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6-03-27

辽宁省熊岳城新康监(辽宁省辽南新康监狱)疑殴打在押犯致人死亡 妻子公开发文求助望引起关注

(2016年3月27日权利运动信息转载)原文标题:《一个妻子的无助与无奈》
2013年8月15日(星期四)下午两点半,我突然接到辽宁省熊岳城新康监(辽宁省辽南新康监狱) 狱狱警打来电话,说我正该监狱服刑的丈夫病重,狱警要求家属马上过去。 我听到这个消息如同五雷轰顶,这怎么可能?就在8月12日星期一上午,我 去新康监狱探监,丈夫还是很正常的,怎么突然间就病重了?
  丈夫尹庆东生前是大连普兰店市星台镇兽医站站长,因为经济问题被判刑两年 零十个月。丈夫今年47岁正当盛年

,身体一直很健康,2013年7月20日来到熊 岳城新康监狱服刑才不到一个月,刚进监狱时体检都很正常的,没有告知患 有任何疾病,现在竟然已经病重了?我怎么也不相信这个事实!不由就回忆 起8月12号上午去看丈夫的情景,当时丈夫左眼周围乌肿,胳膊有多处淤血 ,一双手伤痕累累,我问是怎么回事,丈夫胆怯地望望监听的狱警说,眼眶 是不小心碰的,手是编藤椅子刺破的。手是刺破的,我半信半疑,眼睛是碰 的,我一点都不相信,我感觉就是被打的,还有那胳膊上的伤痕也一定是打 的。丈夫又乘机对我说了一句,一天工作15个小时,在这15个小时内必须完 成狱警规定的大数目的藤椅,完不成,狱警就用电棍打,那天被打的犯人有 30多人。丈夫是初入狱的,15个小时的体力活自然很难完成任务,想必丈夫 是天天挨打了。短短的会见时间,丈夫便不想和我谈了,说再耽误时间就不 能完成任务了,刚刚转身跑了几步,又跑回来叮嘱我:“儿子念书就依靠你 了。”丈夫的眼神有很多的无奈,说完就小跑着去了。我望着丈夫瘦弱的背 影,潸然泪下,谁能想到,这一背影成了我今生今世最难忘的背影!这一句 话,也成了丈夫这一辈子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
  我和亲属立刻开车赶往熊岳城新康监狱,路途大约用了两个小时。我们 来到监狱,狱警不让我们看丈夫,问得了啥病,狱警说:“脑炎。”我再三 要求,狱警才让我一个人进去看,我进去一看大吃一惊,一间极其简陋的屋 子里,屋里只有一张小床,遍体鳞伤的丈夫仰面躺在那张小床上,紧闭双眼 ,嗓子里咕噜咕噜的,只有往外出气,没有往里进气,已经深度昏迷了。一 个吊瓶在慢慢地滴答着,没有医护人员,只有两个犯人在旁边候着。就在这 个大院里,距离这间小屋子至多二百米,就有一座大医院——新康监狱医院 ,这座医院是对外开放的设施完善的医院,丈夫竟然没能进去抢救。狱警说 上午十点半发病的。十点半?现在已经是下午四点半,丈夫躺下已经六个小 时了!!这六个小时监狱方竟然没有采取任何的急救措施!!我苦苦哀求监 狱领导,要求到医院治疗,监狱领导才勉强答应到营口市开发区中心医院, 也就是鲅鱼圈中心医院。在路上又颠簸半个多小时,由于我们走得匆忙,没 有带很多的钱,监狱交一千元医院就做CT,再交一千就上呼吸机,没有钱就 停止抢救,就这样等一等再救一救,救一救再等一等。问医生是啥病,医生 说病因尚不清楚。丈夫依旧昏迷不醒,试想在监狱里究竟遭受了怎样的对待,医院的工作者你们的天使之心呢?
  丈夫所在的三监区油头粉面的孙红军大队长笑嘻嘻地来了,我问他我的丈夫 是怎么得病的,他说站着站着突然间摔倒的,就这样了。我问眼上乌肿是怎 么回事,他说跌倒摔的,我问身上的伤是怎么回事,他说是跌倒后搬弄碰的 。摔的?碰的?想请孙大队长做个现场试验:你站着跌倒一下,让我们看看 会不会将眼眶摔个乌肿?我们搬你到那个小屋是不是会弄你个遍体鳞伤?刚 刚碰的就会出现淤血吗?牙齿掉了好几颗,这也是摔的?碰的?还有脖子上 后背大面积的伤痕都是摔的?碰的?更令人气愤的是,丈夫的睾丸肿得又黑 又大,周围还有破皮,难道这也是摔的?碰的?我问他是亲眼看到的吗?他 脸上脖子上的汗都淌成流了,顺着眼,低着头,唯唯诺诺结结巴巴地说,我 亲眼看到的。
