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6-03-04

江苏吕如清致十二届四次全国两会主席团及中央军委、公安部专稿暨 最高纳谏申请书

(2016年3月04日权利运动来稿刊登) 具斗胆谏言人:吕如清,男,居民身份证号码:320926194503255116,住址:江苏省大丰区新丰镇自由街26号,系受害被迫带病下放知识青年。  
事由:多年反腐救国及依法维权,惨遭京地贪腐联手打压诬陷,拒不依法作为,反而雪上降霜。
申请事项:
1、因连续十多年坚持不断向全国两会谏言申诉音讯全无,这民众监督之声不知转向何处?如石沉大海,底层腐败之风趁监督之虚迅猛抬头,党纪国法的严肃性和诚信度均受到严重伤害,故请求大会闭幕后以国家大局为重,慎待多年以来无效的转信方式,转信时确定最低收信承办部门级别,以防层层下转屡落被投诉者手中,请将此件批转去向等信息转告本人,以共同堵塞防腐反腐之漏洞;                                                                                                                                                                                                                                        
2、严查京地腐败通天利益黑链条,扫除黑团伙障碍,雷厉风行贯彻落实中央司法改革精神,责令相关执法执纪等部门秉公彻查大丰劳动局以吴卫为首的贪官(被大丰区委突击带病提拔的现任副局长,其兄吴兵为大丰区委组织科长)恶意唆使枉法、长期持续祸国殃民、迫害无辜的超级团伙罪恶窝案,以便让迟到的公平正义早日随案回归民间;
3、严格枪支管理,严肃持枪纪律,特别严防暴力持枪打压、诬陷、抓捕无辜反腐救国老弱残、公开诋毁开国领袖等恶性事件再现。
事实和理由(本人亲身经历和耳闻目睹的部分事例):
一、 坏人干政,集体不作为,“属地管理”直通窨井和大海!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早已号召:对文革冤假错案全面拨乱反正,可是底层贪腐团伙(包括被依法清洗后又混入党政岗位、现已八十岁还被委以重任,仍然恋权不止,赖在办公室拒不退位并以职务之便偷毁其当年带头非法抄家、迫害无辜的清单证据、黑材料等,该嫌疑人是原大丰县“二○”办公室秘密组织逃脱惩处的打砸抢骨干分子),年复一年不顾无辜受害者的迫切要求,钻“属地管理”等信访漏洞,大势破坏党的政策落实。本人不幸被原大丰县委宣传队栽赃陷害、无辜打成“五.一六反革命分子”后,在仕途上、精神上、经济上承受了严重的灾难,家庭成员遭受株连牵累;在重重阻力下历经多年坎坷奔走呼号,1982年大丰常务县长高继寛等领导却说:深挖“五﹒一六”是军人行为,与地方党政无关,严词拒绝按照中央精神平反昭雪;其实我知道高县长不是故意为难我,而是对文革当年无底线的军人“二○”办公室暴行严重不满,因为当年他和县委的好多领导同志都被“二○”办公室秘密排入“5.16反革命骨干分子”黑名单;爬了不知多少山头直到2005年终于获得上级依法交办我落实工资政策的请求,却遭大丰人社局吴卫团伙打着公权旗号,以极其卑劣的手段套用一份文革极”左”谎报《纪要》(即:本人提供的“大丰县××办公室1983年第12期会办纪要”)谎上加谎向不明实情的大丰市委书记丁宇等人写诬告信,恶意加害于我并骗取批复后,又立刻将诬告信改题为所谓“信访答复”,毫无依据地诬陷我是所谓“重复要求落实政策”等等以达到其拒绝中央政策的用心;此后本人多次书面申请大丰区五套班子以及各上级部门督促大丰人社局肇事者对其谎言负责出示有效证据,并严正要求依法追究其以权造谣惑众、恶意坑害无辜的罪责;不仅未得到丝毫公正施舍,其肇事者还得到大丰区纪检会领导“模糊假设赃款已转廉政账户”而对其保护和突击带病提拔重用(大丰区五套班子将我的责任追究报告全部转给了被投诉部门无法查处的人)。