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6-02-05

蔺其磊律师:关于闻知广东高院对“华藏宗门二审”已经送达法律文书的几点闲扯声明

声明人:蔺其磊,北京市瑞凯律师事务所律师,吴泽衡上师的辩护人。
       2016年2月2日20时许,在奔波的路途上,我偶尔从微信上看到一则消息,说广东高院今天下午已经到珠海市第二看守所向吴泽衡送达了文书。一时悲愤心生,随后的几个小时多人向我告知了网上已经报道了“华藏宗门二审”的结果,虽不像本案侦查之初和一审期间媒体报道的范围力度之大,但也显明指出“邪教”的认定。从案发之初直到二审结束,一路走来,见证了中国大陆“首例司法机关认定邪教组织”一案的大部分过程,闻知二审将结束,作为一个见证者,兴之所致愤慨之余,先闲扯几点也算作声明吧:
一、如果非的要认定信奉华藏宗门的这一群人是“组织”的话,进而强行认定为“邪教组织”,不光我“呵呵”,相信一审、二审法院的审判人员等所有涉案的人也在偷笑不止吧。
二、广东高院通知本案二审到2016年2月2日结束,而辩护人几次询问书记员本案合议庭组成人员名单而不知,于1月11日专函广东高院,才于1月21日收到广东高院的“告知合议庭组成人员通知”,而广东高院2月2日就审结了本案,有此一斑,可见本案仅程序上该有多少不合法的问题。
三、虽然辩护人也专函要求广东高院告知一审法院到底移送了100多少本卷宗而未果,但辩护人认为这么多卷宗、这么有影响案件,心里想“应该能够延期审限”,哪怕是仅仅做个样子,现在我深为自己还产生这么幼稚和善意的想法而羞愧啊。
四、我可以直面专横的虎一样的对手,而无法相伴清高的神一样的队友(如果别人把我当队友的话)。
五、再次重申我一审辩护阶段的一句话:历时近一个月的庭审,印证了我把我的当事人称呼为“吴泽衡上师”是正确的。
六、二审生效法律文书的送达,只是意味着本案拉开了序幕,而漫长艰难无望但本案事实将会逐步明朗的申诉,将也自此启动。
         2016年2月3日6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