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6-02-29

广东劳工NGO案 律师成功会见何晓波 晓波坚信没有触犯法律

2016年2月29日权利运动编辑员获悉广东劳工NGO案的当事人何晓波在被关押86天后律师成功会见,在所中体检确认患有血管瘤,同时一直没有收到家属书信。
去年12月3日,广东省内至少4家主要从事劳工维权的NGO,突然遭到打压,20多名负责人和工作人员被警方带走,当中5人及后被刑拘。 “番禺打工族服务”负责人孟晗、工作人员曾飞洋和朱小梅,均控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逮捕;佛山南飞雁负责人何晓波则以“涉嫌职务侵占罪”逮捕。
以下为尚满庆律师的初次会见手记。


尚满庆律师:何晓波初次会见手记
2月26日上午,我意外接到何晓波妻子杨敏电话,说办案单位告诉她律师可以会见,下午我接到南海看守所电话通知,可以“会见何晓波!”。于是27日凌晨三点登上高铁(票难买,可能是春运加开),一路无眠,脑海里不停在设想各种会见场景,回想杨敏以前的嘱托,问晓波在里面怎么样?挨打没有?有没有想家里人?……

七点到达广州南站,天空漂着小雨,跟第一次来一样,搭乘快线前往南海客运站,九点十五分终于赶到达南海看守所(1月20号第一次准备会见时,发现南海看守所生意非常好,担心排不上号!),这次递交手续一切顺利,九点半终于会见到何晓波(忘了跟何晓波握手,遗憾)。

晓波身体一切安好(口述未被刑讯逼供、疲劳审讯--问了他两次,一再确认)。晓波说,刑事拘留当日(12月4日)入所体检肝部右下有血管瘤,12月15日,拘留所主动送晓波到附近医院观察治疗七日(B超)。对于指控罪名“职务侵占”,何晓波表示,因为工作的实际情况,有开设个人账户接受部分捐款,但是机构开支与个人工资是分开的,绝对没有挪用公款。晓波坚信自己没有触犯刑法。具体解释已经在讯问笔录中记载,希望律师在阅卷时注意。(杨敏也写过自己和晓波在一起之后的“血泪史”,垫钱无数,不知道警方说的“侵占”从何而来?)。
我询问晓波是否收到杨敏写的信,晓波确认没有收到。告诉晓波我也会给他写信,让他注意查收。晓波解释在给杨敏信中提到之前不请律师的承诺是有时效的,他自己希望获得律师帮助,并且当场签署了《授权委托确认书》。

晓波被抓之后,将近三个月,一直没有见到律师,之前的代理律师因为种种原因被迫退出。

我们都一度担心对方是"假律师"和"假当事人",万幸,我们很快就确认了对方的身份,确定对面坐的就是彼此想见而终于见到的人。

看的出晓波有些激动,随着谈话进行,慢慢平静下来。晓波时不时把手臂往后缩一下,可能不太想让人过多关注他受伤的手掌。第一眼,感觉这位北方汉子有些害羞--可能因为我更“坏像”。晓波头发有些半长不短,气色还好,身体壮实。

也聊了南飞雁的工作,主要捐赠来源有哪些。这个机构晓波一手创立,在民政局合法注册,佛山首个帮助工伤工人依法维权的公益机构,已经运转了八年。人生有多少个八年。无数工伤工人在晓波和南飞雁的帮助下拿到合理赔偿,没有走上报复社会的道路,晓波却因此蒙受牢狱之灾。我为我的当事人感到骄傲。

我告诉晓波,央视播出了污名劳工维权人士的“新闻”视频,新华社发了署名记者邹伟的污名文章,把“南飞雁”写成“打工族”的分支机构,还把他跟曾飞洋(“打工族”负责人)写成“以“免费维权”为幌子、长期接受境外组织资助、在境内插手劳资纠纷事件、严重扰乱社会秩序、严重践踏工人权益”等等,晓波明确表示否认,虽然他多年曾在番禺打工族工作过,但由于理念不同和个人关注点不同,南飞雁和番禺打工族两个机构没有任何隶属合作关系。

我说,要为杨敏感到骄傲,1月份,杨敏向法院起诉新华社记者诽谤,干了我想干没敢干的事。晓波听到这里,憨憨地笑了,北方人特有的那种表情,像是老农民看见麦子熟了开心地笑。晓波嘱托我下次把邹伟的文章打印出来带给他看,我答应了,也告诉晓波注意身体,有不舒服随时告知管教,我回去了也会给他写信,下次会见看他能不能收到。

随后将预先打印好的,关于刑事侦查、起诉、审判期限和证明标准的法条,给何晓波看,告诉他坦然面对,是否有罪由法院判决来决定,要对自己有信心。何晓波对家人、同事、特别是杨敏情况一一询问,告知一切都好。虽然杨敏目前暂时对外联系不便,有“不明身份的人”住在家中已经一周。后来得知她人身安全尚好,也理解杨敏的处境,就没有多说些什么。

我告诉晓波朋友们都在帮着照顾杨敏和女儿们,不用过于挂念。晓波对南飞雁同仁不离不弃表示感谢,希望大家照顾好自己及南飞雁。

会见持续了约两个小时,十一点零五分,管教人员通知说有办案单位要提审晓波(不确定是不是经侦)。提前结束会见,我前往何晓波家中与杨敏见面,进门时发现可能是外媒记者在楼下,“不明身份的人”问是不是我把记者带来的,真不是啊,我胆子可小了(大家信不信我就不知道了)。我向杨敏转达会见何晓波情况,告知她晓波安好,让她看了晓波签字的确认函和授权委托书,代晓波转达,“照顾好自己及两个女儿”。杨敏稍觉宽慰。这里我代表晓波和杨敏感谢诸位的挂念和无私帮助。

 3月7号是何晓波被批捕满两个月,也是公安羁押侦查羁押到期,按程序应该移送检察院或者申请侦查延长,我也得赶在这个日子前给检察院递交文件,取保申请,拘押必要性审查申请等。就快了,我们拭目以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