我根据所谓“属地管理”信访程序的流转,不厌其烦多次找到劳动局茅巍柏局长和纪检书记黄新元(电话:13770282099)等同志,他们收到各上级部门多份转办报告后似有难言之隐,都在各自的办公室内吞吞吐吐互相对我扯皮,为执著寻求落实中央政策我被迫成为穿梭于他们之间的“义务传声器”,这样才获取他们异口同声对我说“无法查处副局长贪腐问题”,黄新元书记还几次借故回避我,后万般无奈地对我说:“不是我拖而不办,你帮我想想:吴卫是副局长,职位排在我前面,我一个纪检书记怎么好去查处他?”;正因为反腐无门和无法操作的胡乱转信惯例,让多少重要民情在所谓“属地管理”的金字招牌下无声无息地直通窨井和大海,而上级信访交办部门对此类败笔一概不知或知而不理,或明知故犯。误国误民又逼出种种反腐奇招:有劳动局干部将反腐揭发材料直接寄来了我的家中(原始邮件备查),鲜为人知地披露劳动局贪腐团伙人手紧缺,又以权招降纳叛,选聘了精干的编外强手,以充实团伙共济祸国殃民“大业”。我对劳动局贪腐团伙恶意造谣、倒打一耙的所谓《信访答复》不服,在时效内依法向大丰区政府和盐城市劳动局申请依照信访程序秉公复查,并请求对其倒行逆施严肃依法依纪查处,又遭到进一步恶意唆使上级复查机关不作为,而后捏造说在时效内没有收到复查申请,蓄意无理剥夺我要求落实中央政策的权利(不排除肇事者吴卫从中舞弊所至)。
二、 顶风违纪,人大主任吴家祥继续以权为贪腐团伙撑腰 2007年5月12日由信访升级呈交大丰市政府(法制办)的《行政复议申请书》中,依据国家相关规定明确提请“依据党的有反必肃,有错必纠的方针,不折不扣地一步到位纠正和落实政策,并请求对充满极“左”思潮、危害深远的1983年第12期《县××办公室会办纪要》作出纠正处理,以防极左流毒继续泛滥成灾!”可是在吴卫一伙恶意串通下,结果未经调查和合法程序,竟由原常务市长吴家祥(现为大丰区人大常委会主任)包办以政府名义发布红头文件:《不予受理决定书》,公然草率、无理地拒绝落实党的政策和党中央向国内外关于“拨乱反正”的庄严承诺,以此非法强行剥夺我请求落实中央政策的权利,引发恶剧连台:迫使上访和訟事不断,贪腐利益链条也同步为枉法办案推波助澜;随着迫害的无限拖延,接二连三有领导建议我唯一只能走法制之路。由此迫使提起行政诉讼,谁知却遭遇种种意想不到的霸道和坎坷重重,缺失人性化的贪腐如影随形以权无孔不入,公然拒不调查而坚持以谎言和伪证办案,并以种种借口知错不改,顽固一错到底,使弱势平民无限沉浸于灾难冤屈深渊,深感法制和公正代价高昂遥不可及。例如:当时我作为双下岗特困职工,经大丰司法局和总工会审核完全符合法律援助的条件,可是新丰镇常务镇长徐亚刚(已因贪腐服重刑)等人无视国家法律援助的惠民政策和司法主管部门的建议,十分霸道地假传圣旨说:“按照国家规定,民告官一律不准法律援助!”等等;当我费尽周折获得法院受理后,主审法官又以“民告官胜诉率特低”为名伙同我的法律代理人紧锣密鼓逼我撤诉(未遂),接着未经说明原因就私下取消了法庭承诺并经本人书面委托取证的重要程序,直至庭审中完全采信劳动局贪腐团伙的伪证和谎言(包括至今被放任逃脱追究的极“左”红头信访谎言),判决中文不对题套用了与国家行政诉讼法相抵触、又与本案挂不上号的江苏省办公厅所谓“重复处理行为”、“落实私房政策遗留问题”等等。以种种不法手腕跟踪唆使枉法官司没完没了把持由地方到京城的全部司法阵地;我数次到最高法院亲眼所见:有在底层制造冤假错案的法官不愿安心立足岗位严格纠错执法,却为虚假“政绩”或捞取政治资本,以所谓“为国分忧”、为最高院“分流减负”等动听的美名,常年把守在最高法院拉拉扯扯、泥门塞洞,严重干扰了上级法院公正执法;就是这样一个劣迹昭著、严重失德、坚持枉法不改、逼民上访不断的盐城中级法院(详见千人签名曝光文章《盐城,一个目无法纪的国中之国》及相关链接)不知花什么代价于2011年获取最高法院宣布其为全国优秀法院的?其院长同时获突击提拔到江苏省高院党组委以重任。
江苏省劳动厅依据信访条例规定,对我的新的信访事项向盐城市劳动局交办后,被个别人习惯地长期压案不办,直等我反复追上门,再也无法隐瞒和推脱的情况下不得已才于2007年2月27日(隐瞒上级交办原件)敷衍给了我一张“信访事项转送单”,也就是被告生搬硬套的所谓“重复处理行为”。实际那些一贯结伙抵制党纪国法者,连不重复的处理行为都无法举证,真不知道办案者凭什么认定如此一系列谎言?谁还能撇清幕后没有不光彩的贪腐利益隐情呢?