  丈夫依旧深度昏迷,高烧不止。我让医院尽力抢救,医院一次一次催着 交钱,最后医生说,医院条件有限,这就是尽最大的努力了。我们要求转到 大连抢救,但是狱警不同意,我就恳求孙红军大队长 ,孙大队长说正在请求上级 批准,我一次次打电话,他一次次说在请求,最后,他不耐烦地说,再催我 们就啥也不管了,我说不管我们自己管,我就打当地120,但是我们拨打的 120全部被监狱封闭。我让家属打大连的120,大连的120说跨区域,不能过去 救护。16日上午8点,丈夫的嘴里流出很多血,高烧40多度。10点多,丈夫腿 竟然动了动,我叫他眼睛似乎也动了动,流出一串眼泪,我们很高兴,认为 丈夫的病情有好转,可是不久病情又加重。下午三点多,眼睛嘴都往外流血 ,手脚也渐渐凉了。下午五点多点,丈夫突然睁开眼睛,扫视了一圈,睁着 眼睛,撒手人寰。我们痛苦欲绝,我就这样和丈夫阴阳两隔了。我们喊他他 不应,哭他他不晓,摇他他不知,问他他不答!丈夫,你是怎么死的?你最 清楚!丈夫,你死得好冤枉好悲惨!这撕心裂肺的痛,我难以忍受,此时此 刻,我多么希望有在天之灵,愿丈夫不散的阴魂紧紧扼住凶手的呃喉,狠狠 掐死他!孙队长此时还恐吓我们,尸体只保存三天,立即火化,他当天还带了手下众多便衣狱警阻止亲人给我丈夫拍照,既然是正常死亡,他们怕什么,他们到底在怕什么,他们究竟在隐瞒着什么?
  我拿着CT片子,到大连找大连的医学专家判断丈夫的死因,专家说,头 部只是软组织受伤,里面看不出有出血的迹象, 内脏损害很大,肺部有大量 积水,还有损伤,心脏肾脏都有损伤。可怜的丈夫,你就是被人活活地打死 的。因为你有外伤还有内伤啊!
  我到熊岳城新康监狱讨说法。我问监狱领导丈夫死亡的原因,监狱领导支 支吾吾地说,原因尚不清楚;我要丈夫的病历,领导推三推四至今,我也没 有看到;我要8月12号到8月15号丈夫在监狱里不间断的监控录像看,监狱只 播放了8月15号上午的一小段的监控录像。那天上午,丈夫还在干活,丈夫 和其他犯人里里外外搬藤椅子,9点46分,我还清楚地看到丈夫 劳作的身影 ,突然,监控停止了,再出现的就是11点11分,丈夫被几个犯人用担架抬着 的图像。监控为何中断了?中断这一段时间,狱警等人一定是在狠狠毒打丈 夫!85分钟时间里,丈夫经受了怎么难以忍受的毒打啊!丈夫一定是在这时 间里被活活打死的!我再次让孙大队长讲述丈夫发病经过,他已经忘记了自 己说过的假话——亲眼目睹摔倒的,这次他竟然说他那天外出,回来之后才 听说这件事,我质问他,前后说话不一致,他无言以对,他除了跟救护车来到医院,在我丈夫抢救期间竟然没出现一次,我真的想问问他还有心吗?医院以狱方为借口拖延病志,狱方以各种借口搪塞,他们究竟在隐瞒这些什么??
  监狱还让鲅鱼圈中心医院院长对我们讲那天事情的经过,她说的都是 事先编好的假话 ,我追问死亡原因,她说,原因还不清楚。可是,狱警给我 打电话时为什么要说是脑炎?而且,丈夫根本就没有脑炎的临床症状。
  石佛检察院冯检察长和一个年轻人负责这起案件,冯检察长告知我,经 过调查取证,监狱没有殴打我丈夫的行为,我丈夫的死属于正常死亡!!限 定五天内进行尸检,家属不同意,就强制执行。尸检,我也同意,但是谁能 给出一个公正公平公开的结果呢?
  人在做,天在看。老天,你看到这一切了?窦娥冤, 我的冤屈赛过窦娥 了,因为我始终对我们的祖国我们的党怀有一颗赤诚的心,我不相信有人敢 在庄严国徽下干出龌龊的勾当。葫芦僧判断葫芦案,在鲜艳的国旗下还会重 演吗?
  丈夫,如果说你的死是个迷,那么你满身的累累伤痕已经清楚的揭示了 谜底,可是,谁能为你主持公道?谁能替你惩处打死你的凶手?谁能帮你合 上你难以瞑目的眼?
  每一个人都有活下去的权利,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就连罪大恶 极的死刑犯还有上诉以求取活下去的权利,我的丈夫,你能告诉我谁剥夺了 你活下去的权利吗?我该求谁去伸张正义?

  有意帮助伸张正义者请联系15840982392