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6-02-17

王宇辩护律师文东海:李斌,你会解聘我吗?

李 作为709大抓捕事件当事人王宇的辩护律师,我曾经无数次想幻想着有一天警方会开恩让我见上王宇,也正是这种不切实际的幻想促使我一而再,再而三的往返于长沙至天津的路上,虽然每次都是劳而无功,但我乐此不彼,因为我心中还残留着一丝对党国依法治国的美好想象,毕竟这法律是他们制定的,即使弃之如敝履,也会顾及一下他们在制定法律时的辛劳,但幻想就是幻想,一点波澜便会击碎水中月的美好。
    说到李斌,我并不熟悉,他出现在我的记忆中,是在王宇、周世峰、王全璋、李和平、谢阳等人被以颠覆或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之后,陆续传出一个叫李斌的警察,他连续多次解聘了好几位辩护律师,其解聘的理由也很奇特:当事人自己已经请了律师,所以你的辩护律师资格被解除了。起初听到这个消息时,我还抱着一丝侥幸,毕竟当事人要求换律师的也不是没有,但李斌后续的作为却不得不让人生疑,解除便解除了,你倒是把解除律师的手续给律师看一看,如果律师不相信这种书面解除的真实性,你再按照两院三部的司法解释规定安排律师会见确认一下,一切便也顺理成章,皆大欢喜,可他偏不,不但不让辩护律师看书面解除文件,更加不安排律师会见确认当事人解除律师的真实性。
    李斌反正就是要解除,至于刑诉法如何规定,律师法如何规定,两院三部的司法解释如何规定,他似乎特有底气不在乎,则此我只能够理解成是李斌要解除我们这些律师而不是当事人要解除我们。支持这个论点的还有两个鲜活的例子,比如江湖上有名的杨金柱大侠,听说起初也是在被解除之列,但杨金柱可不是一般律师,自然不会那么听任摆布,六十岁的人在傍晚忍受着北方的严寒,流着鼻涕坚持要一个说法,最终李斌答应第二天再次会面商谈,并最终承认杨金柱的当事人周世峰并未委托律师,完全是他(或他们)不喜欢这一批律师,所以要解聘杨律师,杨金柱的辩护律师资格算是暂时保住了。还有律师界有名的程海律师,李斌同样想解除他,但程海律师凭着三寸不烂之舌,硬是让李斌收回了解除的说辞。
    和以上两位律师相比,我真是无法望其项背,自然我也不敢奢望有什么奇迹会在我身上发生,更加让我气馁的是,就在我准备去会见李斌的前一天,李和平的辩护律师蔡瑛和马连顺也被他们解除了,而且理由同样是当事人已经自己聘请了律师,唯一不同的是,我感觉到如果李斌此前在答复其他律师之时,还有点躲躲藏藏,心里多少有点愧疚过意不去的话,这次他则是底气十足,他明确告诉两位律师:有李和平解除辩护律师的文件但就是不给他们看。以我有限的想象力,如果他心里还装着法律这个字眼,他断不会如此理直气壮。
    我明天就要去约见李斌,我的目的其实也很简单,我就是想看看法律在他们心中到底有多大的份量,毕竟法律是一个律师的全部,但同样也是他们安身立命的本钱,要是这个社会没有了法律,谁还能够真正安全?
    李斌,你会解聘我吗?

                                                   王宇辩护律师:文东海
                                                         2016年2月17日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