2013年7月9日是大丰市领导接待日,我带着当年常务市长吴家祥拒绝落实中央政策的依据在大丰信访接待中心找到吴家祥(现为大丰市人大主任)本人,他对我获取其不光彩行为的证据深感惊讶,一直未敢正面回答我的切身发问而总岔开话题答非所问,信访局的陪同接待者为了抓住时机拍马奉承,不断拉拉扯扯抢我材料、推我出门,不让表达切身诉求。随后吴家祥满不在乎地说:“这些事要你担心做什么?政府做错了不要紧,你可以去告,另外还有法院专门依法办事,法院发现政府做错了肯定会主动依法纠正!”我说:“法院无论怎么也不会怀疑政府发错了红头文件啊!盐城中院为了促使大丰人社局真正地为我落实政策,已反复多次派法官专程来大丰沟通至今毫无效果”,吴信誓旦旦地说:“我马上就向大丰法院交办!你去找大丰法院吴汉国院长,只要说我叫你去的,他一定会满意地帮你解决!”我一听就知道他异想天开、信口雌黄,但为了让事实回答他的无稽之谈,我仍然费尽周折求见吴汉国和徐翔(分管行政庭)两位副院长,结果果然不出我所料,吴、徐二人一致认为吴家祥没动脑筋指错了门,因为大丰法院是办案法院的下级,对于盐城中院办的案一无所知,根本插不上手。此后我多次去电试图向吴家祥如实反馈上述实情,以便重新寻求化解矛盾的途径,他总故意回避而不接电话,并暗中向专管领导接待日程安排的同志撂话说“最怕老吕来电话!”等等,随后他甚至气急败坏窜通信访部门“从严把关”,严禁再安排接待我。
经历久等久盼,2015年6月9日 又是吴家祥接待日,我特地赶往大丰市信访接待中心要求安排接待,并明确告知:因牵扯吴家祥经办的事他叫我找法院后的情况,必须当面向他本人反馈,却被莫名其妙地对我告知说:“你要求吴家祥接待我们不便安排,如果实在要找他只能等他下班出去时在门外拦着他”。显而易见,信访接待中心完全遵照了吴家祥的旨意:选择性回避现实,逃避担当!顶风违纪继续站在贪腐团伙一边,进一步非法指使信访接待中心无理剥夺公民的依法上访权!
三、自助反腐救国,遭遇持枪暴力诬陷为“反党中央” 回忆遭受贪腐官权迫害多年以来,不惜牺牲个人的一切,穿梭于中央和地方之间呼唤呐喊,理性依法寻求公正落实党的政策,大丰人社局贪腐团伙在政府和人大的后台老板吴家祥等人居然以权合伙设套,非法拒绝我进信访局依法反馈实情,一举将我推入无路可走的困境中,我只好奋起举牌戳穿这一顽固顶风违纪团伙,力挺中央反腐救国。我举牌的内容是:大丰人大主任(原常务市长)吴家祥无权拒绝中央政策  躲避责任  逃脱担当  不算中华好男 !可是这一来,2015年国庆节大丰出动了武装特警公开持枪为顶风违纪的贪腐团伙保驾护航,不问青红皂白冲上来就诬陷我这牌子是“反党中央”而暴力没收,并当众将我这个七十多岁的身残体弱老人当成“反革命暴恐分子”而群起暴力朝警车内撕扭 ,他们未经调查根本不知道贪腐团伙罪恶及其指使信访局不让依法进门信访,而指责我为什么不到信访局去反映问题;一个年轻特警不知是开枪心切还是想趁机向开国领袖强加上“滥杀无辜”等罪名?竟敢恶狠狠地指着我狂吼道:“像你这样的人如果在毛泽东时代全部枪毙”等等!显然,他们将我诬陷为“反党中央”的目的是要迷惑公众,妄图为开枪制造借口!
