清算,晓得自个没有明天,在破罐子破摔中,接下来为暴政所帮的完全有可能更是倒忙,暴政之恶由此更是有目共见,暴政走向末路的时日因而也会不断缩短。不怕暴政疯狂,怕的就是暴政还不够疯狂。当所有的路皆被堵塞之后,有一条路是助长暴政疯狂。

在到处是“时日曷丧,予及汝皆亡”怒吼的漫漫长夜,书生唐荆陵让苟安者肃然起敬,需去仰视。你看到了他的投笔从戎,看到了他的走上战场,看到了他的灭敌整排、整连……他此刻被囚处,恰恰会是不计后果作恶者来日的被囚之处。一如已被囚的周永康,不待天亮,即完成了角色互换。

在新的社会秩序和政治秩序建立后,唐荆陵们所经受的苦难,可以让民主法治时代的相应部门省去许多甄别的繁琐,可以从一条犯罪链条上,即撸下成串的蚂蚱。新时代的方方面面,会因了唐荆陵们的灭敌整排、整连,而在短期内就变得洁净清澈。战斗英雄会被授勋,清算工作会全面进行。

这是个英雄倍出的时代。向高智晟、郭飞雄、唐荆陵等战斗英雄们致敬!向耿和、张青、汪艳芳等英雄夫人们致敬!你们所经受的苦难,必为历史所铭记,为世人所瞩目。你们淌落的每一滴泪水,在这片苦难的土地上都不会白流。在所有渗透过血泪的黑土层,一定会有绿的葱茏,花的盛开!


写于2016年2月1日(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刘云山担任中宣部部长期间、周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第3487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1788天,被公然带有凌辱性质地置于监控探头之下!廖祖笙被迫颠沛流离期间,风烛残年的母亲和岳母蹊跷被摔至大腿骨折、股骨碎裂……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不时操弄“不作恶”的谷歌,能任意操弄无脊梁的百度……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寡廉鲜耻的无良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