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6-02-18

福清市俞丽平因暴力强征问题致市长公开信

(2016.02.18 权利运动来稿刊登)
许市长您好!
     我叫俞丽平(薛风钦女儿)福建省福清市玉屏石井村人,之前报告单不算的话,这是我给您写的第三封,您说之前给您写的信您收到了,可你没说要怎么处理。今天给您写这封信实在是我们没办法之下,不得不给您写。2015年12月15号市领导群众接待日我们见不到您,我们请求接见,报告写了,信也寄了,我们也去排号排了3天3夜,可15号市领导群众接待日当天,到快十点排到2号的都还没进去,更别说我们5号了,我们从8点等到快12点,您们都下班。现在只能给您写信了,前面写的两件事情您都知道了,今天给您说说发生在我家的第三件事。
  福清市玉屏街道石井村土地实属基本农田,村民土地怎么悄无声息的,就成政府储备用地呢?此次地位置、征地没有告知村民征用土用途、范围、面积、登记补偿等,暴力强征村民基本农田。
玉屏街道巧设名目“石井花园住宅小区”,违规违法操作,少批多征,暴力强征村民仅剩108亩基本农田,官商勾结搞房地产开发,强行以每亩总计25.8万征地,而25.8万是包含了生活留用地的钱,如果有合法征地情况下,政府是以10%的比例安置留用地,但官商勾结下,强买强卖村民生活留用地,这算不算非法倒卖土地?如果是,那是相关人员是否该抓去判刑坐牢?
 2015年8月27日在没有任何征兆前提,在市政府牵头下玉屏街道办事处倾巢出动,现为中共党员、玉屏街道党工委书记林珠美、主任陈孙福穿着假的迷彩服,将自己打扮成匪徒似的团带着街道上至书记主任、下至采购员全部人员以及黑社会雇佣的黑恶团伙共计两三百人,乘坐各种车辆犹如当年日本鬼子一样气势汹汹开进石井村,将村里的村路给封锁起来不让人进出,随即下令雇来的黑恶团伙对村民承包的80多亩耕地实施强暴式毁填,致使即可收成的火龙果、花生、地瓜等作物全部毁于一旦,尤其是火龙果承包户引进台湾优质新品,花了三四年的心血种植种苗成功,今年火龙果刚开始开花结果,就被夷为平地。
更令人愤怒的是在暴力毁田过程中,不仅指使手持棍棒的黑恶团伙对依法前来制止毁田承包户施暴殴打,导致我俞丽平头部被打伤,深达 2 厘米、长达 5-7 厘米,并致其脑震荡。他们电话又与福清医院通气,推脱不愿收治我,我只得呆在门诊中!请问市长您为什么要出动两三百人强征百姓的土地?为什么征地要收持铁棍伤人?为什么要事先准备好120在守着?是否做好打人的打算?如果说这次征地合法的为什么在征地前不通知村民?为什么对依法维权农民实施暴打?这次暴征街道领导说是市里授意的,请问市长您这些行为是您授意的吗?国家三申五令禁止强拆强征,为此还出台《关于进一步严格征地拆迁管理工作切实维护群众合法权益的紧急通知》,要求对于程序不合法、补偿不到位、被拆迁人居住条件未得到保障以及未制订应急预案的,一律不得实施强制征迁。如果是个人行为,在法治中国、文明福清竟然有人公然打着政府的名义抢劫伤人,这些人是否该依法接受法律制裁?
像发生在我家征地打人流血事件在福清比比皆是,例如:福清周边的阳下村、东南村、西楼村、岭兜村、洋头村、单头村等等,还有周边乡镇农民也都一样遭受暴力打人强征,如果说打人强征在福清是一种特色的话,不知市政府是否有法可依,依的又是哪条法律法规?作为福清最高领导人的许市长您是否该为这些打人强征事件做出解释?
今年3月间我们曾就玉屏街道书记林珠美、主任陈孙福石井村委会要圈占我们承包耕地一事,向福清、福州、福建三级国土部门信访反映、复查、复核过,该部门在答复中根本没有涉及街道书记林珠美提供的闽政地[2014]791、860号的省政府批文。这闽政地[2014]791、860号的省政府批文,批的又是哪里的地?这么明显的违法行为,为什么市政府却睁只眼闭只眼?甚至纵容起违法行为继续。
  恳切请求许市长导能为我们这些农民讨回公道,以维护农民的合法权益不受侵害”。
                                                                                                                请求人:俞丽平
                                                                                                        电话:130238159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