回想那个正当我们热血沸腾的“道不拾遗,夜不闭户”的毛泽东时代,真的如涉世不深的持枪者所说的可怕吗?真的像我这样的反腐救国者在那时会被滥杀吗?早在1982年,原大丰县委遵照上级指示精神组成三级联合调查组,对我多年以来的现实表现作了专门调查,调查所到之处赞口不绝,好评如潮!正由于从毛泽东时代至今赞扬之声一直都伴随着我与历史的车轮同步向前,前几年有些老干部还深有体会地回忆、议论说:“现在的年轻人中很难找到当年老吕那样真诚、奉献的精神。”我不想在此多标榜公众对我的口碑,只是对那个口出狂言、将披露吴家祥诬陷为“反党中央”的持枪者是否具备持枪资格?是否具备人民警察的职业道德和素质?以及他心中的枪口瞄错了人觉得可疑而又可悲!上述实情我已多次依法向各有关上级部门反映、投诉、申请行政复议,并于2015年11月17日亲赴盐城中院依法提起行政诉讼,可是两套诉状都被法院收取后搞丢了,我按要求又追寄了第三套诉状,又由于盐城中院立案大厅一直都采用无效的电话致使长期无法联系,三个多月拖过去了,至今尚未依法受理立案,好在我已退休了,如果是上班族谁还经得起这民告官企图拖拖了事的刁难折腾?况且,在潜规则束缚下民告官的胜诉率仅仅1%左右,就更让承办法官消极懈怠,许多有理由的民众被迫失望而止。我多次发现:最高法院门口常常是怨声最多的地方。
四、 谈访色变、维稳与暴力截访全无底线 迫于形势,应急维稳正迅猛充斥全国上下。去年5月13日,国信局副局长张恩玺为纪念新的信访条例实施十周年做客中国政府网时说“不能把信访和维稳等同起来,更不能把上访人员当做‘维稳对象’”。可实际上,国家不仅将纳税人的血汗钱向“维稳”大量敞开,还默许由地方到中央衍生大量相关联的黑色链条、第二“公安”以及多部门联合导演以访民为敌的黑恶暴力事件,并已成为地方贪腐势力和懒政、不作为者拒不依法解决访民合法诉求、拒不落实相关政策、霸道征服受害访民的主要法宝。而这种不从根本上找原因、严重脱离实际的“维稳”弊多利少,收效甚微。前两年,大丰三龙镇有个投资蔬菜生产失利的农民,全家隐居我镇小旅馆避难躲债,三龙镇政府怕他乘机上访影响政绩,特地尾随派来一批氓流严加监视看管和“维稳”,但因小旅馆的条件远远不合“维稳”大款口味,于是劝说这早已穷困潦倒的难民说:赶快搬进灯红酒绿的县城吧,那里有豪华的招待,晚上还有浴城小姐服务,不要你花一分钱!全部政府买单不去白不去哦!结果双方一拍即合。纳税人的血汗钱就这样流入了遍地皆是的肮脏沟渠。回忆数十年为落实党的政策奔波依法维权和求助中,从来没有过格、过激或违法、非访行为。2014年8月26日是我沦为人质的平常日子,我上访赶到盐城市信访局时已是中午12:15,有个正要关门的工作人员说“下午3点上班”,他向我们问明情况后入室禀报,随后装得热情负责的样子说:稍等一下,大丰有领导驻在附近,我电话一打他们就来接待。我深感好奇:中央下访了,信访局怎么一下子变得这样热情了?约10分钟来了五六个陌生人叫我反映问题并查看了我随带的材料(将我的材料复印了29页带走,同时他们暗中电话联系新丰镇党委来人来车交接人质),谈完后其中的几个年轻人就有预谋地缠着不让走,近14:00新丰镇党委派来的771号截访专车和随车一男一女连同新丰镇常驻盐城专业截访的邱信安一齐围拢而来,以带我回家解决问题为幌子推的推,拉的拉,不由分说暴力将我关进截访囚车。由于一路远途空调低温折腾,使我多年前的气管炎、肺气肿等病急性发作,身心健康受到严重摧残伤害至今尚未痊愈。镇党委书记李实业第一时间知情后曾很动听地说:“马上叫工会主席来看你”、“我可以叫最好的医师、给你用最好的药,安排最好的病房”等等,却未见实际行动,更只字未提给我解决受害已久的问题;为此我于2014年10月依据行政诉讼法提起行政诉讼,饱受官官相护的刁难后于2015年3月12日和4月7日先后收到两级法院无理按照潜规则驳回,同年4月获盐城市检察院第76号依法受理抗诉通知书,但因幕后险阻多多,至今尚未进入法律程序。
