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6-03-15

王峭岭(李和平的妻子):您可一定要乐观!—— 三月春来到 之一

 (2016年3月15日权利运动信息转载)早上送孩子上学,满枝头的绿色嫩芽。我跟女儿说,下次我们早些出门,慢慢欣赏。
南方的朋友说,那边早就春暖花开了,我说广州那边就没有冬天。
从2016年一月起,709被失踪的人,陆续都有了下落。不是天津第一看守所,就是第二看守所。所有我过去不认识的人,我现在对他们的家属比对他们都熟悉。几次在看守所门口遇到的不认识的人,都是要给709涉案人存钱和衣物的。仔细一问,他们也不认识涉案人,因为住在天津,受朋友委托,来存钱物给不认识的人。现在我家里还有一大袋崭新的衣物,是一个陌生人要存给赵威的。本来当天看守所死活不收,后来耐不住我们这些不认识的人软磨硬泡,勉强收了钱,衣物拒收了。我开玩笑道:“给钱都不要?真牛!”那个陌生人要回老家,衣物没法带,暂存我这里。
春节后,又数次来到天津市第一第二看守所,先后遇到两位知道709事件的圈外人。一位大姐,五十来岁,姿容秀丽,仪态颇为雍容。我们正跟孩子等接待警官,她主动跟我说话,说我知道你们这些律师的事!!这可把我惊到了。我奇怪道你从哪里知道的,要知道官媒可是一边倒,全是抹黑。大姐说我遇见了一位律师,她说的。我问你怎么在这里,她说我等律师。我一看这架势,肯定还是没判的。我问你老公关了多久了?她说快两年了,也是冤的。我一笑,这在我国太常见了!相谈甚欢,走时我们说大姐一定要喜乐地面对,大姐的脸上露出了笑容,回道:“你们要保重!”
另一次在天津第一看守所门口,遇到一位大爷,面容颇为愁苦。我们互相打量了半天,他说我知道你们律师的事。我又一次惊到了。大爷说我来的次数多,看见好多次你们和律师们在交涉。聊了一会儿,竟然发现他才六十七,可是看上去已经八十的样子了。大爷说,嗨,都是我大闺女给闹得。他大女儿是海归博士,现在关在看守所里面。又一次惊到我了。老爷子一儿一女,都是留洋的博士。儿子在国外定居,女儿不听劝回国创业,现在进去了。看着老爷子欲言又止的样子,我想起被关进看守所,把监号变成文明先进监号的常律师说的那些话,就看着老爷子的眼睛,认真对他说:“要是咱没做错事,要留着好身板看女儿申冤。要是真做错了事,咱以后不做了,有个好身体享受生活!”
     老爷子终于说了出来,多简单的案情啊,律师看了都说无罪,愣是关了一年,还没动静呢!她当时要是不自投罗网就好了。当时抓的是公司的员工,她去把员工替了出来。我说大叔,要照顾好自己,乐观面对。您女儿多有担当啊!没撂下别人自己跑了。
我们告别时,跟大爷说:“您可一定要乐观!”
走出看守所大门时,我跟文足说:“咱们实在不悲伤,太喜乐了!”想起把全章儿子泉泉扛在肩头,做各种惊险动作,逗得小朋友咯咯笑,我又笑道:“咱们为看守所里面的人祷告,无论还是我们的家人还是警察,每个人都要对生活喜乐有盼望!”
文足说:“好!”
我们是709家属,中国的,独特的,乐观的一群“犯罪嫌疑人”家属。我没觉得有什么,我挺自豪!
709李和平律师的妻子王峭岭写于2016年3月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