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6-03-16

王峭岭(李和平的妻子):迎接新生命的喜悦! ——— 三月春来到 之二

(2016年3月16日权利运动信息转载)这两个月,我们跟着大肚子原姗姗沾了不少光。家属一起去看守所,只要她在,我们提什么要求底气都特别足!出于人道主义精神,官方不理我们,也得理她。而且别看原姗姗大着肚子,劲头大着呢!临产前两天还跑了一趟天津第一第二看守所。那天大家实在怕她出事,打算去密云接她。原姗姗说不用,说谢燕益律师的大哥要接她她都不让。她是披星戴月早上四点就起来了,提着大行李箱(因为她要去河北生产),七点赶到亦庄。我接上她往天津赶。她琢磨去天津检察院二分院交控告信,我琢磨着怎么把她安全交接给谢律师的大哥。
在天津市检察院二分院,我想着直奔信访,原姗姗说她不去信访,她要进去。我看了看戒备森严的二分院的门口,心里觉得这不太可能。但是原姗姗不管,径直就往里走,被门卫拦了下来。门卫打了无数个电话,原强调自己还有两天就是预产期,里面的案管中心终于说可以进去。我们交了身份证,领了门禁卡,进了庄严的检二分院。原姗姗打算直接找检察长,于是我们就上楼。一上楼,晕了,只有门牌号,根本没有某某科,某某室的挂牌。没办法,开口一问,被问的人立即警觉起来,盘问我们,又打了几个电话,很快把我们撵到楼下。至此我明白了,电影电视里演的看见老百姓赶紧迎到检察长办公室里的场景是虚构。
虚构啊!
在案管中心,一个年轻小伙子接待了我们。他一看谢燕益的名字,道了句:“原来这个案子啊!”说完还把抽屉里的一张纸让旁边的同事看了看。总之,一句话,案管中心管不了,让我们去信访接待。我们说,信访去了多少次了,没回音。小伙子说,不归我们管,你放在我们这里半年都处理不了。其实原姗姗的要求很简单,她要生产了,要手术,需要谢燕益律师写个授权委托书,要不医院不认账。案管中心的人怕原姗姗赖着不走,一再强调他们是因为天太冷,原姗姗又是孕妇,所以让我们进去,他道:“你们可别不走了。让我为难。”我们看着那小伙子,我们自然不会为难他,虽然我们在被他为之服务的国家为难着。下午到看守所时,因为原姗姗在,所以我们可以理直气壮的要求李斌出来解决问题。李斌不在,他的助手出来,被我们催着一遍又一遍的打电话给李斌。后来这个助手落荒而逃,我们歇了一会儿,又要求他出来。结果换了一个队长出来,我们也搞不清他的身份,只能又把为难之处跟他啰唆了一遍。我们说,我们都好办,我们的要求都可以等。但原姗姗一个马上要生的孕妇,真要弄出点事,到时上头又把责任推到你们头上。这队长一听,只好又一遍一遍地打电话。但是最后,还是让原姗姗等到第二天,李斌会亲自解答这个问题。无奈,只好等到第二天。后来的结果原姗姗也写了,就是不管,自己解决。
这是跟孕妇家属一起,让我们心里最难受的一次。中国人好像对生命的尊严和尊重,毫不在乎。一个孕妇关乎两条性命的事,对官方只是举手之劳,但是竟然也是被残忍拒绝。
即便如此,又如何呢?因新生命诞生的喜悦,谁也挡不住!大家不停的问生了吗?生了吗?好消息是谢燕益律师又得了一个女儿。她的妈妈,挺着肚子肿着腿东奔西跑的谢太太,自豪地说:美女一枚。说实话,父母是最有眼光和远见的,总能在红彤彤的婴儿身上看到上帝创造的美好!!
我估摸着,原姗姗坐完月子,又得跑出来为谢律师呼吁!想起文足说她的老乡见到她,说她命真苦时,她说她们怎知我的满足和自豪呢!我嫁的人,给了我不一样的人生,开广了我的眼界,虽不完美,但却是中国的良心。
丽丽也说,警察兴师动众地把穿着睡衣的她从家里带到派出所,也说“你命可真苦!”丽丽当时就笑了,“你要认识我老公,就不会说这话!”
别觉得原姗姗和新生儿命苦,她心里自豪着呢!她挺着大肚子东奔西走时就说,这是最好的胎教,让孩子从小就知道她爸爸做的事,受人尊重!
这是709家属,独特的一群。别觉得我们境况艰难,再难我们都在学习喜乐面对!
709李和平律师妻子王峭岭
写于2016年3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