2014年秋天,中央反腐救国第十二巡视组进驻江苏南京调查期间,新丰镇党委在我家前屋后配置了24小时不间断特务岗哨和车辆(代多用岗亭),大丰汽车站也由公安和信访坐镇把守,对去南京方向的严加控制。9月25日,我突破重围封锁赶往中央巡视组所在地(南京京西宾馆)途中,受到地方党政定位跟踪,刚一探得我离家的蛛丝马迹新丰镇立即发动全社会排查去向;当我迅速进入巡视组所在地,刚挤入人群排队5分钟,早已在巡视组身边守株待兔的镇长、常务副镇长、信访主任以及上级截访团队骨干同步围到了我的身边,以怕中央记地方政治账为名强行拉我出门,不让向中央反映实情,当即受到我严词拒绝。当天在登记大厅我发现有人暗中瞄准我盯梢监视,并公然跳出来抢我身份证和登记表,受到我当众紧追训斥,他被吓得吞吞吐吐节节退缩一直钻进巡视组接待大楼,那门外的保安只让他进而不让我继续追赶,可见那是个有来头的奸细。
每当遇到压倒一切的暴力“维稳”不禁让我联想起1972年腥风血雨、恐怖乌云密布的祖国大地。那是打着落实中共中央1970年20号和1971年13号关于深挖“5.16”文件旗号的史无前例的法西斯大暴掠。运动一开始就广招最狠毒的打手,面授“以不打死为限度”等高压戒律煽惑大刑伺候无辜,短时间内江苏全省就逼打成招挖出二十六万多所谓“5.16”反革命分子,同时逼死、打死、打残无辜若干,却全部是冤假错案(可在百度查看《冤狱遍地的江苏省深挖“5.16“运动》等链接)。可悲的是;在那遍地腥风血雨急剧膨胀肆虐、草菅人命的恐怖岁月,眼看着深重的灾难凌驾于人民,却没有一个干部勇敢站出来有效叫停或扭转局势,都默默眼看着歪风邪气霸道泛滥成灾,后来还是灾难深重的滨海县正洪公社十寡妇集体身穿孝衣、高举血衣突破封锁打压哭往首都,惊动了周总理和国际友人,才得以紧急刹住歪风,平息法西斯暴行。这就是高县长所说的“与地方党政无关”。
五、与中央巡视组对接后续追踪 到达南京京西宾馆当天经过初步填表审核后,中央巡视组认真接待了我反映投诉的两大问题,并现场解答说:1、已经终结的涉法涉诉案件一律不予受理 ;2、关于新丰纺织厂老职工养保医保问题,我们今晚就向省政府交办,你们回去很快就会有人找你们商谈落实。我随后提出:任何枉法的终审判决都不能认定为“司法终结”,既然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而在底层贪腐利益链条恶意唆使下,最高法院带头有法不依,甚至长期默许其违法下级祸国殃民,公平正义难求!此投诉所向非中央巡视组莫属!随后,巡视组的领导当面承诺:一定将我的意见带回中央。后续情况至今一无所知,但可以肯定:三级法院仍在顽固顶风违纪,未见任何悔改迹象。
另外,关于国家广电总局天天都在宣传放开卫星接收的情况下,大丰广电局伙同公安等部门继续冒用过时的文件向全社会发布霸道禁令,不准公民采用卫星接收电视信号和强行抢夺、没收用户的卫星锅子等情况,群众深恶痛绝,本人于2014年8月25日去信中央第十二巡视组徐光春等领导反映后,不知巡视组是否直接将实名举报信转给了被投诉者——大丰广电局利益代表自己处理自己?从他们的所作所为足以看出其德性和素质超常低下。如果真是直接转给他们自己那只能适得其反。2014年11月19日,大丰广电局一下子来了五个人,带着中央巡视组的转办件以对我答复为名,气势汹汹要我交出他们抢锅子的证据,当场受到我的严词训诫,责令回去好好学习中央精神,什么时候学好了再来找我却未敢再来;随后我向大丰区优化办作了详细汇报,并揭发广电局有人找我弟弟有事,一次就送两只抢来的锅子给我弟弟(由我去帮我弟安装使用,现赃物由新丰镇裕北村电工杨忠东收藏),大丰优化办朱某说:“如果抢锅子情况属实,责任人很可能把工作丢了!但这事不是转给优化办查处的,我们就不好查,你还去找中央巡视组解决!”由此可见,信访转信途经的选择是一门高深的学问,它对办事的成效和处理结果关系重大!对于这起以垄断权为掠百姓而在事实面前拒不认错的恶劣事件,我将仍然请求巡视组重新与大丰区优化办联系严肃查处,以平民愤!
回想我在一片惊恐中成功向中央巡视组当面反映民生热点问题,仅仅是为历史车轮的进步做一点微不足道的努力,至今还没有收到任何效果。期间耳闻目睹:不少人到了巡视组脚下却被地方政府的“维稳”大军像老鹰扑小鸡拦在门外暴力抓回,有的还遭到官方带领的黑社会歹徒毒打折磨。我不知道这世道既然是中央部署“维稳”,到了底层怎么以“维稳”竭力掩盖其多年懒政不作为、拒不解决访民切生诉求的恶劣倾向?又为何不惜代价以访民为敌而不让百姓与中央巡视组接近、使中央巡视工作蒙受严重挫折和干扰呢?
我依法赴京维权期间,还多次遭遇地方驻京办布控的暴力威吓拦截,并屡次发现驻京办高价雇唆的黑恶势力、黑保安、盗窃访民情报嫌疑分子等经常潜伏于国家信访接待重地探风摸底、非法偷查访民身份信息、从事破坏和捣乱罪恶活动,我先后采取现场报警求助、当面向执勤警察报案、与国信局当班领导零距离交涉、当众训诫非法暴力截访团伙(2011年12月23日及时发信将训诫情况告知大丰区委书记倪峰)。我始终不理解:这些频繁发生在京城、受地方驻京办操纵的恶性事件,增加了官民对立,给京城和国家都造成严重恶劣影响,为何一直是媒体不问、领导不管呢?
六、文革冤假错案全面停止落实政策依据何在?从2013年9月4日起,盐城市信访接待中心已经几次对我说:“中央已有文件规定:对于要求落实文革方面的政策,今后概不受理!”可是每当我要求出示文件依据时,他总急忙闪开。况且反复到国信局和中组部等部门反映投诉时,中央各部门从未提起什么终止落实政策的规定,实际上国家从来都没有提出全面废止中共十一届三中、五中全会的路线、方针、政策,这就不能不叫人怀疑:又是盐城一方假传圣旨的土规定对受害者的麻痹和忽悠!以达到为其数十年不作为开脱责任!我想,我作为一个堂堂正正、好评如潮、年逾古稀的中国人却是一辈子载入官方史册的“反革命”,且呼天喊地数十年被坚持拒不落实政策,甚至京地串通落阱下石枉法加害、勾结持枪栽赃诬陷“反党中央”,不惜重金纳入“维稳”,这些难道是我们这个文明古国的进步和光彩吗?试问:良知、人性化底线何在?
七、梦幻与期盼 我之所以多年两会谏言总遭石沉大海无音讯仍然坚持锲而不舍,意在真诚执著感动上帝,献计寻求反腐救国的真理和佳径为,以推动历史车轮进步,民消灾解难!但愿今次来信遇上好心人,让此信此言掷地有声有回音,不让爱国之心再失望!顺祝大会胜利成功!
谨   呈
全国人大第十二届四次大会主席团
全国政协第十二届四次大会主席团
 全国人大常委会内务司法委员会
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习近平阁下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部长郭声琨阁下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和社会保障部纪检组
15年连续谏言人(反腐救国志愿者):吕如清
电子邮箱:[email protected]  2016年3月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